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梅新育

希拉里访华能否成为美国学会谦恭的开端


 
 

       美国新任国务卿希拉里的中国之行开始了,尽管她作为国务卿的首次出访行程刻意将日本、印尼和韩国安排到了前面,整个世界的注意力仍然集中在她行程的最后一站——中国。这一方面系中美两国分量所致,另一方面也是由于中美关系正在走上重大转折关头。

         中美两国自从签署第一份双边条约——《望厦条约》以来,双边关系就是不平等的,美国综合国力遥遥领先于中国;随着双边经贸和政治、军事关系的深化,就总体而言,美国所求于中国者少,而中国有求于美国者多。即使是在美国有求于中国之际,如二战之中需要中国牵制日军,冷战时期需要中国牵制苏联,美国本土也并未面临直接的、生死攸关的威胁。由于双方实力确实存在差异,更由于我国社会盲目崇美之风盛行,而我国精英阶层相当一部分成员出于这样那样未可明言的目的又蓄意给这种盲目崇美之风煽风点火,近十余年来,中美之间的所谓“对话”往往不过是美方对中方的“训话”,美方所作所为不过是带着一张长长的要求清单递交给中方,而中方所做的不过是被动的讨价还价。然而,数十年来,依靠我国国民持之以恒的勤奋劳作,中美综合国力对比日复一日地向有利于中国的方向渐变,时至今日,变化已经相当显著;缘起美国的次贷危机更推动中美关系发生剧变,因为这场危机不仅极大地削弱了美国的硬实力而相对提升了中国的硬实力,更极大地削弱了美国在某些中国人中一度“神话般的软性影响力”(借用中国学者孙哲语)。[1]

        危机已经使得美国在对其本土生死攸关的问题上有求于中国,如果美国果真期望得到中国的鼎力支持,那么起码的前提就应该是在自己责任和能力范围之内保护中国的利益不受损失,但美国、至少是美国某些势力的一些行为恰恰是在触犯中国的利益,包括核心利益。在台湾、藏独、疆独等问题上美国某些势力玩弄的花招如何侵犯了中国的核心利益,早已众所周知;单就经贸领域而言,美国就需要在许多问题上满足中国的要求,因为他们的问题、甚至他们的反危机计划正在对中国的权益构成威胁。

        奥巴马经济刺激法案中的“购买美国货”(Buy American)条款已经在全世界激起轩然大波,此处无需赘言;更需要关注的是,奥巴马的经济刺激计划可能摊薄我国储备资产的权益。由于国内储蓄率过低,美国财政多年来一直依靠“借新还旧”的循环度日,美国国债规模巨大且与日俱增,截至2月12日已达10.76万亿美元,平均每天增长34.8亿美元,以至于不少人指责美国财政本质上不过是金字塔式融资的“庞氏骗局”,美国“费城喇叭网”干脆将美国称作“美利坚庞氏穷困合众国”。[2]我国又是美国政府的最大外国债权人,根据美国财政部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显示,截至2008年12月末,我国持有的美国国债余额为6962亿美元,比上月增加143亿美元,[3]继续位居外国债权人之首。根据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估算,即使不考虑奥巴马的7870亿美元经济刺激计划和盖特纳的2万亿美元新金融救援计划,美国2009财年赤字也可望达到1.2万亿美元;如将经济刺激计划和金融救援计划开支计算在内,今年美国财政赤字占GDP比例将达到13.5%,大大超过1983年创造的6%历史最高点。如此巨大的赤字,只能依靠发债筹资。新发行债券规模巨大,对于我们这些老债权人是不利的。

……

        美国需要谦恭,但美国历史上从来就缺乏谦恭,“美国国内法高于国际法”是山姆大叔一贯的信条。今天的世界贸易组织从1995年1月1日起正式运行,其实早在1947年哈瓦那会议上就达成了建立国际贸易组织协议,却因美国国会作梗而搁浅;当美国国务院被迫宣布搁置建立国际贸易组织计划时,国会山上一派喜气,一位参议员甚至宣称:“国务院已经写了讣告,我将主持葬礼。”在中美实力对比发生根本变化之前,我们不会对美方的最终目的抱有任何不切实际的幻想,不会扮演飞扬跋扈的肤浅可笑角色,但我们有权利要求对方基本的尊重,要求对方更好地保护我方的权益。我们不会要求希拉里这位国务卿越俎代庖扮演商务部长、贸易代表和财政部长、联储主席的角色,去解决中美之间具体的经贸问题,但我们要求她尽力推动美国总体对外战略向更符合现实、更合理的方向转变。

        一个国家躯体挺立的前提是精神站立。有志者从来不惮于承认自己暂时的落后,但从来就不会因此而放弃自己的人格和国格,从来不会因此而放弃赶超雄心壮志,人类社会的进步就是这样实现的。奠定中美之间平等政治经济关系基础的是毛泽东的志愿军将士而不是外交官,中美关系正常化以来我们的每一点尊严、每一点利益也都是争来的,而不是对方恩赐的。1972年元月四日,周恩来总理接见来华安排尼克松总统首次访华事宜的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亚历山大·黑格之时,对方声称美国方面关心中国的生存能力(viability),所以双方有共同点,可以共同对付苏联。结果“viability”这个来源于胎儿或婴儿的生活或生存能力的词汇和黑格不经意流露出的居高临下思想立刻引起了先总理周公的警觉,经过事后查阅相关外文词典资料,在六日的会谈中向对方提出了质疑和严正批评,迫使对方表态收回那句话。[4]不幸的是,今天的我国有太多狂热幼稚到丧失了基本荣辱感和判断力的“美粉”。在他们眼里,某些分明是美方企图侵犯中国权益的行为,却被视为对中国的“教化”;某些分明是美国有求于中国之处,他们却对此抱着后宫对帝王临幸、妓女对嫖客登门般的“感激”!好在拜危机之赐,山姆大叔光环破灭,一些“美粉”已经或正在转变,还有一些“美粉”也未必能继续有以前那样狂热的迷信。我们期待有更多的国人在精神上站起来。

(初稿2009.2.20,修订2009.2.21,仅代表作者个人意见)

--------------------------------------------------------------------------------
[1] 孙哲“神话般的软性影响”一语引自《美国国务卿来中国面谈》,《环球时报》,2009年2月20日,第1、6版。
[2] 黄晓闵等:《美国国债让全世界“爱恨交加”》,《环球时报》,2009年2月16日,第7版。
[3] 美国财政部统计数据链接:http://www.treas.gov/tic/mfh.txt
[4] 此事经过可见陈敦德著:《毛泽东·尼克松在1972》,第265—266页,昆仑出版社,1988年。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中国出口繁荣已告终结?
下一篇:猪流感源头之争的背后是什么?


人支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