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IDGVC Partners

麦戈文为什么让IDGVC独立?

    
       2007年2月初,IDG创始人及董事长麦戈文开始了其第99次中国之旅。按照惯例,麦戈文此次访华除了拜会中国政府相关部门负责人外,还考察了IDGVC在中国投资的一些公司。

  跟以往多次访华稍有不同的是,麦戈文这次将会跟IDGVC的合伙人们在北京度过中国农历春节。麦戈文这样做的原因似乎很简单,中国已经成了IDG Ventures在全球范围内最重要的市场。麦戈文本人正试图从文化层面上真正融入中国。

  中国丰收年

  作为一个完整的资本循环,创业投资周期基本上可以划分为3个阶段:融资、投资以及投资管理、退出。一个优秀的创业投资机构往往隔一段时间就能够同时在这3个方面都做出卓越的表现。

  IDGVC,作为最早一批进入中国市场的国际创投机构之一,目前也率先渐入佳境。

  继2005年年底成功募集总规模超过3亿美元的IDG-Accel中国成长基金之后,2006年IDG再次向自己的媒体合作伙伴募集成立了规模为8000万美元的媒体基金,专注于投资影视、音乐内容制作、传播等领域的创业企业,其中5000万美元将专门用于投入中国市场。

  2006年在竞争日趋激烈的中国市场,IDGVC旗下两支正处于投资期的基金:IDG技术创业投资基金Ⅲ(Seed)和IDG-Accel的作风尤为抢眼,整体表现甚至远远超过了IDGVC当初的计划。作为成长型基金领域的新兵,IDG-Accel中国成长基金一登场便出手不凡。整个2006年,仅仅IDG-Accel就投资了18家企业,投资总额超过了6500万美元。

  2006年1月,IDGVC合伙人李建光曾表示,“2006年我们7个GP(General Partner,普通合伙人)争取每人用IDG-Accel成长基金投一家成熟一些的企业,用IDG-Seed投一个相对早期的公司,这是最基本的要求。大概总体下来投15个左右,两个基金加起来投6000万美元左右。”

  已经完成播种过程的IDG技术创业投资基金Ⅰ、Ⅱ也没有淡出人们的视线。2006年,IDGVC这两支基金名下的投资组合:搜房网、如家酒店(纳斯达克:HMIN)、远光软件(深圳证券交易所:002063)或者因为其涉及交易的规模、或者因为其做出的探索性尝试,而成为当年度中国创投界的热门话题。

  “由于机构投资者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通常都有6个月不等的锁定期(Lock-up Period),因此2006年我们获得的投资回报并非主要来源于上述公司。”麦戈文接着透露,2006年IDGVC的利润主要来自于2005年上市的百度(纳斯达克:BIDU)和2003年年底上市的携程(纳斯达克:CTRP)。

  IDGVC从转让百度、携程等上市公司以及搜房网等非上市公司股票的行动中赚取的利润接近2亿美元。而其当初向这些公司投入的总成本不过区区800万美元。

 

    合伙制VS公司制

  截至2006年12月31日,IDGVC在中国已经累计投资了190多家公司,投资总额超过了4亿美元。同时期内,IDGVC在其投资组合中已经退出了50家企业,其中12家企业是通过在纳斯达克、香港联交所、深圳证券交易所等地IPO(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实现退出的。

  IDGVC在其已经退出的企业当中实现的年均内部收益率超过了49%。更加重要的是,IDG技术创业投资基金Ⅰ在中国创业投资历史上第一次胜利走完了从融资、投资、投资管理、退出直到清盘这样一个完整的创业投资基金周期:在1993年成立直到2003年清盘后,IDG技术创业投资基金Ⅰ实现的内部收益率达到了36%。

  IDG技术创业投资基金Ⅰ的表现虽然要弱于IDGVC在中国已经实现的整体回报水平,但是仍然远远高于股神沃伦·巴菲特在股市上实现的年均29%的投资回报率神话。

  “那是因为巴菲特在中国做的投资没有我们的多。”麦戈文的微笑当中充满了自信。“从1980年IDG在中国成立第一家合资公司开始算起直到1992年邓小平南巡的时候,我们在中国的时间已经超过了12年。”通过这12年来的经历和观察,麦戈文明显地感觉到了中国对于创业投资的渴望。“这里有太多富于智慧并且渴望成功的人,市场成长非常迅速,中国各级政府也在为促进创业投资产业的形成和发展而尽心尽力。”

  1993年6月,IDG和上海市科委合资的“太平洋技术创业投资(中国)基金(PTV)。”正式成立,基金规模为2000万美元,主要出资方为IDG。这也是IDG在中国成立的第一支投资基金。

  “与合资伙伴(上海、北京、广东等地科委)目标上的不一致、与VC运行机制相适应的法律环境的缺失、上当受骗、尚显稚嫩的私有经济……”这些词汇至今都给周全留下了深刻的痕迹。周全是继熊晓鸽之后,IDG为在中国做创投而专门找到的第2位员工。事实上,在美国注册成立的IDGVC最早只是IDG的投资部门,所有员工都来自IDG自身;直到成立“太平洋投资基金”(PTV),才开始吸纳外部的职业投资人。

