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VCTalk

卢蓉:创业者应清楚自己心理承受力



  李娜:现在投资已经跟90年代末就是在国内的VC又上了一个台阶,无论是VC还是创业者都承受了很多,对于DCM来讲,始终从头到尾还没有一个专门的VT来针对中国,我不知道中国的战略位置是什么样的?

  卢蓉:我想不同的VC有不同的做法,有的VC在美国有自己的资金,在中国有、在以色列也有,像红杉它就是这样的做法。但是在其他国家这些资金,这些投资呢,他的最后投资效果不一定就是直接影响到你,只是比较相对独立的,比如说美国资金是比较独立的,他投资的结果不一定直接影响到美国。我们公司的想法就是不想做不同的资金,因为你这样子,你作为一个合伙团队,最重要是大家彼此之间的交流,和彼此之间看项目,我可能没有看到东西,你有看到,或者你看到的东西还有没有想到的地方我可以想到。就是大家有一种同事之间互相促动,互相学习互相提醒的地方。如果资金太多,太独立性的话,我觉得作为充分投资,原来同事之间合伙怕隔离太多,这样交流就担心,就担心交流上面产生围墙围起来信息就不流通了。这是第一点,第二点就是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我对中国特别有信心,就觉得中国的回报,我们可以直接感觉到美国的资金上,我们不会觉得说就怕中国回报会拖后腿,这千万不是,千万不要理解我的资金在别的国家会拖,我想合伙人有不同的想法,我们想做一个国际型的基金,我们合伙人都比较辛苦一点。我们这边是林总负责中国这边的投资业务,因为我们每个星期一开整个公司项目的研讨会。是星期二早上,大清早起来,我们星期一开到晚上九点种那样子,对于我们来说会辛苦一点,但是你看到的东西国际性比较多,就是彼此的交流比较深入。

  李娜:从每年收到的商业计划书来讲,每年大概过目多少呢?

  卢蓉:真的好多,我像商业计划书我想很多企业家,就是他会去,到我们信箱去投一些,比如我们到青科去,那边人很多,他们就会把名片塞到你口袋里,把商业计划书塞给你,回去你名片拿了一叠,谁对谁都碰不上号,我对企业家一个劝解,就是如果你是企业家你要头脑很灵活去想办法,VC绝对很多,用冷门去投,绝对是多如牛毛,你根本不可能每一个都去看。你怎么做,就是中间人,跟这个VC,比如说李娜我知道李娜是谁,他给你好,这个创业家我知道,她的口碑不错,这样的办法我觉得投资人会比较重视去看。

  主持人:经过朋友后面机构的过滤,可以拿到更好的项目。

  卢蓉:对投资人来说,他知道这个人,他介绍这个投资人会比较认真去看,我们知道企业家很辛苦,企业家但是也是企业家本身素质的考验。我们怎么样让我的项目让投资人有一种非常注意到我的想法。

  李娜:就是让投资人觉得价值所在,对于DCM来讲会投资什么样类型的企业?

  卢蓉:我想有几点,第一点从长期来看,这个企业不是上市之后,我发现有一些比较经验的企业家,上市只是我这个企业长期生命中的一个环节。就算一个生日吧,但是我觉得是非常做长线企业,希望上市之后,十年,二十年,这个品牌还是在这个市场上,大家认可,大家还会使用这个企业所产生一些价值,无论是从产品,还是服务各方面,这样的企业才是我们最想投的,就是真正有长期生存价值的企业。

  第二点,我们特别想投企业家非常有拼劲的一些企业家,要做这样的企业家,其实会有很多时间,甚至会有很痛苦的时候,如果一个企业家他想做企业,操作几年,卖大钱,这在现在这个热的市场上挺多的,但是真正挺长线的企业家不是这样想的。有的时候会在短期内,让这个企业受一点苦,但是长期这个企业可能会更好,对这个企业的本身的素质会更好,无论是企业到企业家本身都是比较长线的。

  李娜:像具体的领域上有什么限制吗?

  卢蓉:我想因为投资中国,我们在中国的投资相对灵活,我们主要投了IT,跟IT有关的,怎么解释IT,有一些传统的企业,用IT的办法使传统的企业变得更加有效。你可以用一个新的科技模式把它更加有利于客户。

  李娜:现在IT企业产生的交叉模式现在被DCM越来越看重了,可能如果传统企业比如说从规模上,不可能一下子那么高,如果借助互联网手段,高科技的领域手段,规模一下会膨胀,就是类似这种的手段,现在你方不方面具有一些像当当这样的其他的领域?

