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经济世界

CCTV《直击华尔街风暴》视频系列(1)

    本次金融风暴将如何发展,中国应该如何应对?

    北京大学副校长海闻10月12日晚做客经济频道,为您详细解读。

海闻接受主持人芮成钢的采访

观看视频〉〉〉

文字实录:

      主持人:接下来我们请教今天演播室请到的嘉宾,北京大学副校长,也是著名的经济学家,同时也是汇丰商学院的院长海闻教授。您作为一个资深的经济学家,对这场金融危机既担心又不担心,能不能跟我们说说为什么既担心又不担心?

      海闻:我觉得现在大家很恐慌,首先我们讲不担心的地方,实际上应当相信人类现在不是像29年、33年那样对经济毫无了解,毫无措施,如果说我们能有一个很好的办法处理的话,能够渡过这场金融危机。而且现在这场金融危机,到目前为止并没有真正伤害到实体经济。当然了,担心的地方,第一是看这届政府到底能不能很好地处理好这场危机,包括公众的反应,包括金融系统的反应。有时候问题是这样的,由于恐慌,会把问题变得更加严重。为什么恐慌呢?就是因为对情况并不很了解,大家都知道这个问题很严重,到底处在什么地方,到底源头在什么地方,或者说把这个恐慌的心态能够制止住的话,信心一旦起来以后,大家可能就不一定会真正着急。本来没有问题,一恐慌了大家都跑,一跑起来就有问题了。担心的一个是民众的信心和心态,这个取决于政府,如果政府能够及时地解决好现在面临困难的金融企业的问题,同时阻止这场金融风暴,进一步引向实体经济,同时能够重塑大家的信心,那这个问题就不是很严重。

      主持人:应了那句名言,最恐惧的事情就是恐惧本身,一旦信心失去,恢复就非常困难。但是我们节目当中也看到了现在世界各国,特别是20国集团的财长们和央行行长们想办法联手挽救这场危机,但是谈判中,各国的经济利益都是不同的,有共同的利益,也有各自不同的利益。我们也看到英国首相布朗开始冻结冰岛银行的资产,虽然冰岛面临着国家破产的危险。会不会出现一些国家为了自身的利益出现,也出现釜底抽薪、落井下石的情况出现,从而导致掉进更可怕的深渊。

      海闻:这个问题也是我担心的一面,如果各个银行都能联手起来,因为现在的联手是必须的,不像以前。以前一个国家的问题是一个国家的问题,现在金融危机是全球性的,一个就是这些金融机构不是在自己一个国家里,在全世界任何一个地方都有分支。一个大的投资银行出现问题,就涉及到全球各个国家。再一个,现在的信息传播已经不可能说互相之间割裂,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必须要认清到大家必须一起做这个事情,否则都不会成功。当然,我担心什么呢?不光是企业,现在企业有时候很理性,包括一些金融公司,包括个人都很理性,觉得金融不稳定,赶紧撤出来吧,赶紧保住自己的利益。如果大家都这么想,包括下一届政府都这么想的话,可能最终也会伤害到。所以属于个别政府,或者个别个人的理性行为可能会导致整个经济的不理性。

      主持人:好的,稍候我们继续请教北京大学附校长,著名经济学家海闻老师。

      主持人:海闻教授,刚才我们也看到了一些最新的情况,我觉得可能一个核心词是时机的问题,刚才我们也看到法国财长认为美国没有出手挽救雷曼公司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延误了时机,让这个多米诺骨牌第一块就此倒下。所以您觉得这次整体来看,救市的时机是不是没有把握好,还是慢了一些?

      海闻:我同意,确实是慢了,确实是晚了。因为美国对自己的市场经济还是比较信任的,但实际上当一个国家处在经济危机的时候,政府必须要出来进行干预。干预的目的并不是说光救你这一个企业,最重要的是防止这种恐慌的蔓延,也包括金融的蔓延,一个企业倒了,它前面企业的债务就会成为其他企业倒闭的原因。实际上应该吸取29年、33年大萧条的经验教训,29年、33年的经验教训就是由于没有及时,当时的理论还没有提到政府的管制和政府的干预。

     主持人:当时他们说是不是如果新政早一点实行的话,就不会有大萧条?

     海闻:当时的理论也不行,主要觉得市场是一个无形的手,完全可以自己解决。29年、33年以后经济学理论有了一个很重要的革命,就是凯恩斯主义,从那一次以后人们明白了市场会出现问题,当市场出现问题的时候,政府是要及时干预的,政府干预并不等于他不相信市场,第一要解决流动性问题,一旦有一个银行的流动性出现了问题,就会蔓延,像多米诺骨牌一样一个接一个。

      主持人:牵一发而动全身。

      海闻:还有一个就是市场信心,就是恐慌。恐慌是一个金融风暴最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主持人:29年的萧条经过新政,大概四年的时间就出现了回转。这次可能出现的衰退或者是危机,会持续多长时间?有一些我们采访的美国的经济学家认为最长到十年,也有人认为是四五年。而格林斯潘说09年上半年就会看到美国的地产市场回暖?您怎么看?

      海闻:我觉得跟29年、33年相比,这次来得更猛,范围更大,因为现在全球化的结果导致了信息时代。但是另一方面对付的措施也比那时候更猛烈、坚决。还有就是现在不光是美国经济,还牵扯到别的国家的经济。我的看法不会那么悲观,我觉得应该比29年、33年这样的问题要恢复得快,原因就是因为我们现在处理的手段,包括我们现在的理念,比那个时候要先进,或者说认识问题比较快一些。但是也不排除,由于我们处理不好出现了问题,现在很关键的问题就是制止住现在这种恐慌的蔓延和资金链的断裂,就是政府必须要及时看到哪个地方的资金链出现了问题,另外要尽可能少的银行倒闭,让企业也好,个人也好,至少能够不恐慌,恢复信心可能需要一段时间。这是第一步。恢复信心可能需要一段时间。还有一个通过其他方面的措施,就是货币政策、财政政策,来防止金融恐慌,或者是金融界信贷问题给实体经济带来的问题。

      主持人:我们再来看看对中国的影响,对中国出口当然有很不利的影响,这时候的应对战略,您觉得重点应该放在干脆进行经济转型,向高端制造业或者是向服务行业转型,而是这时候把制造业做得更扎实,把出口向中东一些其他地区转移,当欧洲和美国市场开始迅速减缓?

      海闻:因为企业肯定会做出选择,当经济出现问题的时候,美国总体进口和欧洲进口会下降,但是对某些产品不一定,可能还最需要中国的进口。当经济不景气的时候,并是完全不需求,而是需求出现了变化。相比之下,我觉得对企业来讲还有更多的方面。

 注: 以上文字来自中央电视台经济频道cctv2节目《直击华尔街风暴》。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G20声明用所有可能手段应对危机
下一篇:冰”风暴戳破金融自由化


人支持

相关文章:
中国和世界为美国买单
探究美国金融危机的真相
温家宝:外部需求减少已对中国经济产生影响
80年来最严重 金融危机已成经济危机
美国金融海啸的真正元凶(1)
刘纪鹏:金融海啸对中国是一次历史性机遇
吴敬琏:金融海啸对中国影响明年更深化
田溯宁:建议中国PE与企业海外收购股权
金融海啸下的中国互联网:天堂还是地狱
阎炎:金融危机对于VC更多的是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