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通讯

四大会计师事务所薪资不再诱人 劳资纠纷增加


  “过劳死”这个词,能让人产生直接联想的也许只是血汗工厂里没日没夜加班的工人,或者最多也就是IT企业的疯狂痴迷的“技术民工”,与会计师事务所几乎沾不上边。

  不过,近一个月前,这两者之间却产生了让人悲凉的联系,“普华永道25岁女硕士过劳死”的微博网上被疯转。

  会计师事务所员工“过劳死”?

  会计所员工,一个看起来如此体面而且高尚的职业,他们意气风发,专业而又严谨,她们青春活力,深沐外资之灵气,他们薪水高诱,而又学资深厚,更兼雇主深通法律精神,而又“以人为本”,如何能发生如此事情?

  也许,这里有一个并非人人共知的故事,也许大家只看到了行业的冰山一角。

  1.普华“多事”

  普华永道方面只是证实有审计部门入职半年的新员工近日不幸病逝,不过他们否认“过劳死”的说法。公司表示,该名员工于3月31日因发烧开始请病假,随后在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接受治疗。由于病情加重陷入昏迷,于4月6日转入华山医院。这些治疗的努力未能控制病情,于4月10日晚不幸去世,死因是“病毒性脑炎”。目前,公司已经安排工作小组,帮助该名员工的家人料理后事,也为与其共事的同事提供心理辅导。

  尽管,尚无权威说法证实此事为“过劳死”,但这一员工高强度工作对病情迅速发展,以及身体产生不利影响的相关性,普华却难以否认。

  此外,有消息称年初,香港一间四大所也出现疑似“过劳死”事件。四大(普华永道、毕马威、安永和德勤会计师事务所简称)一直在倡导“work-life balance”(劳逸结合),结果为何如此突兀?

  “过劳死”疑问只是矛盾激化的一个极点,近几年四大麻烦不断,劳资矛盾纠纷明显上升,而轻生案例更是令人唏嘘。

  3月底,有人在大连森茂大厦顶层跳楼自杀,据内部人士称此人是在该栋大厦办公的普华永道大连分所的员工,但这说法目前限于内部员工流传,未获得官方证实。被媒体证实的是,2006年一名该所胡姓的员工同样选择跳楼方式结束生命,原因不得而知,但结果令人悲叹。

  在2004年前后,普华永道亦曾出现过较大的劳资纠纷。在合并了因安然事件而倒下的安达信的中国区部门之后,管理问题导致了劳资关系对立。工作量与收入的不匹配以及高层人员与普通员工之间收入差距过大引发了近乎“罢工”的情况,最终以资方给予一定加班费用并提前发放花红而暂告解决。

  2.“四大”薪资不再诱人

  金融危机前,四大在中国业务发展迅速,占据国内审计行业业务半壁江山。四大国有银行大单及众多海外、H股上市国有大鳄审计单子几乎悉数落入囊中。

  以中国移动为例,从2005年到2010年,该公司给予毕马威的审计费分别为5900万港元(按年末汇率计6137.77万元)、8000万港元(按年末汇率计8021.44万元)、7800万元、7600万元、8000万和8300万元。同样由毕马威审计的中国电信数据则显示,从2005年到2010年审计费用分别为4576万元、6100万元、5800万元、8000万元、6750万元和6700万元。

  个中收费不菲,员工劳动报酬一度令新毕业生眼热,投身者若鹜。

  一位已经离职的前四大员工表示,随着晋级连续数年都能拿到30%或以上的薪酬加幅,颇令人满意。记者在网上获得的一份前几年的资料显示,四大第一到五年工作经验员工的正常月薪大概为5500元、7000元、11000元、15000元和20000元,多名受访四大员工证实该资料基本属实。

  然而一切在金融危机中戛然而止。

  金融危机对四大审计收入产生了巨大影响,员工的收入相应调整。一位毕马威员工向记者透露,从2005年至2008年,新入职应届本科毕业生起薪分别是从5000元升至5500元,此后便没有了增长,2010年更降为5200元。

  不过,四大员工收入并不全部来自于起薪。由于加班是家常便饭,因此加班费就成为了收入相当大一部分。

  根据多名四大员工的描述,如果有审计项目,根据加班时间不等,加班费甚至成为主要收入来源,高者可占到收入三分之二,即使不济也至少占到三分之一。因为底薪并不太高,越是基层员工越是依赖加班费的收入。