  卢蓉:我举一个美国最近刚投的项目,就是用一种新的材料做飞机的,飞机的材料进行一个比较革命性的变化,这个会变成怎么样?我们现在在路上打的,未来空中的的士他会觉得说,你现在这个飞机这个材料做下来,大规模做下去一、两百万美金就可以买一个飞机了。如果大规定实施下去,成本还会低,所以这种情况下,空中的士还是有可能的。

  李娜:就是最适合你们这种人!(笑)

  主持人:像这样的应该在中国更合适,像中国的小蜜蜂,现在10来万人民币就有了。

  李娜:他有一些新材料的要求,我们在投资的时候也跟他探讨过,怎么好让一些材料组合上可以在中国进行组合,但是这个还没有,我们钱刚投下去,但是还没有在董事会实行。

  网友:以前都听很多人讲投资是很容易的,刚才你说现在拿投资还是挺难的。是不是以前的故事有问题呢?

  李娜:是传说呢?还是?

  卢蓉:我觉得这样的人已经创业好几次了,刚才投资人心里要创业,想找一个队伍来创业,有这个方向来投资,特别想找这样一支队伍,他刚才讲这个人可能表达能力特别强,说服能力特别强,但是这个投资人真的看他手上写的几个东西就决定投资就有点天方夜谭,他最后肯定要进行一些比较实际的,比如市场的调研,还有商业模式的讨论,还有团队的面试。这样一些过程。

  李娜:这个网友想比较过去的创业者对VT的敲门砖是更容易,还是更难因为毕竟创业的公司多了,VC也多了,大家的相互的渠道更畅通还是比以前要差?

  卢蓉:我觉得差很多。当初90年代初,早投资那是非常难的,特别在国内的企业家,要去找融资,那是真的很难。

  李娜:VC也很少。

  卢蓉:VC在本土的投资也很说,有一个笑话说有一个美国过来的带20万美金,90年代到中国来,上海市副市长亲自到机场去迎接,现在让要去上海副市长没那么容易。所以渠道肯定畅通很多,但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就是说企业家在中国创业的人比较多。我想也好,也不好,可能好就好在创新特别是年轻人一代特别敢拼很有创新精神,不好的一点,就是很多人没有真正仔细想过,创业到底是什么,到底意味着什么,对个人的生活牺牲有多大,可能想的都是一些比较浪漫的好的结果,没有想到中国作为创业人辛苦,痛苦、挣扎,基金链的衔接各方面,那是很痛苦的。我觉得对创业者很痛苦的。

  李娜:中国也是最具创业精神的国家,尤其随着去年的第二轮的互联网的兴起,对于VC来讲,可能早期的项目和公司也越来越多了。但是从VC成绩单,或者是投资组合公司来看,现在有一个趋势好象是倾向于中后期的投资也不少,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趋势,就是中国在VC的早期的投资慢慢转向中后期了?

  卢蓉:比如举我们的例子来讲,我们的投资主要还是早期的。但是中后期有一些,但是早期的可能没有机会投到,但是后期你看了以后,你还是相信这个企业是一个长线企业,是一个很长期,就是上市以后它还可以很成功的企业,这是比较做长线的投资。还有另外一点,如果基金相对大一点,可能有基金上的调配,25%基金比较选择性的晚期投资。

        李娜:现在早期、和中后期的创业企业在VC哪一块创业比较激烈一点?

     卢蓉:我觉得主要是价格上的竞争,如果到了晚期以后,不仅是VC,还有基金特别大的。后期的私募基金,会变成两方面的基金,还有对冲基金有都会这方面关注,也会进行一定的投资。不单单是VC,最后还是早期相对好。如果第一论融资创业假使是第一次造市场融资的,我觉得相对比较合理的。

       李娜:就是早期的创业企业里面,VC选择余地还是更大,动作中后期企业家这一块是不是更强一点,对于中后期融资的企业来讲,根据您的经验,有没有需要注意的一些情况,是不是有时候一味追求好的价格,忽略其他投资人的背景和潜力?

