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VCTalk
VCTalk第二期

交棒——对话CVCA理事长熊晓鸽、张懿宸

      

      2008年10月31日,北京昆仑饭店。

      中华创业投资协会(CVCA)2008年年会暨中国创业投资和私募股权投资高峰论坛期间,中国创业投资协会第2任理事长熊晓鸽和新当选的第3任理事长张懿宸接受了部分中国媒体的专访。专访的内容涉及CVCA的使命、投资行业自律、金融危机对中国投资市场的影响、企业“过冬”、互联网行业的投资趋势等话题。

      好投网(作为网络媒体的惟一代表)、21世纪经济报道、第一财经日报、中国经济时报、经济观察报等少数几家财经媒体参加了此次专访。

                                   以下是访谈实录(经过中华创业投资协会确认):

 

      张懿宸出任中华创业投资协会第3任理事长

      主持人:各位尊敬的媒体朋友大家下午好,非常感谢大家来参加媒体交流会,我是中华创业投资协会总裁黄芳。今天对于中华创业投资协会(CVCA)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日子,因为我们召开了一年一度的年会,在年会上协会选出了新一届的理事会。今天接受采访的两位嘉宾分别是:中国创业投资协会理事长熊晓鸽先生,和我们新当选的理事长张懿宸先生。两位都是行业内非常资深的人士。首先欢迎熊晓鸽先生讲话。

      熊晓鸽:谢谢各位媒体朋友的光临。作为即将离任的理事长,我还将会在协会内继续担任理事一职,任期三年。在过去的两年中,我作为创业投资协会的理事长,带领协会取得了很好的发展。今天我很高兴张懿宸先生经大会选举在未来的两年内担任我们中华创业投资协会的理事长。我跟张懿宸是很多年的朋友,他在行业内享有很好的声誉,在很多领域都有出色表现,尤其是在私募基金领域。

      张先生同时还担任全国政协经济界委员这一重要职务。      

      中华创业投资协会创办于2002年,孙强先生担任协会首任理事长。当时协会成员不到10个。协会创办的初衷是效仿美国国家投资协会(NVCA),打造跟政府对话的平台,打造一个与中国各级政府官员积极沟通的平台,向政府部门反映一些实际情况,为政府部门制定政策提供一些有价值的参考意见。这些意见并非为了袒护某家公司或者某一个市场参与方。

      同时我们还希望将国外成熟的创业投资理念引入中国,为这一产业今后在国内的发展奠定基础。

      对于协会而言,我们很高兴能推举张懿宸先生担任我们新一任理事长。我们相信,在张先生的领导下,中华创业投资协会今后不仅在创投和私募行业发挥作用,同时通过张先生我们也能够在政协等更多场合表达我们的想法和主张。

      我们今天召开的年会也邀请到了一些很重要的相关部门的领导和业界非常有影响的专家,其中吴晓玲女士也是我们的贵宾。

      当前,金融危机席卷全球,但是危机同时也是契机,我们坚定地相信中国依然有巨大商机。作为基金行业的协会,我们很多会员手中掌握着很多的金融资源。在当前的形势下,掌控得当的话会为国家的整体经济带来前所未有的机会,但是如果控制不好也会带来不良的后果。

     中华创业投资协会的使命     

      张懿宸:谢谢大家!很高兴有机会跟各位媒体朋友见面。

      中华创业投资协会在国内的所有同类协会中,是历史最悠久的一家。同时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是一个真正的NGO(非政府组织),是一个真正的民间组织,我们并没有挂靠于任何政府机构,而是一个独立的行业企业的联合机构。

      截至目前,协会拥有140多个会员,基本囊括了所有在大中华地区运营的知名PE和VC机构。和国内其他行业协会稍有不同的是,由于行业的特殊性,中华创业投资协会代表的并不是一个真正独立的行业。中国的PE和VC行业还处在发展阶段,国内有关私募基金的整个法律框架、监管的框架和市场参与机构的成熟度也都在逐渐完善的过程中,这些就决定着我们对政府的决策应该是有很大的参考作用空间,能够帮助政府机构制定有效的相关政策和规章。