  2008年8月,德勤率先公布了取消加班费的政策。其后,安永、普华永道和毕马威也陆续加入。有四大员工在晚上接受采访时戏称:“现在(晚上10点)下班还没有加班费,一会你买单吧。”

  此后,冻薪、无薪假期乃至裁员等的政策相继而至。

  也许“节流”政策对于度过金融危机很必要,但是“被自愿”选择无疑让员工觉得十分寒心。

  金融危机时及之后,四大为节流做出了许多发明创造。

  毕马威的PPL(part pay leave,即公司只给员工交五险一金,除此之外员工无到手收入)以及“弹性工作制”(即没有项目做的员工可以“选择”放无薪价,不特定假期长度与时间段),安永的Leave of Absence Program(LAP)的计划等,各种名目的减省工时的方案,不仅降低了员工收入,更严重打击员工士气。而金融危机期间,国内经济刺激计划既快又狠,所以国内非出口制造行业企业鲜有裁员和减薪措施。

  2010年后,尽管加班费均得到了恢复,但实际能否拿到以及量的多少仍取决于项目,难以稳定预期。一位从事金融业审计超过一年的毕马威员工表示,其每个月的收入基本上就是税前6600多元的基本薪金,而加班的工时只能“自愿”折算成假期补休。

  “很羡慕一位入职不久就离开的同事,她的下一份工作是一国企的财务岗位,月收入也能到四五千,更重要的是——准时下班。”他说。

  据悉,今年应届本科毕业生入职四大的起薪约为6000元,已经回到甚至超过了金融危机前的水平,但考虑到CPI的上涨幅度,更不消说房价上涨幅度,实际工资水平不增反减。而普遍也预期薪金随年资增长幅度也难以回复金融危机前的水平。

  如果考虑国内其他行业收入情况,不管国企及民企收入都攀升极快,很多薪酬已经接近四大水平。特别是金融行业,薪酬普遍超越四大。这对四大员工构成了“致命诱惑”。

  一位即将入职四大的香港理工大学金融学毕业生不无抱怨地指出,若非没有其他更好的机会,也不愿到四大工作,实习期间早已有所体验个中艰辛。

  “12000港元的月薪在香港并不多,只是在四大工作相对更易取得HKICPA资格。如果像内地一样对于考取CPA资格限制较少,在四大工作并不划算。”他抱怨说。

  而有此想法者,不在少数,因此,混一个四大资历远走高飞,几乎成为多数新毕业生的选择。其结果就是,四大员工忠诚度甚小,流失率之高为其他业内所罕见。

  根据多位曾工作在四大的员工估计,几乎每三四年就会换上一拨人。不过这一数字,并未获得四大官方的证实。

  而四大的管理层并非不知。因为流失率太高,四大今年招人时,颇在意新招聘员工忠诚度。前述毕业生指出在数轮面试中,反复被问及打算在此事务所工作的年限,而合伙人亦在面试时向她表示,人员频频流失其实是因为工作过于辛苦,故而很在意她服务意愿年限。

  但意愿是一方面,要在四大长久工作必须要有资本才行。网上内部员工戏言,在四大脱颖而出的都是身体最好的。

  “进四大,必须要有好身体。”这不知是共识还是戏谑。

  “其实大家只是各取所需。公司需要人力来应对忙季大量业务,而员工需要时间积累工作经验并考取CPA资格。”一位准备辞职的四大员工如此看待四大的工作。

  多年前,对于国内各大财经院校应届毕业生来说,进“四大”可谓是心中的梦想。问及投报四大的原因,大凡得到的回应多为“镀金”或“经历”。

  然而,随时间的推移,“四大”曾经的光环也渐渐淡去。即便如此,每年依旧有成千上万应届毕业大学生争着抢进“四大”,据了解,仅2010年,普华永道中天北京分所就招进了近500名应届毕业生。

下一页
本文共 3 页,第  [1]  [2]  [3]  页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已不接受中国公司赴美APO
下一篇:没有了


人支持

相关文章:
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已不接受中国公司赴美APO
英国政府确认将对四大会计师事务所进行调查
“被放假” 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变相裁员调查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