       卢蓉:这点我觉得现在情况我想比较普遍,就是中后期很多企业家,我想很多企业家毕竟这点我也会理解,想象如果是我自己的企业,我想去融资一部分,我当然会想说,尽量不要把我企业稀释太多,我想让我自己拥有的公司稀释太多,你会想价格越高越好。如果你是真正做非常长线的企业的话,你会想说这个饼要做越大越好。你要跟董事和投资人之间交流,比较成熟的企业家他会权衡一些,就是说你能给企业带来什么,就是晚期企业需要的价值上面的争执。比如说有的同事带来一些对我来说比较很重视的客户,比如我最近看了一个项目就是比较专一性的客户,他应该找投资人,能够帮助到去别的地方让他能在客户群上扩大,因为你作为一个单一性的客户上市挑战非常大,而且很难。我在价值上面这么说,晚期客户投资人给你带来什么样的满足,第一点就是帮你寻找新的客户,还有把这个企业调整够上市资格的企业,有一些投资人他就这方面比较有经验一点。还有权衡美国现在上市的要求越来越高,上市地方,香港,或者新加坡、伦敦这些怎么去权衡。我想投资最后还有一点,就是作为企业家,你是请一个人到你嘉利来,就是投资人请投资人,真的像请一个人到自己家里来,长期跟这个人交往,长期跟这个人讨论,最重要的是要不要信任这个投资人能不能跟他谈得来,还有对企业长期的想法的共鸣,如果一碰到不好的时候,很多企业家就被牺牲掉了。所以我觉得非常重要。

     主持人:你刚才谈到DCM在美国和中国还是以投资早期企业为主,但是我们从去年开始也投资几个晚期的企业,可不可以举几个例子,DCM在晚期企业提供哪些方面一些价值,是不是跟您本人在投资银行那八年的经历也有关系?是不是这方面更擅长一点?

      卢蓉:这肯定是的,我在华尔街有八年的经验,我那个时候在高盛公司的工作市,在项目选择上面,哪些公司适合上市,哪些公司需要在企业巩固哪一方面之后才能上市,就是在项目选择上面我们可以速度比较快,因为我们有这方面的经验,特别丰富的这方面的经验。本身我们负责中国项目部的林总,他本身就代过新浪上市,他不仅合创新浪之后,把新浪带上市之后,也经历了一些困难都叠到一块左右,怎么把这个公司从上市之后作为一个低潮又把它带出低潮重新走向比较健康的轨道,怎么样和投资人,就是对新浪投资人,华尔街的交流,怎么交流,怎么跟投资人交流,跟华尔街怎么交流,这方面怎么交流,这个季度数目不好的话,你是不是提前跟华尔街就是在耳边吹耳边风,还是在企业进行一些控制,我们在这方面特别有经验,然后再加上我们在日本有雄厚的资源,可以帮助很多企业找到很多新的客户源。所以这些也是挺有帮助的,我们是在选择性的做一些投资。

       李娜:像每天基础的工作,基本的看案还是早期的看得多一点?

      卢蓉:还是早期看得多一点,如果晚期我们比较熟的人有一些名字我们也有听过,如果一下子跑来跟我们说,我们一定会快看。我们对晚期的速度比较快,程序也比较简洁。

     李娜:你刚才也谈大我们比较重的一些领域,IT的这些,我看过去提的12个案子,无线,外包都有,无线也是你们谈到比较重要的领域,除了猫通之外,你怎么看待目前中国的投资的价值和风险?

      卢蓉:包括林总我们都看得特别多。我想无线,摄取,寻找,人们可以想象在网上寻找东西这么方便,特别是中国的手提用户这么多,肯定会有最后的赢家,然后网上的支付,现在日本手提支付很方便的。这些我觉得长期这一行肯定是说会有几家有一家会长期生存下去,而且会非常成功,很大的公司。但是问题就是说,我想一竞争非常激烈,做这方面的企业非常多,第二还是大环境,如果你做中国移动服务商来说,你做一个非常长期的独立的公司的话,就像俘虏式的,就是当了中国移动的俘虏,就是一个附属品,你很难成为一个非常大的独立性的公司,我想这一点做无线增值业一个很重要的一步。我们有很多跳跃的时间,但是我们时间会比较长,但是挑战比较大。

      李娜:也就是对现在手机支付企业来讲,在VC这方面来讲,你自己的长久的生存价值在哪,还是你只靠运营商来有一点饭吃。但是对于目前无线增值行业,运营商这一环的确是大多数跳跃不过的行业,而且政策三天两头会有变动,出现一个变动可能有一批公司会紧缩,不知道在现阶段的情况下您对无线增值服务企业有什么好的建议?比如硬挺到柳暗花明,还是怎么样?

