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陈友忠

“投多少”不是重点 “退多少”很关键

   中国内地在当下推出创业板,很难得,也很鼓舞人心。但是仅此便从根本上解决了中国市场“退出难”的问题,是不可能的。我们看重“退出”,和强调培育中国企业,帮助中国企业创造价值,并不冲突。和之前的快速出击不同,GP们现在开始倾向于延长看项目的时间,了解目标企业更多的信息,以更保守的态度预期企业的未来成长,并在投资时尽可能地降低估值


  在实践中,抱着做研究的心态;在每天接触形形色色的企业家、投资人的同时,也像一名财经记者一样,文章不断,这就是CBN记者对于智基创投总裁陈友忠最为深刻,也是最不同于其他投资人的特点。

  而在业界人眼中,陈友忠是一位出了名的“VC学者”。PPT、Blog,都是陈友忠用以记录自己的感闻,表达自己观点的平台。如今,百年不遇的金融风暴的爆发,又为陈友忠的研究增加了新的内容和对象。而谈起智基创投投资最为活跃的中国市场,在金融风暴席卷全球,中国经济却显示出“一枝独秀”架势的当下,中国内地创业板的开闸,都为陈友忠等中国创投界人物带来了更多生机。

  创业板推出没有根本解决“退出难”

  CBN记者:在你看来,内地创业板的推出,将为中国的风险投资行业,带来怎样的变化?

  陈友忠:国内本土的创投公司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退出难”。创业板的推出,可以说是在解决这个问题上,向前走了一小步。这对于中国的人民币基金的投资,起到了很好的促进作用。

  跟海外比较的话,海外的公开市场就比较广,除了主板市场,也有创业板市场。在中国国内,由于上海证券交易所主要服务于国有企业或大型的公司,所以对于投资公司来说,基本上就只有深圳证券交易所这一个IPO退出渠道。

  同时,海外的创业板对于企业上市没有太高要求,基本上没有盈利也可以上市。但是国内以前的中小板,要求企业连续三年盈利才可以上市,门槛比较高。而中国内地目前推出的创业板,要求企业只要有一或两年的较小获利,便可以登陆创业板,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另外,中国的并购市场也没有发展成熟。因此,在中国国内,投资机构如果想要通过企业被并购的方式退出,还比较难,估值也不会太高。

  可以说中国内地在当下的经济环境下推出创业板,是很难得,也很鼓舞人心的。但是仅仅通过创业板的推出,便从根本上解决了中国市场“退出难”的问题,是不可能的。在海外上市,可以说是一个比较单纯的企业市场行为。但是在中国,还要受到比较多的行政审批及国家监管部门的控制。因此我们也在看,未来创业板能够开多大的门,国内监管部门在创业板的推出过程中扮演怎样的角色及创业板相关政策未来怎样具体实施。

  CBN记者:你曾经说过,“创投是一个长期的行业,投多少、怎么投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怎么退、退多少。”在其他的基金管理者都强调自己看重的不是退出、获利,而是培育中国企业,创造企业价值的时候,你为什么这么强调一个投资机构应该更看重退出?

  陈友忠:我们看重“退出”,和强调培育中国企业,帮助中国企业创造价值,是不冲突的。我所说的这个“退出”不是单纯的“退出”,而是覆盖了基金投资过程中四个阶段,即从募资,到找好项目并投资,投资后管理,最后到投资机构退出。这是一个完整的创造价值的过程,而不是一个简单的“结果”。其中的关键是投资机构怎样在投资企业后,带入增值服务,帮助企业增长;因为只有这样,投资机构日后才有可能获得多倍的回报,也是对社会最大的贡献。

  一个投资机构创造出的价值以及投资收益的具体表现,就是看其退出时能够获利多少;而不是看其年终能得到多少分红,因为很多投资的处于早期的公司,可能还没有盈利。一个投资机构在退出的时候能够拿到多少钱,就是这个投资机构多年来帮助企业创造了多少价值的具体表现。也就是说,投资公司如何将一个早期的企业,培育成为一个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企业,才是创造价值的根本体现。

  所以我说创投公司强调“怎么退,退多少”,是想要强调,创投机构业绩的表现不是在于它投资了多少个企业,花了多少钱,“花钱容易嘛”,大家都会花;而是要看重一个投资机构在退出的时候回报如何,投资机构怎样做长远的财务打算和退出计划。

  注意投资回报率算法

  CBN记者:智基创投投资的企业退出情况如何?基金的回报率怎样?

  陈友忠:谈到投资回报率,有一点需要特别留意。因为很多投资机构可能会愿意讲它投资了某一个项目,退出时的投资回报率,比如它赚了多少倍。但是这家投资机构可能投了其他20多家企业,却都没有退出,那么这个回报率不能只就这一家退出的企业来看,而是要看该投资公司全部投资的平均回报率。同时,一些投资公司旗下会有多个基金,投资回报率也不能单看一个基金投资项目的平均回报率,而是要看所有基金的平均投资回报率。

  举例智基创投,智基创投在中国的投资今年已经进入第10年,旗下共有4只基金,分别成立于2000年、2004年、2006年以及2008年。综合4期基金总体情况来看,有 22家公司已经实现退出,其中3家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而近两年投资的新农业等项目,由于还比较早期,距离退出还有一定的时间。

  CBN记者:今年1月份,在全球IPO市场几乎全部失灵的情况下,智基创投投资的兴业太阳能成功在香港上市。这笔投资回报率如何?