  “我们不可能等市场条件都成熟了才进来。”往前再倒推30年,1964年,计算机产业尚在幼年时期,麦戈文就创办了专门提供及时可靠的有关信息技术市场方面信息的IDC(现为IDG专门负责研究的部门)。30年后,在麦戈文的鼎力支持下,熊晓鸽和周全等人在PTV成立后的3年时间内一共投资了30多家公司。“当然赔钱的情况比赚钱的多。”

  现任IDG全球常务副总裁兼亚洲区总裁的熊晓鸽当时在PTV的身份是董事(Director),PTV另两位董事分别是麦戈文本人以及代表IDG少数股东权利的约翰·布莱尔(John Breyer,IDC前任总裁)。

  “创投在当时的中国还是全新的事业,你不可能马上就有很高的期望值。”面对周全们的感激之情,麦戈文自己倒是觉得比较平常。IDGVC另一合伙人章苏阳对麦戈文的评价则是“好人、有远见”。

  1996年,PTV更名为IDGVC(IDG技术创业投资基金)。但是当时的IDGVC采用的是公司制,而不是现在的合伙制。熊晓鸽笑称之所以改名,一来是因为有些人总会觉得PTV是个电视台一类的东西;二来国内取名太平洋的公司太多了,容易混淆;相反,IDG的名字则要响亮明确得多。

  之前的1995年,VC们开始找到了如今流行的通过离岸控股公司(红筹通道)投资国内企业的模式。国际私有股权资本规模化进入中国开始有了新的通道。

  1998年10月,麦戈文在访华并拜会时任中国国家主席的江泽民之后,承诺向中国市场投资10亿美元。

  “要完成这么大的目标,就必须按照正规的机构投资模式来做。”熊晓鸽回忆道,1999年,IDGVC由公司制转变为合伙制。同年,规模为1亿美元的IDG技术创业投资基金Ⅱ正式成立。

  2000年,IDGVC正式形成了合伙制的组织结构,并且还按照有限合伙制的原则对过去包括PTV在内投资的项目进行了追溯处理。

  由此,IDGVC真正变成了一家独自立足于中国市场的合伙制创投机构。

    
       小企业精神

  “想要获得成功,IDGVC就必须是一家独立的合伙制创投机构,而不能成为像Intel Capital那样的企业附属型创投(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麦戈文神情平淡地表示,“我们做出这种选择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一个干同样活的人在一家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平台上每年只能挣20万美元,而他在独立的合伙制创投机构里每年却能挣200万美元,你说他会做出什么选择呢?”

  造成这种“同工不同酬”局面的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在Corporate Venture Capital平台上,他们的身份是“雇员(Employee)”;而在独立的合伙制创投机构(Independent Partnership VC Firm)里,他们的身份却是合伙人(Partner),是老板(Boss)。

  显然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同工不同酬”的现象不可能长久。“包括IDGVC在内,我不希望IDG Ventures成为像Intel Capital那样的黄埔军校”。麦戈文说,“让IDGVC采用一种已经被证明为成功的模式开展运作,是一件再自然不过的事情了。”

  章苏阳则透露,早在公司制阶段,IDGVC管理团队就已经可以分享20%的利润提成了。采用合伙制的一大好处就在于可以有效地避免被征收双重所得税(因为合伙制企业本身不是所得税的纳税主体)。

  其实在IDG内部,人们习惯用“本地化运作(Acting Locally)”来描述麦戈文采用的“去中心化”式的管理架构。整个IDG被划分成大量独立的业务单元(Business Units),每个业务单元都拥有从招聘、奖励员工到开发新业务等几乎一切权力。麦戈文坚信,“只有在一种尊重员工的氛围里,员工的潜能才能得到极大地发挥”。

  IDG旗下负责创业投资业务的IDG Ventures,就是这种“去中心化”管理模式的一个典型样板。

  目前,IDG Ventures网络由分布在美国(波士顿、旧金山)、印度、中国和越南的5个独立合伙制基金管理机构组成。这5家机构共用同一个品牌—IDG,每家机构都由各自独立的合伙人团队负责具体运作。

  不知道是否是巧合,2005年,顶着创业投资界双子星座称号的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在其国际化过程中也采用了跟IDG Ventures类似的“独立团队、共享品牌”的拓展模式(详见《红杉资本演绎中国版》)。

  “我们不太清楚他们(红杉资本)确定国际化路径的具体过程。”麦戈文接着笑道,“但是我想他们应该观察到了我们这样做的结果。而且从时间上来看,我们在15年前就已经开始国际化生存了。”

  眼下,就在红杉资本进入中国、印度等国市场的同时,麦戈文已经把目光盯上了波兰、韩国等5个国家的顶尖创业者。但至少短期内,很难有哪个国家的市场能够替代中国在IDG Ventures中扮演的角色。

  事实上,经过长达15年的发展,到目前为止IDG Ventures已经演变了全球范围内惟一一家以中国为主要目标市场的国际性创投机构。在创投领域,麦戈文进行全球化思考(Thinking Globally)也因此具备了更加坚实的基础。

