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经济世界

美式裙带资本主义:合法腐败,官商勾合


      与一些亚洲国家以“姻亲”、“朋党”勾结为特色的“裙带资本主义”不同,“美式裙带资本主义”表现为私人资本与政府相结合,政府成为私人资本的保护伞,假公济私,大搞“权钱交易”与“权力寻租”。

      上世纪末爆发的亚洲金融危机,使人们关注“裙带资本主义”。按照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克鲁格曼的定义,所谓“裙带资本主义”,是指“商界和政府通过合作使国民福利最大化”。克鲁格曼认为,在经济发展的某个阶段,政府官员和商人团体保持一种互惠共赢的密切关系,固然可以把整个国家的力量引到最有利于经济发展的途径上,但这种关系发展到一定程度会带来监管不力、内幕交易和垄断现象,还有通过权势和关系网寻租致富等腐败现象,如政策性的行业垄断、政府官员在企业兼任职务、利用公共工程牟利、侵吞国有资产等,最终将扼杀市场竞争,降低整个社会的经济效率。所以,“裙带资本主义” 是导致一些亚洲国家经济增长难以持续的制度性障碍,是引发亚洲金融危机的罪魁祸首之一。

      事实上,“裙带资本主义” 或 “权贵资本主义” 在全世界是一个普遍现象。美国爆发的次贷危机就与 “裙带资本主义” 有密切的联系。比如,次贷危机的源头——美国最庞大的房地产金融机构 “两房” (房利美和房地美),是官商结合的典型。

      “美式裙带资本主义”表现出以下几个特征:

      一是私人资本与政府相结合,政府成为私人资本的保护伞。“两房”是由私人投资者控股的公司,但这两家公司都得到了美国政府的资助和支持。在政府的扶持下,“两房”利用宽松的贷款条件和金融产品创新政策,迅速发展成为私人拥有、政府经营的超级怪兽。

      二是 “两房”享有特权,可以发行得到政府“隐形担保”的债券,能方便地从市场筹集资金,还可以得到低于市场利率的贷款,结果业务越做越大,经手的住房抵押贷款总额达到5万亿美元,几乎拥有或担保了美国市场上大约一半的房产按揭,成为 “房地产泡沫”的最大推手。

      三是在议会和政府中培养自己的政治代言人,利用金钱和游说对政治家的决策施加巨大影响,以维护自己的经济利益。“两房”都是美国政治捐款的大金主,过去10年间达到1500万美元。“两房”还在重量级参议员的选区开设了“伙伴办公室”,专门进行“公关”。由于在政府和国会中建立了良好的“人脉”,使国会负责监管“两房”的联邦房企监督办公室形同虚设。

      四是假公济私,大搞“权钱交易”与“权力寻租”。“两房”利用政府的隐性支持为管理层和股东牟利。特别是“两房”在陷入破产的困境时,不仅得到了美国政府的紧急援救,其高管还能全身而退,拿到极为丰厚的报酬,反而成为危机中最大的 “赢家”。被勒令离职的房利美首席执行官丹尼尔·马德将拿到930万美元离职金等补偿,房地美首席执行官里查德·赛伦至少能拿1410万美元的“遣散费”。“两房”就是利用与政府的密切关系,发展成为美国最庞大的房地产金融机构,对美国经济产生重大的影响。

      其实,本世纪初被揭露的安然丑闻表明,“裙带资本主义”的毒瘤在美国早就存在。安然公司之所以能创造“神话”,依靠的就是在政界遍撒金钱,通过编制一个庞大的关系网,使自己的利益得到政府的特别“照顾”。事后人们发现,在白宫,从总 统、副总统到总统经济委员会顾问、司法部长、财政部长、商业部长、国防部长都与安然公司有着各种各样的联系,众多重要行政部门的关键人物都持有安然公司的股票。安然公司的崩溃质疑的是美国的公司治理制度,而“两房”引发的次贷危机则震撼了美国的金融制度,它更蔓延到全世界,引发全球金融市场大地震。虽然两者影响的领域和带来的后果不一样,但同样表明“美式裙带资本主义”的危害非常严重。

      首先,政府为私有公司的产品提供保障,存在巨大风险。道理很简单,政府支持企业意味着利润归股东和管理层所有,而既得利益者的行动成本则由政府或全社会承担,由此必然产生 “道德风险”;其次,官商结合能使企业轻易地获得政府的各项优惠政策和大量转移支付,这种“收入”远比通过自主创新提高企业劳动生产率赚钱来得容易,从而导致企业缺乏自主创新的动力,进而降低整个社会的经济 效率。尤其严重的是,“裙带资本主义”不仅违背了公平竞争的原则,必将破坏市场经济正常的秩序,由此产生的腐败行为还会加深社会矛盾,影响社会和政治的稳定。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迪拜债务延期是旧有危机的新体现
下一篇:美国商务部设立创业和创新办公室 清理阻碍创业之陈规陋俗


人支持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