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区域经济

美国PE盯上中国个人LP:去美国采油 起步价30万美元

  美国路易斯安那州中午的太阳直直地照射下来,投资人杨一宁(化名)攀上高高的钻井平台,这口井,已经钻到地下一万英尺开外。杨一宁低头看向周围,快要收割的甘蔗田,看上去像一蓬蓬低矮的野草。
   杨一宁在东欧投资多年,他的主业是贸易,而这是他第一次尝试成为一名石油行业的投资人。作为尝试,他的投资不多,30万美元。“先试试看。”他很谨慎地说。
 
  作为私募股权基金的一般合伙人(GP)和部分油井的实际拥有者,杨冰清则显得更“雄心勃勃”,“这个4300万美元的项目我们已经接近募集的尾声,接下来我们的计划是开始一个3亿美元的项目。”
 
  不过,面向精明的中国个人投资人,杨冰清们要走的路,似乎还很漫长。
 
  美国石油开发开采的“门槛”
 
  杨冰清是路凯国际能源集团(下称“路凯能源”)的总裁,在她进入美国石油行业的早期,她作为私募股权基金的管理者,管理了一个250万美元的项目,资料显示,这一项目有68位投资人,正是这个250万美元的项目,使她对投资美国石油行业有了深入的认识。
 
  一般认为, 美国本土石油资源开发的准入门槛极高,同时,不允许外国公司开发本土石油资源。但实际上,由于美国是土地私有制国家,而更为独特的是,美国的矿产资源也是私有制的,即私人拥有土地所有权和土地上的矿产资源的所有权。如果企业想开发开采石油,首先要与土地的拥有者展开谈判。
 
  而对于美国政府而言,到目前为止,没有禁止私人资本与外国资本进入到本土石油产业的法律条文。
 
  今天,美国仍然是世界第三大石油生产国。一组数字显示,20世纪70年代初,美国本土石油产量达到顶峰,约占美国同期石油消费量的90%;今天,美国本土石油产量占消费量的1/3;2011年,是美国历史上60年以来第一次石油出口量超过进口量。
 
  此外,在美国境内,中小石油企业在石油的开发开采中扮演重要角色。根据美国独立石油协会(IPAA)的统计,美国独立的油气生产商超过13000家,美国60%的油井集中在私人和中小企业主手中。
 
  对这一现象,在美国学习和工作多年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石油行业华裔管理者告诉《第一财经日报》,原因有很多方面,其中重要的有两点,其一,很多内陆油井早在上个世纪60~70年代就已经进行过开发开采,但由于当时的技术所限,生产成本较高,最终这些企业逐步放弃了这些内陆油井。
 
  其二,目前来看,由于不少油井的开发开采,都需要与土地的拥有者进行谈判,有的谈判旷日持久,“无利不起早”,大公司往往会衡量和评估投入和产出,相比于与联邦或者州政府谈判海上油气资源开发,它们往往会选择后者;而创业型的小公司则愿意在一个一个项目上进行投入,获得难得的商业机会。
潜在投资人的“问号”
 
  “在美国,不少私人投资油井就像投资股票一样,甚至可以从1万美元起步”,杨冰清注意到中国本土市场上,很多潜在投资者都在寻找好的项目,她常常以这句话来吸引这些人,开始她的募资。
 
  当然,现实的情况是,门槛并没有这么低。在最近这个4300万美元的基金的募集过程中,LP(有限合伙人)的“起步投资价格”是30万美元。
 
  杨冰清细数目前中国投资者可能在美国本土开发开采石油的方式,比如,收购美国本土的中小石油公司,自主经营;通过注入资本,或者提供勘探开采设备,或者技术入股,成为合资者,共同经营;投入现金,给予管理方一定的管理费用,获得收益的分成。
 
  不同于一般的GP,路凯能源在项目中,既是GP,也是LP。
 
  这意味着,整个项目采取的是“组合型”的方式,比如,其中的一部分油田油井,为路凯能源全资拥有;还有一部分,则是由其他公司全资拥有,路凯能源作为管理方;还有一部分,是路凯能源作为合资方,或是拥有绝对控股权,或是股东之一。
 
  在美国,从准备打一口油井,到油井产生实际的经济效益,有31个步骤。但好在市场成熟,每一个步骤,都有专业的公司提供服务。
 
  杨冰清说,拿4300万美元的这个私募项目来说,路凯能源会对那些全资拥有的油井,采取控制住核心环节的方式,比如,对油气资源进行勘探分析、定井位、开发和管理等。
 
  而对于合资拥有的油井,或者作为管理方管理的油井,则会视合作方的情况,来确定如何管理。
 
  “总的原则是,将20口油井进行投资组合,尽量分散投资风险。”杨冰清说。
 
  但仅仅向个人LP进行募资,显然会拉长整个投资周期,整个过程也会耗费大量的精力,“我们也在考虑寻找合适的基金,如果能够让基金参与进来,则会避免上述情况的发生。”杨冰清说。
 
  目前,对于个人投资者而言,路凯能源采用的是既有的商业模式,即收益等于产出减去生产成本,再减去管理成本,换句话说,如果个人投资者对一口油井的投资比例是15%,他获得的也是同比的利润(再除去生产成本与管理成本)。
 
  杨冰清承认,最大的风险是遇到干井,以及能源价格波动。除此之外,对于投资人而言,一旦油井开发成功,每口油井都有两个流量控制表,在政府官方网站随时能够查询到油井的真实产量,根据相关的法律法规,作为管理方,也要为投资人提供月度报表,这些,都使得投资人能够随时监控自己的投资情况。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英联注资鹿港小镇:加速布局中国消费餐饮行业
下一篇:没有了


人支持

相关文章:
徐小平开始筹建真格天使基金 中国超级天使开始浮出水面
天使投资中国难题 薛蛮子等业界大佬不是主流 
博大环球与美国天使投资集团成立天使基金 募资1亿美元
央行筹划中小企业可转债VC迎良机 PE对赌将阳光化
美批准对中国钢管征高额关税 为对华最大制裁案 
阚治东撰写官场现行记 解说中国资本市场大事件
2010:中国本土天使投资元年 规模有望大幅提高
2009年上半年美国24500家企业获得天使投资 单笔金额下降
中国“天使”开始上路
中国版FullTerm苦寻“天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