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陈友忠

国际创投联姻本土vc

      4月24日,全球领先的创投公司KPCB(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宣布正式进军中国市场,并推出首只海外基金――凯鹏华盈中国基金。该基金由原软银亚洲基础设施基金的周志雄、华盈基金的合伙人汝林琪、徐传陞和钟晓林领军,团队还包括华盈基金的其他专业人士。国际创投联姻本土团队这个老话题,因这个非同凡响的消息再度进入人们的视野。

       传统上,美国老牌VC以国内投资为主,并流传着“投资30分钟车程以内企业”的著名论断。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美国VC折戟欧洲为这个论断添加了最好的注脚。当时,美国VC大举进军欧洲市场,但结果却不尽如人意,大部分美国VC撤回本土,仅有包括Atlas,Accel在内的少数VC得以在欧洲施展拳脚。

       相较于欧洲市场,中国的市场环境更为复杂和特殊,政策、文化、商业环境等等都和美国市场存在着巨大的差别,这让大多数美国VC在此前的几年中望中国市场而却步。但中国经济的发展,市场的繁荣,特别是先行VC在中国高成长企业身上获得的巨大回报,对于以投资高成长企业为营生的VC来说是难以抵御的诱惑。于是,一方面是在逐利的动力下,一方面是在其LP的压力下,如何进入中国成为诸多国际VC急待解决的问题。其中,国际GP(General Partner,一般合伙人)变身为中国LP(Limited Partner,有限合伙人)成为了当下最为流行的一种模式。

      在过去的两年时间里,分别有:DCM 注资联想投资二期基金,Mayfield投资金沙江, 3i投资鼎晖, Sierra投资戈壁, Sutter Hill 投资成为和华盈(TDF), GreyLock与NEA 投资北极光(Northern Light)等等。近期,又有Mayfield与金沙江基金Ⅱ更为紧密的结合,以及TDF团队与KPCB的合作。

       这种合作方式对于双方的好处都显而易见。首先,中国本土的GP团队,通常成立时间较短,难以有连续的成功记录,相应地,到欧美市场上募资会面临很大的挑战。与国际VC合作,一方面可直接获得其投资, 也可利用其引荐较易获得西方LP的投资。其二,通过这种紧密合作,国内GP可以透过他们的国际合作伙伴,在市场趋势、投资管理、退出等方面获得潜在的帮助。这些对年轻的中国GP团队来说都具有实质的意义。

      对于国际VC而言,直接闯入中国市场,由国际团队建立中国本土办公室风险太大,而且未必能奏效。“旅行者VC”模式(Tourist VC,徐大麟语)也已被市场证明是效率低下的办法,难以抓住中国市场的投资机会。而这种变身为LP, “投资”中国本土团队的做法,则可以快速有效地建立在中国的投资平台,较为直接地分享中国市场的高增长收益。

       但任何事物都有它的两面性,有利就必有弊。中国本土GP团队在合作中所需要付出的最直接的代价便是经济收益。例如,有的国际VC就要求其出资的部分,国内GP不得收取管理费,将来的投资收益部分,也有相应的折扣。另外,有的国际VC还会要求参与一些投资项目的决策。

       对于国际GP而言,这种合作模式也同样存在风险。虽然现代交通、通讯都相当发达,但距离、文化的障碍始终存在,本土GP团队可能在运营中完全脱离国际VC的掌握,与当初的预想相去甚远。另外,如果该本土团队业绩出色,将来可能会往更加独立的方向发展,若国际VC的中国战略完全依赖于该本土团队,也会存在一定的风险。

       但就目前来看,国际VC与中国本土团队的合作还处于蜜月期。例如,Mayfield和金沙江基金Ⅱ的合作较之前更为密切。Mayfield将不再对中国单独投资,而是全部透过金沙江来实现其中国策略。KPCB则是专门成立中国基金,并全部交由富有经验的本土团队管理。不言而喻地,这桩新的“跨国婚姻”又为中国市场本土团队的价值添了一例佐证。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VC运营多样化
下一篇:VC软着陆已经来临


人支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