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经济世界

2008年诺奖得主克鲁格曼评救市:深渊的边缘

200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保罗·克鲁格曼

短短三周之前,辩称明显不佳的美国经济未到穷途末路还是可能的——那时,压力之下的金融体系尚未彻底崩溃,华尔街的麻烦也还没对缅因街(Main Street,指社会大众的利益,相对华尔街金融精英的利益而言——译者注)造成重大影响但那只是那时。

自上月中旬以来,财经新闻都是相当相当负面的。真正可怕之处在于,伴随着薄弱、糊涂的领导层,我们步入了一个严重的危机时期。

负面消息的浪潮始于九月十四日,财政部长亨利·保尔森认为他可以任雷曼兄弟投资银行破产而全身而退;但是他错了。投资者被雷曼的崩溃所套牢的困境——正如泰晤士报一篇文章的标题指出的,雷曼成为华尔街的“捕蟑盒”(the Roach Motel,直译为“蟑螂汽车旅馆”,有“roaches check in but they don't check out”一说,即下文“他们有进无出”——译者注):他们有进无出——在金融市场产生了与日俱增的恐慌。金融压力指标飙升简直如同发107度高烧(华氏107度约等于摄氏41.7度——译者注),金融体系的很大一部分干脆关门大吉了。

不断增加的证据表明金融危机正在向缅因街蔓延:小企业由于信用额度削减而融资困难。就业和工业生产的领先指标变得迅速恶化,显示出去年起就萎靡的美国经济甚至在雷曼破产之前就已经坠入悬崖。

情况有多糟糕?通常冷静的人们也在哀号世界末日。周四,证券交易员、博客写手约翰·简森宣称,现在的状况堪称“金融领域的恐怖统治时期”。而宏观经济咨询公司的约珥·帕拉肯则说,美国经济看起来处在“深渊的边缘”。

而那些理应引领我们远离危机的人们却魂不守舍。

国会可能会在周五投票表决7000亿美元救市方案的最终版本——最初是保尔森方案,然后是保尔森-多德-弗兰克方案,然后是现在,我想是,保尔森-多德-弗兰克-猪肉方案——在周一遭国会否决后,方案得到了润色(猪肉在美国口语中指政治恩惠,例如笼络人心的拨款。在我国台湾地区等地,被称为“政策牛肉”——译者注)。我希望该方案过关仅仅是因为我们正在金融恐慌之中,倘若再次否决将导致恐慌加剧。但是,这只是换种说法说明美国经济是财政部所犯过错的人质罢了。

而事实上正在推销的方案也是个臭鬼——无可争辩地如此。金融体系处在重压之下业已一年有余,因应有朝一日市场崩溃的应变方案也该经过深思熟虑整装待发了。显然,并没有这样的方案:保尔森方案分明是在一片仓促混乱中草拟的。而且财政部的官员迄今尚未对该方案如何运作给出任何明晰的解释,也许是因为他们自己也不知其所以然。

尽管如此,如我所述,我还是希望方案通过,因为不然我们可能将会面临市场更糟糕的恐慌。不过,此方案充其量只是为危机寻找一个真正的解决之道争取时间。

这就引发了这个问题:我们有时间么?

针对我们的经济灾难的解决之道,必须以一个构思成熟的对金融体系的救助为开端——几乎必须要让美国政府临时性地、部分地接管该体系的所有权,就像瑞典政府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早期所做的那样。但是难以想象布什政府会执行这一步骤。

同时,我们极度需要一个经济刺激方案以冲抵消费和就业的下滑。这回它最好是个严肃的方案,不依赖于“魔术般的”减税,而代之以在适当之处花钱。援助那些恰恰在这危难关头因为资金困难而猛砍开支的州和地方政府,不啻为一大优先选项。然而同样难以想象布什政府会在其任期的最后几个月,监督建立起一个新的工程振兴署(WPA是“大萧条”后罗斯福新政的重要执行机构——译者注)。

因此我们可能必须等待下一届政府,它将更倾向于做正确的事——考虑到选举结果的不确定性,即便这一点也绝不是板上钉钉的——我不是保尔森先生的粉丝,但是较之菲尔·哀怨鬼的国家·格兰姆,我宁愿他呆在财政部(菲尔·格兰姆,是麦凯恩团队财政部长的口袋人选。格兰姆此前曾就美国面对金融困局的反应声言美国是“哀怨鬼的国家”,作者在此改写格兰姆的全名以戏谑——译者注)。

离大选只有短短32天了,而距新政府就职尚有四个月。很多事情可以——并且可能将——在这四个月内出错。

唯有一件事是确定的:下一届政府的经济团队最好做好准备全力以赴地运作,因为从第一天起它就会发现自己正在对付的是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金融和经济危机。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韩国宣布2400亿救市计划 涵盖所有金融机构
下一篇:冰岛为何第一个倒下:小国不应引领国际银行业


人支持

相关文章:
中国和世界为美国买单
探究美国金融危机的真相
温家宝:外部需求减少已对中国经济产生影响
80年来最严重 金融危机已成经济危机
美国金融海啸的真正元凶(1)
刘纪鹏:金融海啸对中国是一次历史性机遇
吴敬琏:金融海啸对中国影响明年更深化
田溯宁:建议中国PE与企业海外收购股权
金融海啸下的中国互联网:天堂还是地狱
阎炎:金融危机对于VC更多的是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