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申音

毒奶,新农业,与模式的命门

一个好的商业模式是如何演变成为一个坏的商业模式?“公司+农户”为什么承载不起中国的现代农业?土地自由交易有可能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10月19号本来是个再正常不过的星期天,却因为一则突如其来的新闻而变得不正常了。这一天,中国官方媒体授权全文播发了《中共中央关于推进农村改革发展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该文件由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通过。该文件中指出,按照依法自愿有偿原则,允许农民以转包、出租、互换、转让、股份合作等形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文件中提到,有条件的地方可以发展专业大户、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等规模经营主体。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不得改变土地集体所有性质,不得改变土地用途,不得损害农民土地承包权益。

而就在一周前,以农村改革为核心议题的我党十七届三中全会刚刚闭幕,公报上对于“土地流传”还只字未提,只是泛泛地说:“我们将推动农村改革,继续解放思想。”或许是因为现有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已到30年大限之期吧,然后MR.HU又亲自视察了78年农村改革的发源地安徽小岗村,于是,外媒和学界最近都在热烈讨论“新土改”,但大会后就鸦雀无声了。谁也没想到被杀了一个回马枪。

难怪有人说,研究中国政策如何出台是门大学问。

笔者出生于城市,过去多年也没有从事过与农业相关的工作。我叔和婶虽是湖南邵东的道地农民,但随着子女相继考学进城后,他们也长期住在娄底市区。户口本上的身份虽然此生难以改变,但老家只剩空空无人的二层小楼一幢,两亩多责任田早私下转包给同组人,以卸缴公粮之责。

之所以突然对农村土改问题发生兴趣,是因为最近连续发生的两件大事。其一是朱新礼将自己一手打造的汇源出售给可口可乐。而一旦出售获批就将坐拥数十亿现金的老朱,在接受《创业家》杂志采访时,说他现在最想做的事居然是全身心投入上游原料的浓缩果汁领域,从建设果园开始,改良果树、收购果实再到加工果汁。相比竞争激烈的终端果汁消费市场,水果生产种植环节几乎还没有什么成规模的经营者。

农村干部出身,当年为了给老家沂蒙山水果找出路而下海的朱新礼,有段话让我印象很深刻。“2008年,中国水果总产值将达到1亿8000万吨,在欧洲、美国水果的加工量大约占到40%到60%,一半鲜果做加工了,这意味着每年将有9000万吨水果进入加工环节,但目前中国连10%都没有,根本没有这样的加工能力。谁能好好消化中国的水果,谁能为这1亿多吨水果,为农民找出路?我觉得这又是一个商业的蓝海,而且将大有作为,这对企业、对果农、对农村的贡献将远远大于汇源这个品牌。”

他觉得这正是机会所在,“没有上游怎么保证下游,我现在把可口可乐引进来做下游,就是为上游寻找出路,确确实实转了一大圈,16年之后我又回来了。”我不认为,他是在矫情。汇源食品饮料集团(非上市公司的部分)在重庆万州投资的一个果源基地,已经运作了7年,亏了数千万。

其二则是“三聚氰胺毒奶事件”,它从国内第四大乳业集团三鹿被举报起,并很快波及了几乎所有国内知名乳品企业。舆论把批评的矛头指向了利欲熏心的不法分子,企业的丧失底线,政府的监管不作为。此后,亡羊补牢的“救市”举措纷纷出台。但是,市场仍在以一种最坏的方式进行集体惩罚。三鹿集团已基本破产,蒙牛、伊利和光明市值大幅跳水,订单比高峰时下滑了60-80%,直接和间接经济损失近百亿元。至于上千万的奶农,则是受害最深的群体,“成桶成桶的奶,哗啦哗啦地倒掉”,他们不得不忍痛卖牛杀牛,整个乳业至少倒退五年以上。

真正值得反思的是,为什么中国的这场质量危机,居然引发了全行业的系统性崩盘,全线产品,从奶粉到液态奶再到冷饮制品无一幸免,产业链上的每个参与者,从领导品牌到奶站到千万农户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接连倒下。

在发达国家,食品安全事件同样也时常发生。但问题大都局限于一两款产品,一家供应商或者一个品牌企业。问责的只是当事人、当事企业以及主管官员罢了。就在前一段,日本某家“问题大米”厂商的老板还引咎自杀,但也没听说日本人民不吃大米。

我们可以骂田文华,骂牛根生,骂潘刚,骂无良奶贩和收黑钱的政府官员,这样的道德审判固然很解气,但可能也是最无力的。圣经上说,耶稣传道期间,法赛利人将一个妓女带到耶稣面前,对耶稣说:“夫子,这妇人是正在行淫之时被拿的,摩西在律法上吩咐我们,把这样的妇人用石头打死。你说该把她怎么办?”耶稣只说了一句话,:“你们中间谁没有罪的,谁就可以先拿石头砸死她”。法赛利人听罢纷纷离去。

就好像“三个代表”、“八荣八耻”的教育天天讲,也不能阻止一个系统又一个系统、一个班子又一个班子的官员们前仆后继地倒在腐败道路上,因为这是一个制度缺陷的问题,道德没有办法去解决。

同样的道理,今天整个中国乳业的危机,也是一个制度的问题。是农村落后的产权制度,导致了“公司+奶站+农户”的模式无法有效满足市场的巨大需求,进而导致整个乳业产业链严重畸形化。

下一页
本文共 3 页,第  [1]  [2]  [3]  页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创业的另一种思路
下一篇: 陈一舟:幸存者


人支持

相关文章:
{$GetCorrelativeArticle(1,keywords,10,20,100,1,"",0,"","",0,"left","",false,false,false,false,1,,,,,,,20082863168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