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陈友忠

中国风投LP的“温州模式”

        管理学之父德鲁克曾说过,“对于外部情况,真正重要的不是趋势,而是趋势的转变。趋势的转变才是决定一个机构及其努力的成败关键。”纵观2009年中国风险投资(下称风投)行业,我们发现有三个新转变:一是人民币投资首次超过美元,二是风投对高科技的投资首次少于50%;三是人民币基金成为募资主流。这三个特殊现象从某种角度折射出人民币基金迅猛发展及外资风投加速“上岸”。

        尽管人民币基金蓬勃发展,但境内风投的发展仍存在几个结构性的及体制上的瓶颈,其中之一就是LP(有限合伙人,即风投基金的投资人)供应跟不上步伐。

        综合比较海内外风投的LP来源,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差异,比如:在基金管理上,境外LP多依投资合约授权GP(一般合伙人,即风投基金管理人)进行投资决策,基本上不参与管理,而境内LP则有较多的参与。在LP的来源上,境外LP来源广泛、结构多元、遍布全球,而境内LP相对而言则显得群体单一,尚待成长。

        在中国LP来源不多、募款不易的背景下,温州却有充足的民间资本,并急求投资管道。温州经济的特色之一是“抱团”经济,家族、同乡、同学等相互信赖,彼此扶植发展。这种抱团模式也并非坏事,它将集体效应最大化发挥,降低“信用成本”,也降低风险,并形成同乡内部的一套信用体系。

        据不完全统计,温州的民间资本目前约有6000亿元人民币,近年来温州人开始炒房、炒煤、炒股、炒黄金、甚至谣传“炒大蒜”, 这些“炒作”在某种意义上给温州带来了一些负面的影响。另外,由于中国政策的可变性,也可能导致温州人在各种炒作中遭遇损失,比如,温州资本折戟炒煤即是一例。因此,温州经济模式要取得新发展,就应该寻求转型。

        温州经济如何转型?在此,我想从“资产配置”角度探讨其转型的可能趋向。在西方,不管是国外大学的校友基金、保险基金,还是富有家庭的管理基金,都会围绕“资产配置”这一精神来管理。所谓资产配置,是指按照投资者个别的情况和投资目标,把资金分配在不同种类的资产上,比如,某个基金有100亿的资产,其中可能有三分之一会用于购买国债或债券等固定收益以进行保底;有相当比例会用于购买流通股票或投资房地产,追求高一点的收益,但也保障适度的流通性;再有一小部分,可能10%到15%会参与到风投基金的投资,追求可能的“高风险、高回报”的机会,通过如此资产配置,来为整个基金实现“风险分散和利益最大化”目标。

        反观目前温州经济,具有丰富创业经验的第一代商人,有足够的经验与自信来管理其财富。他们可能不愿意把大部分财富交给其他人打理,所以,我们保守设想,其财富中仅有非常小的一部分,比如1%,可作为潜在LP的投资。那么,6000亿温州民间资本的1%,即有60亿元人民币可参与到风投基金中来。2009年中国风投行业整体募资总额约50亿美元,其中60%为人民币基金,即30亿美元(约200亿元人民币)。可见,温州民间资本的1%即可供应中国风投行业人民币募资总额的三分之一。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认为,与目前京津沪等城市争做中国PE中心相比,温州可以考虑构建中国风投的LP中心。这样思考或许会对温州未来的城市转型有所帮助。在中国要做人民币的Fund Raising(募资)就一定要到温州来,因为温州有潜力提供三分之一的风投人民币基金供应的总量。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温州人还有个特点就是比较相信自己人,所以如果采用西方GP的募资运作方式,凭借投资团队、投资业绩、机构历史及未来投资战略等要素去温州募资,可能短期难有斩获。这需要一个当地认知化、国际化的过程。并且中国好的GP与温州潜在的LP互动也需要很多时间,才能相互建立信任。

        尽管欲速则不达,但仍有折衷的方式来引导温州民资在短期内融入中国风投产业链,可能的做法就是:由温州当地的投资界人士成立母基金(Fund Of Fund),即相当于代理乡亲管理资金,并由其来选择外面较好的GP,将温州的母基金投资到全中国的人民币基金。这也可视作短期内的一种过渡。 但总体而言,中国LP的发展与成熟仍将是一个任重而道远的课题。

        来源:上海证券报      ⊙撰稿 陈友忠 ○编辑 全泽源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火热RMB基金 需理性对待
下一篇:RMB基金vs 美元基金发展趋势


人支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