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特写

红杉中国陷入困境 沈南鹏或被解雇

  5月16日消息,TechCrunch资深记者萨拉·兰西(SarahLacy)的全球企业家著作之旅进入了中国站,这位女记者在中国见了许多企业家,也见了很多风投。在她的最新文章中,她称内部人士猜测红杉中国连续遭遇几宗失败交易,沈南鹏位置不稳,面临遭高层合伙人麦克·摩里茨(MikeMortiz)解雇的危险。

  在萨拉的文章中,她引述多个中国和硅谷的内部消息,称红杉高层合伙人麦克·摩里茨(MikeMortiz)本周正在中国处理所谓的“中国问题”。

  同时基于亚洲互动传媒失败和凯雷官司的危险,萨拉引述接近红杉资本人士的猜测,“摩里茨将不得不解雇沈南鹏。摩里茨没有其他选择。”

  萨拉称,红杉资本没有对她的报道观点发表评论或者澄清,红杉资本一直以来执行不对内部事务进行评论的公司政策。(克以羽)

  下面TechCrunch资深记者萨拉·兰西(SarahLacy)关于中国红杉的文章译文大致内容:

  星巴克是一家在中国取得成功的美国特许经营店。星巴克选择在中国主要的旅游饭店和市区开设店面。从海外回国的中国人、居住在中国的外国人和到中国出差的商务人士都喜欢像在美国一样,到星巴克这样熟悉的地方坐坐或者举行会议。对于那些想同这群人士沾上联系的人来说,星巴克就成为了美国在中国一个具有崇拜意义的品牌。这就好比是你的父母亲喜欢喝茶,但拿铁咖啡则是充满西方异国情调的饮料。

  没有人认为星巴克会在中国取得成功,但星巴克却做到了。然而,红杉资本并不是星巴克。在中国进行风险投资有多种方式。其中一种是成为一家本地公司的有限合伙人。另一种则是把一名现有的合伙人调走,建立一个办公室。最为常见的方式则是雇佣一名有名气、并且已经在中国从事业务的有联系的投资人。英特尔(博客)投资(IntelCapital)比绝大多数风险投资企业都更早进入中国市场,在这方面富有经验,并开创了现在名为“特许经营的模式”。被雇佣的中国合伙人以著名风投基金凯鹏华盈(KleinerPerkins)或者红杉资本的品牌从事业务,并且一般都承担有限合伙人的义务,但是他们自己的基金则是独立的,与凯鹏华盈或者红杉资本没有关系。来自硅谷的这些风投公司在付出品牌和融资便利之后,可以以此为代价获得风投对象的一部分股权。

  外国风投在中国采取的这种模式似乎是这几年以来最好的方式。这些公司希望有专家加入,但不希望因此导致决策速度放慢或者受到干扰。但这些硅谷著名风险投资品牌在中国并不是特别成功。2008年,凯鹏华盈的中国合伙人出现离职潮,四名合伙人中的两名都因为有关纠纷而宣布辞职。我在考察中国创业企业的一周时间里,基本上没有听到有人提及过凯鹏华盈的品牌。现在,则似乎轮到红杉资本步凯鹏华盈的后尘了。

  红杉资本的合伙人麦克·摩里茨(MikeMortiz)曾经多次到过中国,他也喜欢告诉媒体记者他之所以多次到中国是因为那儿充满了机会。我在最近的一次聚会上问他,与在美国、欧洲或者以色列投资相比,在中国进行风投的特别挑战是什么。他说,所有的风险投资都是很困难的,没有一个地方比另外的地方条件更好。

  真的是这样的吗?来自中国和硅谷的好几个消息来源都确认摩里茨在本周去了中国,去解决红杉资本的所谓“中国问题”。今年2月份的时候,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的一名创始合伙人张帆(ZhangFan)由于“个人原因”辞职。我到北京和上海考察风投情况的时候同近20个消息来源的人士进行过讨论,他们都表示所谓的“原因”其实并不是个人原因。人们喜欢指出,张帆的最大失败是对亚洲互动传媒的投资,后来这个公司被东京证券交易所勒令退市。无论这些所谓的“个人原因”是真是假,张帆在这方面没有提升红杉资本的品牌。

  张帆的辞职让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的另一名创始合伙人沈南鹏掌握了该基金的大权。沈南鹏广受市场尊敬,他创立了号称中国的Expedia的携程网和中国如家快捷酒店管理公司。我同中国的好几位风投人士和企业家进行过讨论,他们表示虽然沈南鹏容易发怒,但他对业务的判断能力在中国无人能比。对于一些企业家来说,他甚至是英雄一样的人物。但不幸的是,沈南鹏也处于困境之中。美国的凯雷投资集团公司正对沈南鹏提起诉讼,凯雷认为,由于沈南鹏作梗导致其签约入股一家中国医疗研究公司最终失败,因此要求沈南鹏赔偿凯雷逾2亿美元的损失。据一名接近红杉资本的人士表示:“摩里茨将不得不解雇沈南鹏。摩里茨没有其他选择。”

  如果情况确实如此,沈南鹏被解职的迹象现在将不会很明显。风险投资家一般习惯于慢慢和悄悄地解雇合伙人。通常情况下,这些即将被解雇的合伙人仍然会有办公室和助理,但他们会被逐步地排除在决策过程之外。

  尽管红杉资本一度似乎是比较适应中国的硅谷风投公司,但这些广为流传的市场猜测会对红杉资本带来沉重打击。尽管红杉资本还在中国雇佣了其他两名常务董事(managingdirectors)和好几名副总裁,但是对于许多的中国企业家来说,沈南鹏代表着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就好像摩里茨在美国代表着红杉资本一样。很少有中国投资者拥有沈南鹏那样可靠的运营经验,特别是在互联网领域富有研究和经验。

  同行相妒是人性的一部分,所以,其他硅谷的投资人高兴地散布着风投巨头红杉资本遭遇挫折的消息是毫不令人奇怪的。这些竞争对手的最大梦魇就是摩里茨解决了这些难题,红杉资本重新回到其擅长的正常轨道。

  (红杉资本没有对本文有关观点发表评论或者澄清,红杉资本一直以来执行不对内部事务进行评论的公司政策。)

下一页
本文共 2 页,第  [1]  [2]  页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比尔-盖茨承诺把余生奉献给伯克希尔
下一篇:1年间为数家创投找到LP 蔡骅助力浙商资本转型


人支持

相关文章:
金融海啸下的中国互联网:天堂还是地狱
沈南鹏:具有独创技术的IT企业值得风投关注
沈南鹏:海外基金比人民币基金更可取
沈南鹏:中国的创业板能够酝酿未来的中国500强
儿童网站奥比岛获红杉中国超3000万美元投资
沈南鹏:文化创意可能是中国最疯狂的事情
好乐买创始人鲁明确认获红杉中国千万美元投资
沈南鹏:会赚钱不等于能做企业
沈南鹏:人民币基金所投公司上市会越来越多
虹猫蓝猫再次分家优势尽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