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报告

危机是否带来跨国并购潮?

10月18日,号称全球最大玩具代工厂的东莞合俊两家工厂倒闭,20日,东莞市玩具协会副会长王志光悲观地表示,估计再过两年,东莞45%左右的玩具厂都要倒闭了。这时候,没有人再说,实体经济不会受到金融危机的影响,也没有人再说,中国企业不会受到影响。在这个发端于世界金融中心的百年一遇的金融危机下,每个经济体都是其中的一环,随着危机的深入,没有哪一环可以完全幸免。全球化给中国企业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也会伴生不可避免的反作用,但是,现在已经很难说哪一种作用是真正的反作用。中国企业在这次危机中,或许会找到百年一遇的机会,更加快速地全球化,更好地发展。本版会持续关注并探讨“金融危机下的企业机会”。

  有人看到黑洞,有人看到黑洞的边缘是糖霜。

看到糖霜的是一些乐观的企业家,他们说:收购的时机到来了,我们还有不错的现金流,我们要去买打折的美国公司。有一个数据支持他们的乐观:今年上半年,中国企业能以3~5折的价格,买到美国老牌消费品品牌。但在金融危机爆发后,交易价格已低到2~3折。有人认为,这意味着中国企业将掌握更多的话语权。

  在这场“百年难得一遇”的金融危机里,还没有被明显影响到的一些中国企业开始思量,如何利用这场金融危机之“机”。但是,如何又尝到糖霜,又不掉进黑洞?况且,这还是个不断扩大的,蔓延的黑洞。

  有专家如梅新育说:当前是“收购美国”的良机,金融危机增强了原股东出售的意愿,降低了收购标的资产的市场价格,更削弱了美国国民和政府对外资并购可能存在的排斥心态,从而降低了收购的政治性风险;有专家如郎咸平站在对面反对:中国企业应该担心自己是否会被并购,而且,中国企业当前要参与全球金融领域竞争,资本上中国的确具备外汇储备雄厚条件,但软肋在缺乏足够的资本人才。

  越来越多的声音支持前者的观点。其实,数据显示,中国企业的跨国并购行为在2005年中期到2007年一直呈快速上升阶段。根据复旦大学在《中国跨国公司排行榜》的发布:报告分析了2007年中国最大的15宗跨国购并案和2006年到2008年3月最大的10宗海外“绿地投资”(新建投资)项目,这个收购战略在2007年继续进行。除了兼并和收购,最近几年跨国界“绿地投资”的数据也在逐渐增长。2007年最大的交易价值112亿美元,而2006年同类的数据只有58亿美元。这一现象表明中国的跨国企业在过去的五年内正积极地进行跨国界的收购和兼并。2006年,对外直接投资流量的90%以国际收购的方式出现,揭示了中国跨国企业旨在从国外收购或购买与核心业务相关的资产以克服日后可能出现的不利因素。

  但事实上,又有研究表明,中国跨国公司尚处于起步阶段,跨国指数仅为15%。此外,中国跨国公司对海外资产进行整合的能力也显得较弱。18家企业中只有两家有多于100亿美元的海外资产,只有三家拥有超过10000名的海外雇员。而根据2008年的《世界投资报告》,在世界前100家非金融性质的跨国企业中没有中国企业。

  有很多专家也对中国企业在并购之后的掌控经管能力表示了不同程度的怀疑,在他们看来,中国企业目前的最大的问题是,还没有从软件上准备好进行跨国并购。

  更有专家和部分业内人士疑虑,有些海外企业将会利用这次机会将一些B类甚至C类的企业,以A类的价格出售给中国企业,在一些处在危机中的外国企业看来,中国企业既是救命稻草,又是一根比较容易掉下来的稻草。

  据不完全统计,并购的失败案例多达65%以上,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当下的问题或许是“该不该收购”“什么时候出手”,和“买资产还是买股权”。这是关乎企业战略与发展的前提,接下来,在经过了被质疑和被抵制的困难,摆在面前的是更加长远而深重的问题,中国企业,有没有足够的心理预期,去跟着这些被并购的公司向更深更黑的深渊滑行,有没有足够的操纵能力,在黑暗中把握方向,不至流离;在终究清风明月的一天,有没有能力真正让这次并购带来更大的市场和眼界。

  普华永道企业购并服务合伙人叶长青:并购潮不会到来

  ■主要观点

  企业间的并购行为往往与经济发展成正相关,意即经济发展好时,并购行为也会比较多,而经济处于低潮时,并购行为也会相应减少。从这方面来说,目前的经济形势下,并购行为并不会出现一个增长的峰值,反而一定会放缓,但不排除会有一些亮点,如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

  《上海证券报》:有一些人指出目前是中国企业走出去的好机会,你对此怎么看?

  叶长青:如果单从一个长期的时间段上来看企业并购价格的话,现在的确是一个比较好的时间点:因为受金融危机的影响,许多公司的市盈率大幅下降——相对于常态时期,目前的价格是比较低的。

  同时,中国企业以前在一些国家的并购会遭到抵制。目前因为要救急,抵制可能会少一些。但是一些问题并不一定能轻易的消失。

  《上海证券报》:那么你也认为现在是个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的好时机?

