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跨越死亡谷

美国天使投资K4遭遇中国尴尬


  

      古语云“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

  在全球成功经营了17家分会,完成了200多项天使投资的美国天使投资基金——K4,自2006年来中国开疆扩土到现在仍然没有招募到足够的投资人会员。

  为何一个在美国运营成熟的天使投资机构,在全球经济发展最快、投资需求旺盛的中国却遭遇了此般尴尬?

  美国K4遭遇尴尬

  标注中国投资天使的缺位

  4月春天的午后,记者终于在北京海淀区豪柏大厦见到了风尘仆仆从旧金山回到北京的HalLemmon博士——美国K4天使投资北京分会主席,这位曾致力于农业作物与计算机研究的学者,以美式的坦诚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当记者问到他对于K4天使投资在中国的前景有何看法,Hal Lemmon博士沉默了半晌,“I have no idea。(我不知道)”,眼神中似乎有一丝迷茫。

  K4天使投资机构

  Keiretsu论坛(Keiretsu Forum)是全球性大型天使投资网络,拥有巴赛罗那、纽约、波特兰、洛杉矶、硅谷、旧金山、北京、巴黎等17家分会,拥有超过750名合格的投资商会员。每个项目投资金额一般是50万美金到200万美金,通过分会论坛的形式,定期把优质的项目和天使投资人对接。其最大的优势是建立了一个信息交互的透明平台,同时一个分会一般有几十上百个天使投资人,他们往往都在某些专业领域有所建树,在论坛上推荐的项目通常由几个感兴趣的投资人自行成立小团队进行投资。K4也提供项目评估的专家、成熟的项目评估模式等。从2000年9月成立至今,共投资200多个公司,投资领域包括科技、生命科学、卫生保健、消费品生产、房地产开发等多方面。

  “在美国即使是小镇也有投资天使”

  2006年11月,已经来过中国多次的Hal Lemmon博士和合作伙伴兴致勃勃地来到北京建立分会论坛。毫无疑问,中国是全世界经济发展最好的地方。然而,到今天,K4北京论坛还没有实现赢利,北京分会的天使投资人有三十多名,远远低于其他分会100名左右的成员数量。

  “在美国即使是小镇也有投资天使。”Hal Lemmon博士说。

  “历史,美国的天使投资有很稳固的基础,人们从事这样的投资活动已经很多年了。”当我们谈到中美天使投资的区别时,Hal Lemmon博士说,“在美国,天使投资就像股票一样普及,像州或者是更小的地方都有天使投资。一个美国大学生毕业了,他有了一个想法,可能在当地的小镇上就可以找到投资人。在中国,天使投资没有被大家普遍接受,” Hal Lemmon博士略微停顿了一下,加强了语气,“中国政府应该把天使投资的概念好好的推广。”

  天使投资对任何国家都有重要意义。”

  当记者向Hal Lemmon博士介绍中国有很多政府性投资引导基金时,Hal Lemmon博士说,“中国政府不能找到全部的优质企业,就算找到了这些企业也不能像天使投资人一样帮助企业很好的运营,天使投资人比政府更了解企业运营。在中国一些小规模的企业、工厂、医院,政府基金一方面很难顾及,另一方面也没有天使投资专业。”

  “天使投资和一个国家的富强与否有着直接的联系,天使投资也占据着经济增长中很大的量。美国天使投资可以推进美国经济的发展,中国的天使投资同样能够推进中国经济的发展!” Hal Lemmon博士强调天使投资对于经济增长的重要意义。

  的确如此,以2007年为例,600万人口的以色列天使投资的总量是28亿多美金,而占世界人口五分之一的中国只有33亿多美金。从整个资本供求关系来讲,天使投资有非常大的增长空间。4月16日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一季度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28.8%,一季度金融机构新增贷款创历史新高,完成总理在两会上提出的金融机构新增贷款5万亿中的92%,但是19家主要银行5000万以上的客户贷款集中度占比60%,中小企业融资仍然困难。

  K4在北京:适应与改变

  目前K4在北京的天使投资人会员的年费是1000美金/年,远低于美国本土会员的3000美金/年。对于天使投资人K4,除了提供每月一次的投融资项目推介会,还提供项目筛选、专家团队评估、赴美商务考察、免费培训、推介扩友等多项服务,而企业家会员则给予项目建议、融资指导、项目推介(包括在海外的其他分会投融资论坛演讲推介)等多项服务。

  “我们是才推出的对企业家会员收费项目”,助理Michelle小姐介绍道。Hal Lemmon博士点点头,“在美国我们是不针对企业家收费的,在美国天使投资远远多于需要寻求投资的企业,一个好的项目很容易就可以吸引到投资者。而中国,情况恰恰相反。”他无奈的耸耸肩,“所以我们现在开始对企业收费。”

  目前年轻的北京分会还在经营的探索期,以美资的背景和资源成功帮北京京民医院取得了与美方价值200万美金的融资合同。红木资本的总裁Jim Bickle也是K4的会员兼北京分会的赞助者,他成功地为多家公司融得资金:如大连傅氏双金属制造有限公司在美国柜台交易市场(OTCBB)成功上市,融资 1200万美元;在金融风暴的影响下,今年3月11日,他帮助博元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成功在加拿大多伦多证券交易所创业板开始交易,股票代码为BOY。

  Hal Lemmon博士在采访中多次提出希望中国政府加强对天使投资的宣传。但是,天使投资的观念不是一天、两天能形成的,要像发达国家一样如股票般普及还需要时间。中国社会富有阶层的理财方式仍然以购置不动产、股票、外汇等金融产品为主。政府在理念以外,更值得关注的是政策领域,正如Hal Lemmon博士所说,政府性的引导基金在专业化方面和天使投资仍然有很大的距离。要真正拉动天使投资,在使用行政手段以外,给予天使投资人或者天使投资机构税收和其他方面的优惠,引导更多的民间资本进入这个领域。

  而K4北京分会本身也应该反思在宣传、推广方面的不利,仅仅通过单一的门户网站宣传,等待政府的助推显然不适合这个时代的要求。包括创业板的打开、退出渠道的收缩、国外VC、PE机构资金总量的缩减都决定了未来两、三年必然是天使投资或者中早期投资大幅增长的良好机遇。K4北京分会作为服务于天使投资人的中介机构,如何使成熟的操作模式在中国更广泛的推广应用还有很大的进取空间。

下一页
本文共 2 页,第  [1]  [2]  页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天使投资30年:1976-2005
下一篇:天使投资@创意主题沙龙将于8月19日在北京大学举办


人支持

相关文章:
大鹅网成功获得数百万元天使投资 威客2.0时代呼之欲出
何伯权天使投资四件事
博大环球与美国天使投资集团成立天使基金 募资1亿美元
速途网CEO范锋证实已获首笔天使投资数百万元
快播:一对天使更有保障?
戴志康:那个踹我一脚的领队
VC眼中的理想“天使”:是主导者而非“教导员”
天使投资人鲍岳桥:最大的风险还是在于人
恒知网获得天使投资 为2010年网络社区第一单
美批准对中国钢管征高额关税 为对华最大制裁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