  长大成人

  2005年11月,IDG-Accel中国成长基金完成募集任务,其总规模达3.1亿美元,“原本想进来的钱超过了6亿美元”。新基金完全交由IDGVC现在的合伙人团队来管理,由周全、熊晓鸽、章苏阳、林栋梁、杨飞、过以宏、李建光等7个GP来共同决策,同时Accel Partners合伙人金·布莱尔和IDG董事长麦戈文都是这支基金的顾问委员会成员。

  IDGVC开始充当国际主流VC进军中国的通道。

  作为共同发起人的IDG和Accel Partners在IDG-Accel中国成长基金中各自的投入都是2500万美元,“各占IDG-Accel原先预定规模的10%”。

  “作为LP(有限合伙人/基金投资人),虽然我们在新基金中承诺出资的比重首次从原来的100%下降到了现在的8%,但是我们仍然是IDG-Accel最大的单一LP。”麦戈文表示,IDG-Accel其余2.6亿美元的资本基本上都来自于世界著名的LP,其中80%以上是Accel Partners自身的长期合作伙伴,但每家投入不超过1500万美元。

  IDG-Accel的成立标志着IDGVC开始长大成人。“如果我们仍就是IDGVC新基金惟一的LP,那只能说明IDGVC还不能脱离IDG的怀抱。”麦戈文接着说,“这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

  从最初的绝对老板到100%的LP再到当前8%的LP,在IDGVC渐渐长大的同时,IDG对IDGVC的控制力却在逐渐减弱。

  麦戈文对此的反应倒是比较坦然。“我们的基本想法是,首先IDGVC必须是一项成功的事业,然后IDG要做的事情就是在其中找到适合发挥自身优势的角色和空间。”麦戈文反问道,“如果事情没做成,100%的控制权又有什么意义呢?”

  企业跟人一样,长大了就会有自己的想法,但是之前的血缘关系却是无法改变的。

  “在满足一定标准(Criterion)的前提下,IDG-Accel理论上是可以100%用来投资IDG技术创业投资基金之前投资过的企业的。”但是到目前为止,IDG-Accel的投资组合当中只有好耶一家以前获得过IDG技术创业投资基金的注资。

  但就是这家由章苏阳主导投资的好耶在2007年3月底被分众传媒完全收购后,即将成为IDG-Accel投资组合当中第一家具备成功退出条件的公司。从IDG-Accel投资好耶到好耶被分众传媒全资收购中间不过12个月的时间。继框架传媒(从获得IDGVC投资到被分众传媒收购中间只经历了9个月时间)之后,在IDGVC投资组合退出速度方面,好耶也因此创造了第2个奇迹。


        首先行动优势

  IDG-Accel的问世迎合了近年来中国市场成长型企业大量涌现的趋势。但是跟以往不同的是,就在IDG-Accel募集成立的同时,大量国际主流VC、成长型基金、PE(私有股权投资)等投资者已经或者正试图在中国市场占据一席之地。

  “VC之间竞争的焦点正在由融资能力转向投资能力。”在赛富投资前合伙人(Partner)周志雄看来,此前IDGVC能够占据中国创投界榜首位置的一个很重要原因就在于其中国团队拥有独立的投资决策权,能够对中国市场的变化做出快速反应。

  但是现在伴随着大量本土GP+国际LP型基金的崛起以及投资决策权向中国市场的转移,IDGVC能够继续保持其在中国市场的绝对领先地位吗?

  “我们在中国创投市场已经有超过15年的时间了,已经培养了一大批毕业生(指IDGVC投资并且已经通过上市等方式退出的企业创业者或者主要管理层)。”麦戈文认为,这使得IDGVC有可能率先把美国一些比较适用的实践经验引入到中国来,“比如,邀请自己的毕业生担任创业合伙人或者说驻司创业者(Entrepreneur in Residence,详见本刊2006年第1期《IDGVC:活得久,更要活得好》)”。

  除了采用拿来主义外,IDGVC还根据中国资本市场发展的状况进行着探索性实验。2006年8月,IDGVC投资的远光软件(深圳证券交易所:002063)登陆深圳证交所中小企业板块,即将成为IDGVC试水从境内公开资本市场退出的第一单。

  “IDGVC已经是中国创投界的一块品牌,具有很强的号召力。”仅仅通过“赢在中国”一个项目,IDGVC就收到了5000多份商业计划书,其中比较具有商业价值的超过了120份。麦戈文眼中IDGVC的另一个巨大优势,就在于其强大的人脉关系网络。

  目前,IDGVC超过30多人的投资者队伍,分布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香港等中国城市以及波士顿和硅谷等美国城市。在投资团队人数和中国内地办公室数量等方面,IDGVC都遥遥领先于活跃在中国市场的其他VC。

  “随着中国市场的发展,IDGVC未来还有可能在南京、大连、重庆甚至长沙设立办公室。当然具体的决定还是得由周全、熊晓鸽他们来做。”麦戈文笑称,自己现在只是IDGVC的一名“顾问”而不是老板。

     
       注释:本文原作者为好投网创始人户才和  最初发表于《互联网周刊》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IDGVC:活得久更要活得好


人支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