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梅新育

中国出口繁荣已告终结?

中国的出口繁荣已告终结?——11月中国海关进出口统计数据一经公布,就在国内外激起了强烈的反响,因为与此前七八年习以为常的20%以上出口同比增长率不同,11月份海关统计出口1149.9亿美元,同比下降2.2%,是2000年以来进出口各项指标首次同时出现下降。与此相对照,2000—2007年间,除了2001年出口增幅为6.8%、2002年出口增长22.4%之外,其余6年中国出口增幅均在25%以上,2003、2004两年在35%左右。根据上述数据,有的知名海外媒体断言,中国出口贸易已经走向衰落。可是,假如剔除价格、变相资本流动等可能扭曲海关统计数据的因素,11月份的中国出口果真同比减少了吗?答案是未必!

扭曲今年下半年中国出口数据、导致其与去年数据不可简单同比的首要因素是价格变动。已经持续数年的全球性通货膨胀今年发生了逆转,直到今年上半年,中国出口价格仍然呈同比上涨趋势,到下半年就已经转为同比下降了。由于美国是中国第二大出口市场,中国则是美国第二大进口来源地,美国进口价格的变动也可以折射出中国出口价格的走向。

根据美国劳工部统计,2008年7月,美国进口价格攀升1.7%;在截至当时的12个月中,进口价格累计上涨21.6%,为该指数自1982年9月份问世以来最大年涨幅。到8月,美国进口价格指数就从上涨转为下降2.6%,为自2007年12月以来首次下降。9月,美国进口价格指数又下降3.3%(修正数),是自2003年4月下滑3.1%以来的最大跌幅;出口价格下滑1%,是其结束连涨21个月的势头后连续第2个月走低。10月,进口价格指数下跌了5.4%(修正数),为1988年开始按月报告该项数据以来的最大单月跌幅,出口价格降幅为2%。11月,美国商品及服务进口价格锐减6.7%,降幅创美国历史之最,其中原油进口价格历史性下滑25.8%,非燃料类商品进口价格下降1.8%,出口商品价格下降3.2%。至此,美国进口价格已在12个月里累计下降了4.4%,为自2002年以来最大年跌幅,其中原油价格大跌29%,进出口价格月指标足足倒退20年。

第二项扭曲因素是通过贸易渠道的变相资本流动。高报出口,构成变相资本内流;低报出口,构成资本外逃;去年直至今年年初,我国经历了较大规模的变相资本内流;在当前的危机中,出于弥补亏空和在去杠杆化浪潮中偿还到期债务两项动机,海外机构投资者正在普遍从新兴市场变现抽回投资,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基本特点加剧了他们开展上述操作的动机,资本外逃正在发生。因此,我国去年出口账面统计的基数是掺水的;今年的数据则是在脱水,由此导致出口账面统计数据同比下降,诚不足为奇。

由于次贷危机在雷曼倒台之后急剧升级,机构投资者们大面积、大幅度亏损。已经发展到1.7万亿美元规模的对冲基金昔日一贯是经济危机中的赢家,但今年前10个月全行业亏损15.54%,其中涉足股市投资的对冲基金亏损幅度近20%。11月情况更糟糕,前索罗斯基金管理委员会交易员创立的卫星资产管理公司11月份损失超过10%;知名经理Dan Loeb管理的Third Point Offshore基金在今年前11个月亏损28.24%,其中11月单月损失2.6%。明星级对冲基金经理人肯尼斯·格里芬(Kenneth Griffin)管理的城堡投资集团(Citadel Investment Group)曾经是盈利时间最长的对冲基金之一,这个11月则损失了13%,今年累计亏损47%;……特别是一些从事新兴市场投资的基金,亏损更为显著,788中国基金(788 China Fund)一年前还是当年表现最好的基金之一,今年累计下跌95%,从而“荣登”跌幅榜冠军。

就总体而言,根据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对冲基金研究机构Eurekahedge Pte的统计,11月份全球对冲基金业损失640亿美元资产,其中对冲基金业净损失180亿美元,对投资者的清偿损失460亿美元。10月份中,对冲基金资产缩水1100亿美元至1.65万亿美元。至此,用于追踪对冲基金业表现的一项指数已经连续第6个月下跌。尤其是该行业亏损率有逐月扩大之势:9月,对冲基金平均亏损幅度为7.9%;10月,上升到9.4%。在这种局面下,海外投资者已经掀起赎回风潮,东京对冲基金顾问公司Tozai Investment Advisory Ltd.的资产高峰时曾达到7000万美元,现已在赎回潮中全部化为乌有,公司为此关门停业;幸存者则纷纷限制赎回,甚至完全停止赎回。

不仅如此,机构投资者、特别是对冲基金之类高杠杆投资者,他们投资操作的杠杆比率都非常高,二三十倍的杠杆比率不足为奇,换言之,也就是他们的运作高度依赖银行贷款。而在次贷危机恶化的情况下,商业银行惜贷倾向严重,只收不贷,包括机构投资者在内的借款人无法继续借新还旧的做法,只能大量偿还到期债务。

这样,在弥补亏空和偿还到期债务的压力下,机构投资者变现抽回投资的压力非常沉重。预计他们的这种操作起码要持续明年上半年,多半会持续到前三个季度。换言之,这种操作对我国出口海关统计数据的向下压力也会持续到那个时候。

现行国际货币体系的基本特征进一步加大了机构投资者资本外逃的动机。当次贷危机局限于美国国内之时,市场参与者们纷纷“逃离美元”,它对美元汇率发挥的是削弱作用;一旦山姆大叔将这场自己国内的危机搞大成为全球危机,市场参与者们必然要“逃向美元”而抬高美元汇率。

资本流动方向的逆转已经在外汇市场上产生了汇率变动方向逆转的巨大压力。2008年次贷危机初起,亚洲新兴市场经济与美国“脱钩”论风靡一时,亚洲和“金砖四国”货币兑美元显著升值;2008年第二季度以来则恰恰相反。2008年前9个月人民币市场汇率上升,10月份在次贷危机急剧恶化背景下,虽然国内经济走势横向比较很不错,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反而逆转;就是这个道理。根据国际清算银行11月4日公布的数据,10月份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指数为112.1,2008年以来升值13.5%,10月份当月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升值3.08%,但对美元贬值0.11%,对日元贬值8.04%,是依靠对欧元大幅升值14.6%、对英镑升值13.1%才维持了实际有效汇率升值。在12月份第一周,人民币兑美元更出现了连续的跌停板,在国内外引起了广泛关注;人民币NDF市场行情的变动更表明市场已经产生了强烈的人民币大幅度贬值预期。今年上半年人民币仍在加速升值时,我提出人民币汇率逆转压力正在快速积累,这一点已为事实发展所证实。

既然我们的海关统计账面数据受到了这样的扭曲,那么,我们又何必对这种扭曲数字一两个月的沉浮过分地大惊小怪呢?

(2008.12.18,仅代表个人意见)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玩弄国际规则”第一步无需过多计较纸面结果
下一篇:希拉里访华能否成为美国学会谦恭的开端


人支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