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天使投资人

素描“天使投资人”中国式生存 VC成天使投资主要退出渠道


  “讲一个故事,换一笔投资”。或许在其他行业眼中,这是疯子才会做的交易。而在天使投资界,这样神奇的事情屡屡发生。

  随着创业板的即将推出及运行,我国的风险投资基金将出现面向早期、成长期、成熟期企业投资的分化,天使投资群体也随之露出冰山一角。

  “我经常半夜接到短信,‘杨总,你能不能帮帮我?’”泰山天使基金创始合伙人杨镭这样向CBN记者解释他做天使投资的初衷。“中国想创业的人太多了,特别需要做天使投资的人,但实际上,比较纯粹的天使投资人在中国大概只有十几个或几十个。”

  天使投资人在中国还是一个特殊且神秘的群体。所谓特殊,是由于天使投资人的种种面貌,或演变为企业家、或化身为出资人、抑或是创业者,经常被淹没在企业的海洋里。所谓神秘,则是这个群体在中国的人数之少,往往“他找你时从天而降,你找他时无迹可寻”。

  素描“中国天使”

  “对不起,我只能给你5分钟,商业企划书请你发到我的邮箱。”这一幕,并非苛刻的好莱坞的著名导演在挑选剧本。而是中国的天使投资人在筛选找上门的创业者。

  “我们有专业的评选系统,选出那些有投资价值的项目。我确实没有时间跟创业者做一对一的沟通。”杨镭说。

  杨镭是中国知名的连环创业家兼天使投资人,他最成功的案例包括接任掌上灵通CEO,用11个月时间使这家公司扭亏为盈,又用4个月时间将这家公司带上纳斯达克舞台。成功募资8500多万美元。

  如今的他作为中国首家机构化天使投资基金的创始人,每天都在马不停蹄地紧张筛选项目,保持紧张忙碌的工作。

  杨镭表示,他正在邀请业内知名天使投资人周鸿祎、雷军、陈一舟等人加盟,创造一个业内知名的天使投资平台。杨镭手中的泰山天使基金,操控着来自欧洲、中东等地区的投资资金,计划在未来几年内投资60~80家早期创业企业。而杨镭所代表的机构化天使,是在中国出现的新兴人群。代表着中国天使行业日益走向成熟和专业。

  联众创始人、天使投资人鲍岳桥是中国第二种类型的天使投资人的代表。从成功的企业家转型为天使投资人;或一边自己做企业,一边同时投资其他初创企业。他们曾是互联网业界的创业者、企业家或跨国公司高管们,投资的多为自有闲置资金,由于本身有行业背景,同时在业内积累了大量的人脉,这就决定了他们做天使投资人有着得天独厚的条件。

  游走在创业与创投之间的红孩子CEO徐沛欣代表了天使投资人的另一种典型,大学毕业后徐沛欣开始涉及天使投资领域。2001年,这还是一个不为人知的新兴行业。经过几年的努力,他已经是中体保险、赛尔咨询网、中国设计师网的董事,直到2004年有一天他碰到了“红孩子”,从此开始,徐沛欣转型为母婴用品网络购物公司的创始人。

  此外,天使投资人,由于种种原因一头扎进自己投资的企业中,从此转变为企业家,也是中国天使投资过程中的一种常态。

  “人”还是唯一的原则

  “就像是挂在墙上的一幅画,你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但在我看来就有价值。”对于天使投资选择项目的标准,杨镭喜欢把这句话挂在嘴边,“投资不是科学,是艺术。”

  在选择投资的过程中,往往遇到2种情况。第一种情况,人非常好,项目不够好,投还是不投?第二种情况,项目非常好,人不够强,投还是不投?在项目和人之间,天使投资人雷军毫不犹豫地表示,要选人的因素。

  “选择创业团队比选择创业项目更重要。”这一观点,在记者采访中得到了多位顶级天使投资人的一致认同。“这个道理很容易理解,由于天使投资的多是初创型企业,因此要看重成长和团队,一个团队的素质、敬业程度、执行能力都很重要,天使投资人把握好大方向,团队有很好的执行力,项目的成功概率就比较高。”鲍岳桥告诉CBN记者。

