howvc.com
康国平

新浪与分众的试婚,非诚勿扰

晚上我在看《非诚勿扰》,突然接到一个电话,问我新浪收购分众传媒数字广告部分的看法。换股。协议已经公布,新浪将增发4700万普通股用于购买分众传媒旗下的分众楼宇电视,框架广告以及卖场广告等业务相关的资产。分众传媒将保留其互联广告业务,影院广告业务以及传统户外广告牌业务。

突然觉得想笑。曾几何时,似乎是分众要收购新浪,准备整合成中国互联网市场上最大的广告公司。现在变成了新浪发新股收购分众,那整合的是最大的新媒体公司?实在有点看不懂。

今晚的电影《非诚勿扰》实在寡趣。电影讲的是葛优扮演的一个老龄海龟网络征婚后发生的一系列所谓的“浪漫”的故事。恕我眼拙,我没看出浪漫,也少了冯小刚电影的幽默。葛优也老了,缺乏搞笑爆破点。但征婚这个事情,却和新浪以及分众的合并很有相似之处。

有人说,结婚是一种经济行为。两个人凑一个厨房,可以省很多钱。两个人也可互相监督,不会乱花钱。而且扩大了各自的交往范围,很多机会也就互相凑出来了。

经济危机到了,分众和新浪的日子都不好过。收入增长并不快,各自互补的地方也还不少。这种早就该一见钟情的事情,拖了很多年后,就变成了青梅竹马,有些许麻木了。这种二见钟情的事情,跟我们小时候玩的试婚游戏有点像。有点过家家的意思。过家家总不是真结婚。小时候跟我玩过过家家的女孩,早结婚生子孩子都上中学了。

我一直认为新浪是一个对并购比较没诚意的公司。而分众却跟章鱼一样四处张牙舞爪。这次,新浪不知道哪根筋通了,终于发现跟一个家庭还算殷实的小姐结婚,也是不错的事情。美滋滋地,试了。

但强势资源的结婚,对很多本来有意于这对新人的人来讲,就不是什么好事情了。比如sohu等本来也要经过分众的好耶进行广告发布的网络公司,肯定有点不爽。具体的例子是,分众在卖场广告公司玺诚传媒上市之前收购了玺诚,然后就有了和卖场叫价的权力。据说玺诚的人开始和卖场重新进行广告协议,降租金等,足见收购的好处。自然广告主可能就要多花钱了。

没有多少并购诚意的新浪,其实从05年初被盛大偷袭过了一次后,一直想抛出一个绣球。前有堵截(SOHU),后有追兵(QQ等),新浪一直期待着有一个新的结婚对象。但也一直在眉心挂着“非诚勿扰”四个大字。这下好了,一个低价的分众,一条Google欲10亿美金收购好耶的陪嫁,实在太恰当到不能不扰的时候了。

至于这类并购中有都少阴谋,多少阳谋,钱景如何,是不是能提供更完全的整合营销等等。我在看完《非诚勿扰》后,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好。是不是该把葛优卖给范伟的那个“和谐机”,透过虚空,仔细看看未来?

如果能和谐,似乎有未来。但新浪是媒体,要有媒体的感觉。而分众是广告公司,要做广告公司的事情。两者如果还在那个和谐终端机里玩石头剪子布,那可不好玩。不能靠两边合并了,去想着已有的广告主多掏点钱,提高点议价的能力。那只能是推动了一些小的所谓的互联网营销公司或互联网口碑团队做好他们眼中的“社区和论坛博客营销”,催生出很多小的公司,瓦解更多小小公司的广告份额。就跟当年雅虎和一些类分众公司的合并后,google等搜索关键词广告就突然起来了一样。

记住,非诚勿扰。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如何理解山寨文化的流行—与王冉的博客讨论
下一篇:再反一次“反低俗活动”


人支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