      卢蓉:你一条路走不通的话你会想到别的附属的路来走,要不然你的资金用光了,整个资金链断了,一断你就会死,你就会想别的渠道可以走,可以给公司提供一些资源,我觉得无线增值企业特别多,因为这个公司本身建起来壁垒不是特别的高。但是真正要变大,确实很难。所以有一些企业家,不要钻牛角里面去,挣不出来,你可以看别的企业新型的企业可以探讨。

      李娜:在04年悠悠秘(音译)最早进来中国投资,直接抄袭美国硅谷的这种公司出来,至少还有很久时间才能有结果,对于Web2.0也好,大家对他盈利质疑的这些公司,这些公司应该怎么走?

      卢蓉:其实悠悠密我们是做的网上交友,这个模式我总的来说还是看好的,但是现在这个市场是不是成熟还有待探讨,但是企业家必须有长期要做,但是有耐心去做。

       李娜:但是VC没有耐心长期给钱(笑)。

      卢蓉:我们刚才一家VC,刚好猫扑也在做。我们对猫扑当然很看好所以就卖了,话说回来了,在美国行得通的在中国不一定行得通。但是有一些在中国做的企业在国外我们也有做一些形式,但是在国外那种市场做起来会比国外慢很多,因为国外的广告市场很成熟,所以我们公司也在做,但是在国内我们看那些数据,我觉得不可思议,可以在两年中这样子飞跃的成长。为什么它就特别适合中国,因为中国广告市场,还是比较早期的,还是竞争的渠道没有那么多,然后刚好有很多跨国公司想来中国塑造形象,那是很好的塑造形象的办法。

      李娜:而且在美国没有那么多人等电梯。

      卢蓉:对,电梯比较快。

     李娜:像这样的公司,有十多家公司进去了,下一步在中国,有哪些领域比较有潜力,可能是中国现行的,可能硅谷跟随的这种模式,可能哪些企业比较有潜力呢?

     卢蓉:我觉得中国政府做这一点非常好,就是中国政府促动性的一些东西。MI他有比较放长的,他是最长线的投资人,他有信息产业部,他真的是全心全意要去支持的一些政府方向性的一些技术,我觉得会比较长期性的生存下去,就是说可能会有。但是跟政府有方向性的投资的话,第一,你的时间上的把握要准确,第二你的选择还是要有独立的选择空间。企业家是什么样的企业要进行一定的管理。你让我说具体的,如果你想到了可以跟我讲,就是有一些你会看到你会觉得这个:哎这个特别适合中国,但是在国外不一定会很适合。

       李娜:是不是大部分还存在在企业交叉点上,不是凭空冒出来的模式,演变的模式,然后符合中国国情的一些模式。

       卢蓉:对,像无忧这样的公司,就是比较中国式的,他适合中国,中国网民还不如你打电话,还不如你使用手提者比较多。

        李娜:那有没有比较能源、医疗这些领域看好过?

       卢蓉:我们最近也在看一家医疗,也有看一家新能源的。还有教育我们一直有在看。

       李娜:你觉得医疗新能源会不会成为下一轮投资热点的行为,还是会以TMT,领域做主导。

      卢蓉:如果作为投资者来说热点来说很难得。我很怕所谓的热点投资。我看到合适的企业符合我们想投的,我们就会投。但是具体如果是TMT,还是非TMT,我想最后还是看企业,看团队。

      李娜:因为现在VC时代太多了,竞争很厉害,VC本身竞争很厉害,创业者拿钱也很厉害,现在新的基金成立,好的创业者对基金了解还是有限的。你如果拿DCM的话,我不知道哪是一种什么风格适合什么样的投资者?