  陈友忠:在中国VC/PE非常热的时候,大家谈的都是10倍或以上的PE。但是对于智基创投,超过10倍的PE,我们碰都不会碰的。今年兴业太阳能上市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今年它上市的价格是2008年利润的4.2倍,比我们的投资成本还高一点,之后该股票又有上涨,随着公司健康的发展,等到我们可以退出时,应该有不错的财务回报。但是如果在市场火热的时候,我们也跟风似的投资10倍以上的PE,现在就亏了一半的钱。

  金融风暴下GP更趋保守

  CBN记者:智基创投在金融风暴下,中国的投资界,有哪些变化?谈一下你个人比较亲身的感受。

  陈友忠:全球市场IPO大门的关闭,对GP(一般合伙人)们的影响不仅仅在于已投资项目的退出,也冲击创业投资的另外三个环节:募集资金、项目投资与增值服务。募资方面,很多提供资金的LP(有限合伙人)自身也麻烦不断。养老金、大学基金、企业、富有的家族,在此次金融海啸中都无一幸免,损失惨重。LP 受损导致GP募资的大门关闭,GP若未能在之前募集后续基金,将被迫缩小规模或关闭。即使募资完成,若原来承诺投资的LP未能在未来如期入资,出现“断供 ”的情况,这对GP运作将有重大冲击。在这样的艰难时分,加强与LP的沟通和互动,成为了GP重要的日常工作之一。

  既然资金来源受限,投资当然也需要更为保守和谨慎。在目前的环境下,对项目未来的判断更为困难。于是,和之前的快速出击不同,GP们现在开始倾向于延长看项目的时间,了解目标企业更多的信息,以更保守的态度预期企业的未来成长,并在投资时尽可能地降低估值。特别是,不管该项目的发展阶段如何,投资者们都会严肃地考核在投资之后,下一轮能否顺利融资,尽量确保其不会中途夭折或在下轮融资中遭受减值之痛。

  CBN记者:对于已经投资了的企业,智基创投怎样帮助他们度过金融风暴?有没有具体的例子可以分享?

  陈友忠:去年11月、12月及今年3月,智基创投在上海和北京,分别办了三次针对已投企业家的聚会,每次都有不同的主题。其中两次主题为“迎战金融风暴 ”。会上,我们给企业家们提出了非常明确具体的意见,包括紧缩企业的扩张计划和用款计划;降低企业运营成本,节省所有能节省的开支,包括人员、后勤、广告;对于还没有盈利的企业,尽快盈利;正确认识到下一轮资金募集将会非常困难,上市也肯定被推迟;加强现金流的管理,想尽各种办法保持正现金流;对有贷款的企业要提前和银行沟通,增加银行对企业的信心,避免银行对企业紧缩信用额度;和员工、客户、供应商和其他伙伴密切沟通,动员他们共渡难关;特别是行动要迅速,措施要具体,力度要大,避免企业在金融风暴中倒下。

  一些企业家可能会觉得,我们是站在投资机构的角度上提的这些建议,于是并不能深刻地体会;因此我们还特意请了一些成功的企业家,让他们来谈自己的亲身感受和经验教训,让很多年轻的企业家,真正意识到金融风暴下的风险。一些企业家刚来参加聚会的时候,还自信满满,全无担忧,觉得金融风暴跟他们企业没有任何关系,他们企业还会同从前一样,在很多其他企业都遇到问题,倒下去之后,他们能够继续大步前进。我们在这个时候就必须提醒这些还没有认清形势和风险的企业家 ,现在的情况和以往都不同,企业必须采取具体的行动,来应对金融风暴。这使得那些来之前自信满满的企业,会后马上就行动起来,收缩企业扩张,调整人员配备等。

  CBN记者:你之前一直讲,一个基金的成功与否,在于是否“后继有人”,目前中国的风投业,在团队人员上情况如何?

  陈友忠:是的,一个投资机构能否持续性地、在每一个基金中都能获得稳定的回报,需要一个稳定、可以不断延续的团队。在中国的创投业非常火热的时候,很多基金的投资团队并不稳定,很多人“跳来跳去”,有的合伙人2~3年就散伙。这种现象现在也都还在发生,大家因投资理念上出现分歧等原因解散团队的事情,时有发生,这是对GP运营最为负面的影响了。

  一个基金的效期一般为10年,一个团队最为稳定,可以延续的布局是老、中、青都包含的团队。从合伙人,到投资总监,再到分析人员,而且大家都是擅长于各个领域,彼此在实践中成为彼此的老师,相互学习,是一个基金“后继有人”的关键。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VC软着陆已经来临
下一篇:没有了


人支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