      这本身对国民经济来讲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环节。

      从宏观角度看,中国经济现在不缺产能,缺的是通过重组,把效率发挥出来。这些东西一定是通过资本的纽带,而且主要是通过股权资本的纽带,而不是通过债权来做的。尤其是在中国当今国民经济转型的重要时期,PE行业在国民经济发展中的水平和能力尤为关键。中国企业的融资方式一直是以间接融资为主的,主要是通过银行做融资

      间接融资是很难真正让资产进行有效地重组,真正发挥出潜在的效益来。而且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针对中小企业还有一个特别不一样的特性,即我们的中小企业在发展初期需要的是股本,而不是债权。中小企业获得银行贷款会加大银行风险,所以银行不适合也不愿意操作此类信贷业务。

      记者:美国金融危机对中国创业投资产业的影响?

      张懿宸:今天在金融海啸的全球影响下,在行业整合的大背景下,虽然对我们国内整体影响有限,但是大量的出口企业还是不可避免地受到了不利影响,因此更应该大力支持中小企业发展,把PE行业以及和PE行业发展相关的整体框架适时推出来,让它在国民经济发展中间起到它应该起到的作用。

      这对国家来讲是一件大事,对我们行业协会来讲也是我们正在致力于推进的使命。

      记者:目前大中华地区已经出现和即将问世的VC/PE行业组织数量众多、名称各异,如何促进这类组织之间的分工与协作?您当选后下一步会有什么样的措施,包括在法规、政策方面,可能会跟政府怎样进行沟通?

      张懿宸:首先我先强调一下,我们并不认为我们是整个行业当然的或者惟一的代表。我们也知道,天津率先成立了一个股权投资协会,北京也相继成立了一家,据说上海近期也计划成立一家。在天津和北京的股权投资协会中,我也兼任副会长。

      现在国家发改委在筹划搞一个全国性的行业协会,可能有些人员已经做了安排,我个人也是一直参与在中间的。

      我觉得在中国特殊的环境下,不同的行业协会可以发挥不同的作用,比如挂靠在政府部门下面的,或者是一些地区性的,对当地的相关政策出台会起到推动作用。今后一旦出现全国性的行业协会,在这方面的作用会更突出。

      相反,我一直觉得,作为完全自发的民间组织,中华创投本身集中了行业最有代表性的一部分机构在里面。我们在这中间能起到的作用,更多的是把很多我们自己的建议,或者我们对行业的研究,和其他这些兄弟协会一起分享,达成共识,进而促进政府在相关方面制定相应的政策,促进行业发展。

      第二,就是关于行业的自律。从整体上看,政府对这一行业的发展是持支持态度的,但是同时又担心管控不当,立刻就会有很多人出来乱集资,这些不法的集资方本身不具备这种能力,出去骗人,说能给投资人很多回报,这必将产生问题。

      举例说, 我有一位初中的同学,他是做医生的,好几年没打电话,突然间给我打电话,说:“你能不能给我说说PE,是不是两年以后就有回报?我能不能做?”我说:“你要是听我的话,你就别做了。”

      这类的事非常多。我们觉得政府从某种程度上,也希望我们这类行会协会能推广自律或者做一定资格认证的工作。这个工作相对来讲比较麻烦,自律我们可以做一定的行业标准,这个没有问题,也是我们下一步要做的事情。但是做资格认证,我们确实不具备这个能力。其他的组织,比如天津的和北京的,好像当地政府也考虑过支持这些协会推广这类活动,因为他们和政府之间关系特别近,如果他们愿意推广的话,操作起来会更容易些。通过这些做法进行基本的筛选,可以屏蔽掉特别不合格的机构。但是至于将来这样的基金是否一定会赚钱,又成一个问题了。此类问题在股票市场已经屡见不鲜了,好像政府认可的东西,老百姓就应该只赚不赔,但事实并非如此,需要权衡其中的风险。

      中华创业投资协会并不会大张旗鼓地宣传,相反更多的是希望我们能代表行业的一种声音。同时我们的会员最多,我们又不想成为惟一的声音,我们想和其他的协会一起努力,想办法把整体的法律监管框架树立起来,促进行业健康发展。

下一页
本文共 4 页,第  [1]  [2]  [3]  [4]  页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沈南鹏称关注企业如何用好现金
下一篇:迪克森·多尔:鼓励各国复制美国VC模式


人支持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