      卢蓉:我们这个公司有两个词,有金三角,也有铁三角,我们在中国、日本、美国硅谷三个地方都有投资,而且我们在系统里面所认识的人,就是人脉关系可以组合在信息对流上非常重要。比如我在国内看到手提的项目,现在在美国,比如手提有一些短信,现在在美国这两年才热起来,特别是今年才热起来,就是短信的应用。还有短信应用上一些新的企业产生,在日本有一些手提方面的游戏,这些游戏在中国、在美国市场上进行一些推广,然后它受到一些什么样的阻力,有什么样的资源、问题那些。这些其实在信息共享中,在金三角,美国硅谷、或者是美国、中国,还有日本这金三角信息交流很重要,还有客源,就是客户。比如我们软件外包公司也是创新型的,我们在美国找客户我们帮他找很多,然后他到日本去看一些项目的话我们也带他去看一些项目。就是在资源上共享非常好。

      李娜:也就是美国,中国、日本这三个国家都有打时间差的。刚才中国模式起来但是需要客户,但是美国的客户可以介绍过来。

      卢蓉:对,就是有一种互动。我们在国内一些投的企业,他犯过的一些错误他学到一些经验,可以不再去做,可以少走一些弯路。比如美国有一家公司在美国硅谷这边都有团队,这样子话,本来我们做芯片的公司,一个产品出来要1000多万美金,我们希望两地哪边的资源比较便宜,哪边比较适合,就到哪边去做,这样钱就可以比同样的公司少得多。

      李娜:刚才谈完金三角,那现在谈铁三角可能就是你们三个人了,你在VC圈算是少数了,尤其是女士参与这个领域,谈到风格,不得不谈到人的风格,是不是多了一个女同胞谈判会有很多柔性的东西在里面?还是你个人的风格?

      卢蓉:我想我们三个有很不同的风格,李总有创业的经验,我有融资的经验,赵总他是日本长大的华裔,然后在美国的资源也很雄厚,我们三个公司都是互相彼此帮忙。我们美国合伙人虽然很多人会觉得他们是老外,但是每个月都会有人到这边,所以这些合伙人会对中国特别了解。所以过项目的时候比较容易过,我觉得这一点,我们这个公司这一点特别好。对个人来说,作为一个女人来说。这一点很有意思,我觉得凯茨(音译)这样的人很出色,我很尊重她。可能就是说凯茨比较强吧!我想我可能她是我所敬重的女强人,但是在强上面没有她那么强。

      李娜:就是张力很强。

      卢蓉:可能就是说,我想我是觉得以柔克刚,我当初在高盛八年时候,所有的同事大部分都是男生,特别是在华尔街的时候就是在华尔街最顶层的楼,就是100多个定价买卖交易人,那些人98%都是男的,都是穿西装的。作为女生我当初觉得要成功是不是也要像他们那样特别强势。但是作为我自己更累因为这不是我的风格,所以最后我想还是每个女生都有自己不同的办法,寻找不同的成功的办法。我跟创业人的关系很不错,关系很好。

      李娜:现在创业者也很多类型,有的比较内敛,有的比较张扬,但是对内敛,表达能力稍微差一点,如果在伶俐的VC面前会不会一下被吓退了?

      卢蓉:我希望不会,我觉得应该不会,我不知道。因为说真的,我觉得自己一直在学习成长的过程中,其实跟他们坐下来谈的时候对我自己来说,我喜欢这个行业就是在学习,就是学他不同的形式,不同的人去学他这个人为什么他对这个东西这么感兴趣,这么有热情。我想这方面对我来说,作为投资人是一种配合企业家怎么去成功。

      李娜:而不是凌驾于之上的。

      卢蓉:她跟我很好。但是不同的,她是我很敬重的长辈,在投资方面她很有魄力,有一次她在台上我想如果可以像她这样那该有多好,但是像她那样我也学不了,但是还是学像她这种风格,但是条条道路通罗马,我没办法去。但是我可能属于相对柔性的。

      李娜:最后还是希望你给那些正在寻求投资的创业者有一些建议,可以避免他们少走一些弯路的人有一些建议,有些是现在VC这么多,创业者这么多,怎么样更有效到达这样的一些创业者?给他们一些建议?

      卢蓉:现在创业家没有想走长线,就像赚一把钱就算了。我觉得这样的企业家不是VC想投的对象。你在真的开始创业的时候,真的要想好,这是不是你想走的一步,这一步是你真心要去走的,还是真的要去走的,还是想捞一把走的这一步。所以要对自己心里承受能力要有足够的理解和认识。因为我觉得作为一个创业家,心里承受能力要求非常高的。所以要对自己有这方面的认识和锻炼。然后特别是创业是很难,所以要有朋友,要有导师,要有朋友,导师在企业中,投资中你敬重的人,你愿意找他问一些问题,这方面是很重要的。这一点在国内很可惜,可能没有什么大气候,在国外有很多心里学家,特别是硅谷很多心里专家针对创业人怎么锻炼他们心里方面的承受能力,然后帮助他们,这方面还没有这么大气候。

      李娜:因为VC最后都是看人看人,最后很多案子还是失败在看人上,你说看人没看准是指哪方面没看准,就是指失败的一些案子?

