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银行保险

贪婪的代价:华尔街危机释因

理查德·富尔德现在不得不从雷曼兄弟的总部、纽约第七大道745号的31层搬出, 搬到以前属于闲杂人等的1271号。
在这里,曾带领雷曼兄弟呼风唤雨14年的CEO富尔德要弄明白的是,雷曼还剩下什么。


三个星期前,雷曼兄弟的破产推倒了金融危机的第一张骨牌,随后的风暴已经使华尔街风声鹤唳,至今面目全非。


最大的失败者


9月13日,这是一个周六上午,在雷曼工作已经10年的资深员工李良 (化名)在家里等着公司的命运。在此前的一个星期,华尔街就已经阴云密布。


当时,雷曼的股价已经下降了77%。华尔街都赌雷曼是继贝尔斯登垮掉之后的下一个。人们都在期待着雷曼和美国银行以及英国巴克莱银行的谈判,猜想联邦政府有可能再次促成雷曼的出售。不过,李良不是太担心。


“如果公司卖掉很有可能会裁员,但裁也应该能够拿到将近6个月薪水的补偿(package),就只当给自己放个长假了。”李良说。


不过,李良那时还不知道,雷曼不会像贝尔斯登那样幸运。前一天,9月12日,周五傍晚,财长保尔森已经来到了曼哈顿下城的美联储纽约分行,他召集华尔街巨头,试图让他们承担其挽救雷曼的责任。来到纽约之前,保尔森就已经决定,政府将不再援助雷曼。


周六上午,就在李良正在家中等待消息的同时,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在美联储纽约分行那栋巍峨的大楼里,华尔街这些大佬在财长的指挥下,分成三组,试图找出一些解决雷曼所面临问题的方案。


经过一周的打击,富尔德在这天早上已经精疲力竭。早上10点钟,保尔森给他打电话,要求他提供一份雷曼现在情况的报告。  62岁的富尔德在任雷曼CEO 14年期间,将这个从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分离出来的投资银行一步步发展壮大,使其在华尔街占据了一席之地。其间,富尔德多次领导雷曼度过危机。


但这一次,幸运之神不在他这一边,他成为了这次华尔街危机最大的失败者。《时代》周刊最近给他的表现打分是“ F ”。


“富尔德在领导雷曼的前几年赢得了尊重。 ”雷曼兄弟的前投资战略师盖瑞斯 (Walter Gerasimowicz) 说。


盖瑞斯现在管理一家叫做Meditron Asset Management 的资产管理公司。他说:“但是后几年,他的战略太过狂妄,雷曼的风险管理几不存在,最高时候的投资杠杆达到40:1,而且富尔德错过了数次雷曼可以重生的机会。”


雷曼出现危机已经有些时日,在贝尔斯登突然垮掉之后,雷曼已经处于被动。市场上的每一次风吹草动都使雷曼处于危机之中,在这期间,华尔街第四大投行的招牌还是吸引了很多买家。


8月份,韩国产业银行原意出价60亿美元收购雷曼25%股份,雷曼嫌出价太低,谈判没有成功。后来日本野村控股、KKR、凯雷资本都对雷曼优秀的资产管理部分 Neuberger Berman 极感兴趣,最终都因富尔德要价过高未达成协议。甚至于在这个周末和美国银行、巴克莱谈判时,根据盖瑞斯的介绍,富尔德的要价还是雷曼三年来股价的平均值。


“当你几乎手上什么都没有的时候还在和别人如此讨价还价,这根本不可行。” 盖瑞斯说。


富尔德也许根本不愿意卖雷曼,这是他一手打造的公司,感情深厚。他也根本不愿意面对雷曼的现实,甚至抱着盲目的希望。也是在这样的侥幸心理下,雷曼在清理那些“有毒”的房贷证券资产时极不情愿,动作缓慢。在第三季度, 雷曼声称其住宅房贷降低了31%到172亿美元,商业房贷降低了18%到326亿美元。


而美林CEO约翰·赛恩 (John Thain )则当机立断。约翰·赛恩去年接手美林后,在今年7月同意将其一半的房贷资产以原先20%的价格卖掉,获得了85.5亿美元的资本。


富尔德的固执和美联储的拒绝担保使美国银行在周六下午离开了谈判桌。周日上午,巴克莱银行也放弃了购买雷曼。


而富尔德不知道的是,周六上午在美联储纽约分行里和其他高管讨论雷曼问题的赛恩已经和美国银行的CEO 肯尼斯·路易斯(Kenneth D. Lewis)搭上了线,敏感的赛恩从雷曼的问题看到了自己的危机, 他意识到如果不快速行动,下一个很可能就是美林。


到周日下午消息开始传出,美林以500亿美元的价格卖给了美国银行,而雷曼兄弟宣布破产。


在家中等候消息的李良震惊极了,“这就像是要结婚的时候, 发现新郎不是我。”李良说。她开始担忧,如果破产,她可能什么都拿不到了。


华尔街的风云突变再次证明李良的预期错误,不过这一次是以好的方式。在雷曼申请破产后,9月16日巴克莱以17.5亿美元购买了雷曼的北美业务,不包括雷曼的债务和风险很高的资产。北美1万人的工作得以保全,李良在三个月内也会安然无恙。


“不知道三个月以后会怎么样,”李良说,“但即使是裁员也比破产好得多,总会有些什么。”


当记者最近向雷曼美国首席经济学家哈瑞斯(Ethan Harris)表示问候时,这位在雷曼很受器重的经济学家还在任上。“我还活着。”他说。

下一页
本文共 3 页,第  [1]  [2]  [3]  页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美新版救市方案可望明日推出
下一篇:花旗银行首获批准在湖北设立两家贷款公司


人支持

相关文章:
中国和世界为美国买单
探究美国金融危机的真相
温家宝:外部需求减少已对中国经济产生影响
80年来最严重 金融危机已成经济危机
美国金融海啸的真正元凶(1)
刘纪鹏:金融海啸对中国是一次历史性机遇
吴敬琏:金融海啸对中国影响明年更深化
田溯宁:建议中国PE与企业海外收购股权
金融海啸下的中国互联网:天堂还是地狱
阎炎:金融危机对于VC更多的是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