  对于中国市场上的天使投资人来说,以前,“人”是唯一的原则;现在,“人”还是唯一的原则。天使投资界常喜欢用两家公司的投资故事举例来证明这一投资艺术,这两家公司一家是搜狐,一家是谷歌。

  搜狐的故事主角当然是张朝阳。用一个中国互联网故事换来一笔天使投资的最佳案例非张朝阳莫属。

  “顺应我们这个时代最伟大的两个潮流,一是信息高速公路时代的到来,另一个是中国作为全球大国的崛起。”当麻省理工归来的中国创业者张朝阳将这两句英文写在了他的第一份商业计划书――“中国在线”的封面上时,他还是不清楚自己究竟要做哪种类型的网站。

  而张朝阳和他坚定的创业理念及他讲述中国互联网未来的故事却带给美国天使投资人极大的兴趣。1996年7月,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尼葛罗庞蒂和斯隆管理学院的教授爱德华等人先后投资22万美元。让张朝阳的爱特信电子技术公司(北京)有限公司转型为搜狐网,并发展到今天的规模。

  VC成天使投资主要退出渠道

  虽然强调不参与管理,但在中国这一点往往很难做到,有不少天使投资人都忍不住参与实际管理。而对于企业来说,中国的天使投资带来的往往不仅仅是一笔初创投资,往往还有投资人本身的创业经验和创业精神。

  在中国做天使投资往往被评价为“这事就跟慈善事业似的,又累又苦又难做。”问题的症结在于此前缺少有效直接的退出途径,鲍岳桥认为,“依靠企业分红显然是不可能的,每个月要企业1万~2万工资,自己觉得并不多,但对初创期的企业来说无疑是沉重的负担。”

  而针对海外上市与融资的十号文的出台,在中国做这种以IPO为目标的天使投资也可谓是难上加难了。

  加上天使投资高风险的特性,部分天使投资只能用遍地开花的投资方式来减少风险。“VC一年投3个项目,天使可能一年投30个项目。种子撒得多,收成才会好。”在杨镭看来,天使投资依然可以找到成功的退出渠道。“传统VC最主要的退出渠道是IPO,万般无奈才会卖掉。而天使投资可能通过被收购退出、IPO等多种形式套现。”杨镭称,“如果国内的创业板开通则天使投资又多了一条退出通道。”

  而对于目前中国天使投资最普遍的退出渠道,天使投资人们毫无例外的想到了VC,“和VC保持良好的关系是职业天使必须做的一件事情。”杨镭介绍。在他看来,天使投资人最理想的模式就是欧洲山友集团,他们与众多VC公司保持着长期友好合作关系,从最初的把项目介绍给VC,到现在的VC每天给他们打电话找项目,退出模式已经十分成熟。

  对比PE和VC,天使投资投入的资金金额最小,据介绍,一般是10万~50万美元,但风险最高,获利却也最为丰厚。“早期介入,意味着你可以用最少的钱获取最多的股份。同时,也意味着你必须承担更大的风险。”杨镭认为,“在低迷的时期,你会发现很多真正的创业英雄,现在正是最好的时机去创立企业。”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天使投资人给创业者的8点忠告
下一篇:雷军:Google十诫助创业者融资


人支持

相关文章:
大鹅网成功获得数百万元天使投资 威客2.0时代呼之欲出
何伯权天使投资四件事
博大环球与美国天使投资集团成立天使基金 募资1亿美元
速途网CEO范锋证实已获首笔天使投资数百万元
快播:一对天使更有保障?
戴志康:那个踹我一脚的领队
VC眼中的理想“天使”:是主导者而非“教导员”
天使投资人鲍岳桥:最大的风险还是在于人
恒知网获得天使投资 为2010年网络社区第一单
美批准对中国钢管征高额关税 为对华最大制裁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