      卢蓉:我想这个企业并不一定适合这个人做,人本身从我们投资的项目上还没有说这个人不努力,都是很拼命在做。也许他对市场的一些转变,对这方面怎么去变更,也许速度不一定来得及,看人没看准我觉得人如果是找到该做的事情,人都能成功,而且都能非常成功。找到自己能够热情,感到热情,感到很兴奋想去做的事情,他都能成功。那么就是说,他之所以没办法成功的原因,也许他还没有找到自己的真爱,我觉得真爱就是创业上的真爱,或者你的职业上的真爱。

      李娜:也就是对于创业者来讲,创业者不仅有创业热情,而且要找到适合自己做的事业,并且做到适合自己的VC的投资人。这里都要选择。

      网友:做企业一开始谈到企业价值的问题,就是像你,整个DCM会不会建议企业家的创业目标,他究竟是为了做这个企业把企业卖掉,或者把这个企业做长久。

       主持人:因为网友问,VC不就是投钱,就是为了赚钱,你会不会借以创业者、企业家的目的?

      卢蓉:一般创业者会把公司做得非常大的成功的公司,一开始做得成功率会很高,如果一般比较大的公司,比较长线的公司,他得成功率比较高所以不单单是动机问题,更重要是他的整个想法,他的整个主动机,使他每个工作的选择,和决策上的选择,每一天做的细节上的动作,或者是企业管理上的行为都会贯穿下去,如果做一个企业做一个赚他一笔的话,我觉得这个企业成功性几率会小很多。

      李娜:就是长期利益和短期利益冲突的时候会表现很明显一点?

      卢蓉:对,为什么曾经有人说过,在于理上,很重要就是创业家,所有投的基金都希望投的积极的人。

      主持人:您刚才也提到希望所投的项目和国家的政策走向相结合,最近国家扶持的半导体行业,还有动漫行业,你们有没有涉及这一块?

      卢蓉:我想正如网友这么说,可能把我说的话,可能在什么样的中国企业,中国特色的企业会成功的话,我想有一方面如果是有政府,它的大方向是这样的。为什么我们中国半导体在几年前是空白,现在为什么这么多半导体兴旺起来,就是慢慢有半导体的公司上市,就是因为他有大方向的支持,在这大方向上面,比如说我们也有看,比如我们中星微电子,中星国际也是这方面,还有在上海的埃派森薇电子,是一班美国人过来做的芯片设计。慢慢因为他要做长线企业,慢慢他在做调研的时候有一些新的模式出现了。所以这个企业现在看起来,本来这是从美国抄过来的,但是慢慢做的在实验当中有发明,发明之后就会有自己特点的一些芯片公司。

      主持人:林总之前也说过WEB2.0是不是国内的投资热点,现在这个已经降温了,不知道您对国内互联网投资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

      卢蓉:如果这个商业模式是一个合适的商业模式,团队是对的。降温最好,我们项目都会看,因为WEB2.0被炒作的有点太厉害的,所以我们比较慎重。如果最近有一些降温,我想还会继续降温,我们反而会讨到好。

  主持人:降温是不是意味着这个价格越来越便宜?

  卢蓉:正确。

  主持人:那会不会在细分行业上?

  卢蓉:不仅是价格便宜,还有企业人也会认真去思考,更踏实去思考这个模式做下去是对还是,是行得通还是行不通,不要一拥而上,赶紧拿钱再说,七七八八乱搞。

  主持人:是不是把这种商业模式先做起来再说?

  卢蓉:一窝蜂的上。一个同样的商业模式有七、八家在做,然后有一两家拿到钱又多出十家,所以这样子大家都会反而让好的公司,要花费广告费,花费渠道费无形价格上升,使一大堆公司的竞争的公司,反而几率变小了。

  主持人:如果把互联网变无线互联网,传统的互联网,还有线下一些互联网,还有软件互联网结合,等等这些细分的模式,你更看好哪一种模式互联网发展模式?

