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梅新育

次贷危机表现证明日欧不能取代美元国际货币地位

改革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国际货币体系!在次贷危机冲击之下,美元本位国际货币体系的严重缺陷再次暴露无遗,主张改革国际货币体系的呼声再度高涨。可是,改革国际货币究竟要怎样改?转而实行金本位或是商品本位?这是不可能的,货币体制发展到信用货币阶段,除非人类社会遭遇毁灭性灾难,否则绝无可能返回金本位或商品本位,在可预见的未来,无论国际货币体系和国家货币制度如何演化,它必然仍然是一种信用货币体制。可是,用什么别的信用货币取代美元?日元?还是欧元?尽管从其发行经济体的经济规模来看,日元和欧元背后有仅次于美国的经济支持,但一种国际货币必须是主要影响别人而不是主要受别人影响,这次次贷危机中“山姆生病、日欧吃药”的现象足以说明日欧还远远不足以取代美元国际货币地位。

次贷危机发源于美国,可是一旦山姆大叔以“气吞山河”的魄力将其“做大”成世界性经济危机,首先滑入衰退的发达经济体反而是他人。首先是欧洲,接着是日本,相继正式陷入经济衰退,即GDP连续两个季度减少。本月17日,日本内阁府公布统计速报,剔除物价变动因素,继第二季度实际国内生产总值环比下降0.9%之后,第三季度日本实际国内生产总值环比下滑0.1%,自此,日本经济陷入2001年以来的首次衰退。

幸福往往是类似的,不幸则各有其特色。欧洲的不幸在于欧美金融市场联系紧密,欧元区对源自美国的金融危机基本上没有免疫力,不少成员国金融业抗风险能力甚至还弱于美国。而且,欧元区经济对银行系统的融资依赖程度更高,换言之也就是金融危机引发的信贷紧缩更容易从金融业蔓延至实质经济部门。更重要的是,中、美、欧盟应对这场危机的表现再次证明:其它条件相同,国家联盟的行动能力低于联邦,联邦的行动能力低于单一国家。比之作为联邦国家的美国和单一国家的中国,作为国家联盟的欧盟行动效率明显低下很多,不仅错失了最佳救援时机,而且损害了对市场稳定、经济复苏至关重要的信心。而且,作为国家联盟,为了确定内部一致认可的规则而不得不确定某些经济纪律,如欧盟《稳定与增长公约》要求成员国财政赤字不得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3%,债务水平不得高于国内生产总值的60%,还有严格的反政府补贴规定,等等;这类纪律在通常状况下自有其必要性,但在大难当头之际就明显束缚了各成员国反危机的手脚,而要修订这样的规则,国家联盟又必然要经历比单一国家漫长得多的政治讨价还价和立法过程。经此一役,我们不仅可以从经济上对欧元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前途作出更准确的评估,对国家政治体制的优劣也可以看得更清楚。有人向中国兜售联邦制、邦联制一类东西,但人类之所以需要国家,是要它提供公共产品、应对危机,正如中国最初的成形国家政权诞生于治水的斗争之中,不能有效履行这种职能的国家形态无论用多少华丽的语言包装,都只不过是废物。只要保持客观心态,我们就可以降低被改革家们忽悠的风险。

至于日本,就中短期而言,该国的境况表明曾经风行的“脱钩”论并不符合实际,东亚经济目前的运行还远远不足以摆脱来自美欧市场、特别是美国的危机传染。因为日本经济陷入新一轮衰退的主要原因就是美国和欧盟等日本主要贸易伙伴经济因国际金融危机而明显降温,导致日本出口疲软,在国际市场大宗初级产品价格暴跌的情况下,10月份日本货物贸易甚至出现了大约639亿日元逆差,2002年以来日本依靠出口拉动的经济增长难乎为继,企业利润下降、众多小企业破产、工人工资下降、失业率上升等问题相继暴露。特别是日本的汽车、电视和机械制品行业,对外部市场的依赖程度最为显著。就长期而言,国家实际上没有摆脱被美军军事占领的战败国地位、人口老龄化等因素决定了日本在国际经济体系中的地位仍将持续下降,尽管这种下降不会很剧烈,尽管其间不时会出现反复。

日元和欧元都不可能取代美元的国际货币地位,能够取而代之者是谁?我们要观察,我们更要不懈努力。

(2008.11.23,仅代表个人意见)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积极财政扮演反危机对策主角理所当然
下一篇:“玩弄国际规则”第一步无需过多计较纸面结果


人支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