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特写

漂在中国的PE客 中国投资游击队

      他们拥有类似“北漂一族”的一些特征:没有固定的办公场所,四处寻找更好的机会,常常做着发现未来的google或者百度大赚一笔的美梦。
  可能你猜对了,这是一群漂在中国的私募股权投资人,我们暂且称之为“PE客”。和大名鼎鼎的黑石、凯雷不同,这个投资圈子更像是小小的游击队:单枪匹马、靠着在中国的个把圈中友人和背后几千万或上亿美元的资产,在中国四处游走,寻找投资机会。他们没有专业的考核团队,没有大PE那样的雄厚资金,不过这些都没有影响他们投资中国公司、在这里淘金的热情。正如那些不断由投行转会PE的大佬们所宣称的,“PE更直接,更有乐趣”,他们更灵活,更快捷,尽管面临更大的风险,但是因为完全拥有自己的主张,他们乐意为之。

  因为生意的缘故他们多数时间都漂在中国,这使他们的生活因此或多或少发生了改变。John在中国找到了另一个携手余生的人。Bob换了工作,这个中国通发现自己更热爱PE。Mitchell则惊异于中国市场如此之广阔,如此大有所为。当他们与中国越来越密切时,不知道这群PE客会不会因此常常疑惑自己的身份,美国人还是中国人?

  2008年5月18日,32辆豪华轿车一字排开,从朝阳公园附近的棕榈泉出发,依次沿着四环路、京承和机场高速,一路浩浩荡荡,直驱温榆河上游附近的拉斐特城堡。坐在第一辆奔驰车上的John右手紧紧握着一旁的未婚妻,一路上幸福感如同窗外的宜人景色,不断涌入。那一刻他觉得自己更爱这个国家了,在这里他不仅找到了源源不断的投资机会,更出人意料地找到了可以携手余生的人。

  这是John定居中国的第3年。早在2000年的时候,通过一些投行律师朋友介绍,一些中国企业开始引起他的关注。过去的5年里他频繁穿梭于中美两国,收集资料和实地考察,尝试了解中国市场。“中国太大了,经济发展速度之快让任何一个投资者都不得不关注。”说这些话的时候,已过天命之年的John仍旧沉浸在新婚快乐里。

  在John棕榈泉400平米的家中,沙发和地毯上散落着几个靠垫,7岁的儿子JP在一旁兴致勃勃地抱着笔记本看《猫和老鼠》,我们则尽量压低谈话的声音,以免打扰到仍在熟睡的新娘。

  John投资西安制药公司,有一个人功不可没,他就是瑞星思达的副总裁Rob.

  Rob喜欢别人叫他“康总”,他有一个地道的中文名叫康仕学,取自“学而优则仕”。他精通中、英、德、日4国语言,中文已与母语程度相差无几,甚至连老外一向怵头的“儿”化音也不在话下。每每在台上演讲,更能引几句孔孟作为开头,引得台下叫好声一片。

  或许是因为出生在不乏日韩和华裔的南加州,6岁的康仕学就对亚洲文化十分好奇。韩国邻居家张挂的书法作品、桌上古朴的檀木摆设、玲珑剔透又纤弱的玻璃雕,看似平常的一切都让他着迷。

  大学毕业之时,康仕学申请到了由IBM创始人托马斯·沃特森家族创立的奖学金。这笔奖学金要求学生毕业后去世界各地学习一年,但不能进入任何正式的课程,要自学研究,康仕学的课题是“书法的发展”。那一年,他在台湾、泰国看了很多作品,也算了却了儿时的心愿。

  后来他选择了去剑桥大学读MBA,一方面想开阔视野,另一方面因为当时剑桥被称为英国的硅谷。对美国硅谷及其中的企业家已十分了解的康仕学,对这两个区域的创新十分好奇。于是就读期间,写了一本书《创意集群》,将美国的硅谷和剑桥作了比较,谈两个国家各自的文化、金融和企业状况对创业革新的影响。这本书为康仕学带来了在南加州大学授课的机会。

  2002年,康仕学被调往世界银行做项目,负责给中国科技部做科技产业集群提供咨询意见,从此在两国之间频繁穿梭,认识了很多像John一样对投资中国兴趣浓厚的美国人。这个名符其实的中国通成了渴望到中国淘金的众多投资人的桥梁,中国通给出的很多建议也令他们受益匪浅。

  “中方企业对外资、上市总有很理想的想法,中国企业需要注意并理解一些国际惯用的融资标准。这样的例子太多了,一个金融公司的朋友经常跟我说,某个企业的老板2个月内需要用钱。每次碰到这种事我都觉得太可惜,有时是很好的项目,就是时间太紧,甚至连财务报表都没有。结果还是国内其他投资人做了,就是老王认识老李,感觉好就投了。但这样的投资对企业也有缺憾,如果你将来想吸引国际投资,或上市,没有人能指导你;想要做国际推广,也没有途径。所以每次碰到这种情况,都希望中国企业能多花一点时间做准备,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或审计过的报表。”

  “而另一方面,老外也需要有耐心,多听听创业家的意见,有些外国投资人在听企业家谈话时,会认为对方条件太多,或是以为对方想要改变以前的条件,就很不高兴,甚至觉得人家就是在骗钱。其实应该多沟通,了解企业的想法。中国人比较委婉,谈生意之前都会先说吃饭喝茶慢慢聊,你要了解这种性格,虽然你很习惯在国外就是直接说,虽然方便但缺乏人情味,要懂得入乡随俗。”

  当Rob觉得自己更适合做桥梁时,2005年底,他辞掉了一家中国投资公司CEO的职务,为美国PE投资人Mitchell做起了中方代表,凭借流利的中文、对企业经济的理解以及在中国颇广的人脉关系,四处寻找具有发展潜力的中小企业。

  江苏紫荆花就是其中的一个。

  2006年4月,中国大饭店1207号套房。

  江苏紫荆花纺织科技公司的老总刘国忠,已是掩饰不住倦意。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一个小小的条款,竟然让对方如此上心,原本以为半小时就可以搞定的谈判竟持续了一天。眼看飞机就要到点了,双方才在意向书上签了字。

下一页
本文共 3 页,第  [1]  [2]  [3]  页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赵令欢:国企门口的野蛮人
下一篇:于剑鸣:非典型成长 打造本土美元PE


人支持

相关文章:
央行筹划中小企业可转债VC迎良机 PE对赌将阳光化
外资VC/PE对中国投资前景依然充满信心
美国VC模式陷入困境  一半机构将破产?
田溯宁:建议中国PE与企业海外收购股权
VC/PE的主流地位来源于制度创新
PE,别人的故事
PE介入重组新趋势:入股精准化 功能多样化
外资PE入渝获快速通道:可在重庆本地办理营业执照
中国PE界流行“妻管严” 私募股权在华“变形记”
外资PE基金落户重庆增快速通道 可就地审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