  李娜:就是互联网跟哪个垂直领域交叉比较感兴趣?

  卢蓉:这个可能还是主要看具体的案子,因为互联网这个很难说,互联网跟什么行业其实都可以交叉,只要是项目好的话,企业好的话,都可以认真去看,认真去投的。

  主持人:现在很多企业像VC一样,我们之前在一些杂志上,还有一些别的上面都看到VC投资的硬性的广告,前段时间我们在一本杂志上,看到VC成功募集多少资金?

  卢蓉:我想这个对我们来说,竞争是挺厉害的。因为现在钱也比较多吧,投资人,投资机会也比较多。所以你怎么让创业家怎么知道一家跟另外一家不同,其实对创业家来说是好事,但是对真正比较长线,短期的热钱并不一定是好事。

  主持人: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还有最后一个问题。就是VC刚刚你也提到这个行业特别过热,像你们的这样的基金怎么避免投资过热的问题,你业面临这个问题,是不是很多企业买的价格过高,门槛过高,你是怎么自己规避这些问题的?

  卢蓉:首先就是说,可能你要早期做一些项目,还有跟创业者交流就是比较深,加上比较真诚一些交流,说真的好多的项目,创业家并不一定选择价格最高的,很多我们投的项目,创业家就是在投资进去,他第二轮融资,第三论融资,我们在董事会上我们知道,他们在选择的时候,不一定选择最高,而是选择给他们带来最大价值的,或者是谈得来的,或者在价格相当的情况下他会选择比较愿意合作的对象。那么说到底,就是说你就得有耐心,希望这个热钱,既然是热钱就不能继续热下去,要不然就烧了,热的时候要比较耐心的等待,还要看一代比较独特的不是一家、七、八家十家看的项目,就是看一些比较早少投资人看的项目。

  李娜:就是在喧闹的投资环境下像VC这样的公司就是要在闹中做一些取静。

  卢蓉:我觉得心要静,就是要在噪音中选择一个真正的心态,真正长期去投。

  李娜:心要情,腿要勤。

  卢蓉:对。

  主持人:是不是意味着你把这个鸡蛋放在更多的篮子里,每个篮子投一些案子,来规避一些风险?

  卢蓉:我们还没有这样的行为,我真的是觉得实实在在觉得这个团队好,因为我们每个项目都要过我们整个合伙人,每个项目企业家都要在合伙人团队面前直接进行一些展示,大家都要对这个项目进行了解,就是有一定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只有这个企业有一定价值,或者有一定的说服力他才可以生存下来的过程。所以我想没有要怎么去,就是更慎重一点。

  李娜:就是专注还是更专著,但是这个企业还是会集中在我们现有的几个领域。

  卢蓉:对。不会跨到我们不了解的行业去做,风险更大了。比如前一阵子很多人给我介绍矿山,我就打算给介绍给专门投资矿山的基金的,这个矿山可能很有钱可以投,可能很有钱赚,但是不是我们的专业,有钱赚也不能去。

  主持人:去年前年投资这么一些大一点的煤窑?

  卢蓉:对。

  主持人:请您做一个总结DCM究竟喜欢什么样的创业者,或者创业团队?

  卢蓉:我想第一这个是真诚的创业,这是第一。这是创业者的品质是真诚的创业,第二就是说,这个创业者是可以交流,可以商量的,不是说那种拿你钱,又把你剔到门口,这样的创业者我们是比较感冒的。第三我想说,这个创业者在很艰难的情况下,他能够承得住气,能够把他从低谷走出来,这样的创业者我特别喜欢。

  主持人:由于时间的关系,今天的访谈到这里结束,感谢参与者,感谢两位嘉宾,我们这期的访谈到此结束,谢谢大家!

  卢蓉:谢谢大家!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今日资本总裁徐新:精耕细作2009
下一篇:红杉资本沈南鹏:创投机会或在未来两年


人支持

相关文章:
创业者与天使投资人打交道的艺术
何伯权:从创业者到天使投资人
天使投资人,想说找你不容易 
创业者与天使投资人的双面人生
跨越“死亡谷”
快网科技CEO刘再德:年近50的互联网创业者
大学生创业者与风投的故事:江湖凶险遇潜伏门
分析破解创业者5大恐惧:头号恐惧是失败
奥巴马就全国创业周发表声明 呼吁美国人支持创业者
创业者,请远离VC界的行尸走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