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VCTalk

LinkedIn创始人Reid Hoffman:众筹正在颠覆传统银行

  在旧金山,Teresa Goines 正为打破贫穷与犯罪那根深蒂固的(恶性)循环一点点努力——她创立的餐馆Old Skool Café 为那些曾做过混混的 “高危” 年轻人提供工作。当银行拒绝她的申贷后,41个她素昧谋面的人将信任和金钱寄予Teresa——要知道,Teresa 上一份工作是青少年感化官,在餐饮业完全是门外汉,更何况在旧金山,绝大多数新营业的餐馆都关门大吉了——这些人为Teresa 众筹了5000美元贷款。而他们也没有看走眼,Teresa 还清了所有贷款。每年有25名遭遇困境(大部分吃了官司)的年轻人,通过Old Skool Café 重回正轨。如今,Teresa 有了一个更宏大的抱负:让Old Skool Café 在全美遍地开花,重振当地社区。

  作为高科技行业的投资者,我们俩都尤其欣赏那些影响深远,成长迅速,在全球吸引庞大用户群的公司。这一类公司的规模能飞速扩大,创造数以千计的工作机会,提升美国的出口经济(要知道,美国在全球经济产出中的份额正在减少)。但我们也意识到:绝大多数公司的规模都不大——事实上在全美有近2700万家企业,其中2100万家都只有老板一个雇员。而剩下的590万家中有460万家,其雇员数不超过9人。

  小企业对于美国经济不可或缺,但同时,当像Teresa 这样的小企业家试图创立新业务,创造更多就业机会时,银行却紧关大门。Biz2Credit 是一家为小企业提供在线融资服务的公司,根据它的资料:每10笔申贷,大银行会否掉8笔,小银行则是5笔 。还有人指出,自08年金融海啸以来,对小企业的投资竟然减少了44%。你知道这有多可怕么?支持我们的经济和社区发展的资金少了数百亿美元呀。与此同时,2100万的人处于半失业或失业中。全球总体情况就更不妙了:全人类中有半数日均生活购买力在2美元以下。

  没错,人才随处可见,但机会不是——即便是在那些机会比较充足的地方。眼光放长远,对我们的最大威胁不是金融危机,也不是华尔街那几家 “too big too fail” 的银行的健康,而是全球机会危机——无论在发展中国家还是发达国家,正有着几十亿人缺乏工作机会、资金。

  这正是我们加入Kiva 董事会的原因。Kiva 是一个先驱性的众筹平台,通过它,公民放贷者(Citizen Lender)能为全球各地的小微创业者提供小额投资。在包括美国在内的全球76个国家中,有近130万名像Teresa 那样的申贷人,他们通过Kiva 获得的贷款总额超过了5亿美元——其中99%的贷款已经完全偿还——这简直就是对传统银行那套信用、信任说辞的掌掴。

  如今已经出现不少类似平台——整个众筹领域都在呈现出爆炸式发展——它们为有余钱的人和寻找资金的创业者服务,处理的资金已经高达数十亿美元。以IndieGogo、Kickstarter,还有 Lending Club 为首的700多个众筹平台正在推进资金获取方式的民主化,支持着企业家和创新,并以前所未有的规模和影响力深远地改变着慈善的面貌。

  公民放贷者正在推进资金获取方式的民主化

  促进普遍繁荣的最优法门之一正是 “取之于民,用之于民”。通过众筹资金来解放创业者的创新力,倚赖的是群体智慧——这比传统银行的信贷法则不知道要高几个水平。

  姑且把这叫做“世界的银行” (“world’s bank”)吧——这套系统建于民、用于民,完全去中心化、高度可扩张、以极度公平的方式为全美同胞以及全球各地的人提供信贷资金。

  世界银行(World Bank)的工作是为机构筹资,而 “世界的银行” 为所有有需要的人筹资。数十年来,世界银行刺激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的机制始终是自上而下的。与之相比,“世界的银行” 采用灵活、自下而上的模式,更接地气,更贴近全球各地小微创业者和他们所在的社区。

  放贷者们的动机多种多样,有的人有利他的心肠,有的人就是热爱新鲜创意,还有的人看重财务回报。Kickstarter 和IndieGogo 上的资助人通常会得到某种奖励。而在Kiva,小微创业者会偿还债务,但注意,这不像Lending Club 等平台上还要支付利息。

  正如公民记者(Citizen Journalist)撼动了旧媒体(Old Media),公民放贷人也很可能会颠覆旧银行。拿数字说话,Lending Club 仅在美国就发放了40亿美元的个人贷款;Kickstarter 在短短五年内为6万多个项目众筹了超过10亿美元——其中60多个项目募得至少100万美元,还有一个项目甚至募得超过1000万。目前,Kiva 上有超过100万名放贷人,他们来自198个国家。而在政府方面,美国修改了联邦法律:开放股权众筹市场,从而人们能够通过像AngelList、CrowdFunder 这样的平台为具有创新精神的创业者们提供更大的支持。

  但话说回来,人们还是很容易低估众筹的影响力,他们可能会把这些目标驱动的平台简单看作是一种不怎么高深的途径——通过这种途径,乐善好施的人能便捷地支持自己喜好的项目。但人们不认为众筹会推进结构性的巨大变化,让所有人的生活,而不仅仅是少数人,都更加富足。我们的信念与这些人恰恰相反。

 

下一页
本文共 2 页,第  [1]  [2]  页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IDG资本顾凌云:创业宜早不宜迟 不要太注重细节
下一篇:没有了


人支持

相关文章:
空中网创始人杨宁:现实对待天使投资
雷声大雨点小,中国式众筹存在哪些问题?
众筹“踩”在法律红线上起舞 监管政策呼之欲出
“股权众筹”忐途
股权众筹平台变为纯投资 生死时速开启
众筹网站迫近政策红线
Kickstarter为何不愿涉足股权众筹领域?
众筹细则有望落地
众筹监管呼之欲出 股份代持或遭限制
Kickstarter为啥不碰股权众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