  叶长青:现在的价格从长期来讲是比较便宜,这对于在战略上有准备的企业来讲,这个时间点应该是一个比较好的时机。但如果只是投机的话,我就不能完全这么认为了。对于准备现在进行海外并购的企业来说,需要特别关注以下三点。

  一是企业自身的战略,这一点是最重要的,企业要很明确自己的发展战略,以确定这个并购是不是符合自己的发展计划。二是要对短期可能出现更坏的状况要有所准备:因为现在是非常时期,市场情况很不好,有可能在进入这家公司后,情况可能更糟,出现市值进一步下跌的情况,比较常态下可能在一两年内实现盈利的,在现在的状态下可能要更长时间才能盈利,企业对此有准备吗?三是企业是否具有把控局面的能力,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还需要有足够的掌控能力,这个也非常关键,否则出现问题无法解决,就只能任凭坏下去。

  对于中国企业来说,因为在市场经济和国际市场上的经验还比较浅,这几点尤其重要。

  《上海证券报》:你觉得并购对于想进入全球市场的中国企业来说真的是一个必需的路径么?有专家称,研究认为有60%以上的并购行为都是失败的。

  叶长青:不同的研究数据,有着不同的范畴和定义。我了解这些研究通常都是以大型上市公司的合并交易为依据的。这样的交易原本就很困难,在公开市场上竞购,价格容易出高;加之种种与文化、管理等并购后整合有关的问题,会有很多不成功的案例。但就我所知,一些大企业的较小规模的并购反而是比较容易成功的。中国企业在走国际化道路时,反而应该先关注较可控的小规模的并购对象,比如一些中国民营企业在德国并购一些有技术和市场的小型企业,

  毋庸置疑,海外并购可以利用对方原有的市场、人力、技术、资金,更快地熟悉当地的市场环境,进入到对方的市场。如果企业取得并成功保留了目标企业的人才,可以加速掌握想要的技术,同时可以学习管理经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的确是个很好的全球化方式。

  《上海证券报》:所以在目前企业市值普遍较低的情况下,有人认为,中国企业可以“抄底”,去收购一些海外企业,因为相对来说,中国企业的受伤程度似乎还不深,尤其是非对外出口型的企业。

  叶长青:对于战略战术财务上有准备的企业,这个看法有道理,否则就有些危险。哪里是“底”,现在并不容易说清。这时候更需要进行细致的并购前尽职调查:比如企业盈利和现金流在目前情况下的短期趋势如何,有没有存在很大风险资产或资产负债表外事项(衍生金融工具投资)等等。

  关于企业盈利和现金流的短期趋势方面,我个人认为了解目标企业的历史是很重要。这个公司的历史上一定经历过一些危机,比如“亚洲金融危机”,“911”、“非典”等等。公司在这些时候的业务受到了什么样的影响,管理层是如何应对的。

  《上海证券报》:有种说法,认为并购潮正在到来,你认为呢?

  叶长青:我不这样看。想想看,并购的两种方式是什么?用钱买,或者换股。钱,现在融资通道已经基本断路;换股?目前的情形下基本不可能用这种方式。只有还有自有资金的企业还有余力进行并购。

  从一直以来的经济规律来看,企业间的并购行为往往与经济发展成正相关,意即经济发展好时,并购行为也会比较多,而经济处于低潮时,并购行为也会相应减少。从这方面来说,目前的经济形势下,并购行为并不会出现一个增长的峰值,反而一定会放缓,当然不排除会有一些亮点。

  不少中国企业还有自有资金,中国的银行也还有流动性,这些亮点有可能会出现在现金流比较好的中国企业当中。

  《上海证券报》:相对来说,并购比较成熟的时机大概是什么时候?

  叶长青:我的经验是无论外部市场是“热”或“冷”,一直是很谨慎、很专注地做符合战略需要的并购的企业,往往最能获得并购的成功。我想目前金融市场还没有稳定,并购活动应该会放缓。一种猜测是,大概明年下半年,一些私募股权投资可能会下手了。并购活动会逐步复苏。

下一页
本文共 3 页,第  [1]  [2]  [3]  页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金融危机将导致并购增多
下一篇:德勤中国蒋颖:VC/PE“先分后税”存盲点


人支持

相关文章:
外资并购双重审查细则提速
令人心痛的汇源品牌之殇
华视传媒称与DMG融合性并购需要市场时间消化
青啤并购趵突泉啤酒 啤酒业三极军备竞赛忙 
中国并购基金蹒跚起步 对市场影响将不断加深
并购基金发展四重阻力:融资渠道窄 退出不畅
风投急于退出网络视频领域 美博客预言将现十大并购
快递业的并购之道
机遇?风险?关注中国并购基金发展
金蝶2000万元并购一家产品生命周期管理软件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