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分析师观点

英国经济学家看中国经济:见解势同水火

       英国著名经济学家罗杰·布特尔(Roger Bootle)继在其去年出版的著作《市场困境》中抛出“中国巨额外汇储备引发全球经济危机”的言论后,本月17日再次摆出对中国的敌对架势,在《每日电讯报》上发表《阻止“东方快车”和贸易失衡》一文,指责中国的贸易顺差和人民币汇率低估将阻挠全球经济复苏。

  布特尔还以近似威胁的口气断言:如果中国不为平衡全球贸易采取行动的话,不仅会自食其果,西方也会采取“他们的行动”。

  布特尔此言虽属陈词滥调,但在21世纪第二个10年刚开始的日子,此类言论有甚嚣尘上之势。同在17日,《卫报》经济版编辑拉里·艾略特(Larry Elliot)也发表了题为《没有中国的人民币升值和经济转型,全球复苏将陷入困境》的文章。而之前《卫报》记者阿什利·西格(Ashley Seager)也撰文将2008年以来的全球金融危机和经济衰退归咎于中国,因而被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姜瑜严正驳斥。

  本报记者先后通过邮件与布特尔和西格取得了联系,并采访了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中国问题专家凯利·布朗(Kerry Brown)、《中国崛起》一书的作者约翰·方登(John Farndon)等一些英国经济学界人士,与其探讨中国在经济危机和全球经济复苏中的角色等问题。

  在采访中,布特尔继续漠视中国已经表示的“稳定人民币汇率有利于全球经济有序复苏”的立场,以及拉动内需已是中国官方重要政策的事实。

  西格则在收到邮件两天后回复说:“对不起,我这两天不在办公室,回信迟了,你的发稿时间已经过了吧?”——以一个传媒业人士“不可抗力”的理由“专业”地试图拒绝采访。在本报记者接连追发两封邮件,表示“截稿期不是问题”之后,他杳无音信。

  人民币升值和中国刺激内需并举?

  布特尔的文章《阻止“东方快车”和贸易失衡》是在“中国2009年有望超越德国成为全球最大出口国”的消息发布后次日发表的。他在文中称,2010年中国经济将出现强势反弹,但中国的高速发展会导致贸易保护主义在全球范围的泛滥。他批评中国“反市场规律而行,以行政权力干预人民币汇率走势,而人民币汇率低估导致全球贸易失衡,美英等发达国家赤字居高不下,将全球经济拖入危机的旋涡”。

  本报记者在此文见报当日即通过邮件采访了这位前英国政府经济顾问、汇丰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出版过5本经济类著作的英国经济学界代表人物。

  在采访中,布特尔首先回避了本报记者关于“人民币汇率问题根本上是否只是一个政治借口”的提问,也没有正面回应记者有关“中国出口增长,得益的不仅是中国还有世界各国”的说法,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地表示,如果人民币升值,发达国家的通胀率就会升高,但现阶段这无关紧要,目前西方国家最紧迫的经济问题是缺乏外部市场需求和经济发展的动力。

  当本报记者问“关于汇率问题的讨论是否应该首先充分考虑中国自身的发展需求”时,布特尔并未从中国中小企业还很脆弱、人民币走强将扼杀中国出口行业复苏从而削弱中国整体经济并对全球经济带来负面影响的事实出发,而是片面强调说:“中国巨额的经常项目盈余,也就是储蓄高于投资的经济现状,正在不断消耗世界经济的需求。”

  布特尔表示,美国确实需要增加储蓄,如果贸易失衡持续下去的话,美国的就业形势将雪上加霜。美国需要提高净出,以取代目前的过度消费,比如削减对中国的贸易赤字。他认为,中国刺激国内需求可能导致通胀,相反,人民币升值则可以缩减通胀,所以应该采取两者结合的行动。而在美国则恰恰相反。

  中国经济政策“魅力”或不大但可以理解

  虽然“中国过错论”在英国舆论中颇有市场,但那些真正了解中国、客观地从中国和西方两个角度来审视当今世界经济形势的学者们,其不同的声音还是可以听到的。

  凯利·布朗对本报记者表示:“我不认为这次经济衰退应该归咎于中国,该责备的是那些银行家、金融规则的制定者和西方政府,甚至西方消费者。”

  布朗认为非常可笑的是,这些年来,这么多经济学家大声呼吁金融市场改革,结果最后在经济上获得成功的国家——如中国——反倒被认为做错了什么。

  “市场经济怎可能没有竞争?”他表示,人们也许可以认为中国的经济政策有“机会主义色彩和以自我需求为中心的一面”,那么哪个国家不是呢?

  布朗说:“我不同意将中国作为替罪羊,而使那些在美国、欧盟和其他地方真正制造了危机的人逃脱责任。”

  布朗曾经是外交官,从事中国经济研究多年。他觉得,虽然中国的经济政策对一些西方国家来说可能没有什么“魅力”,但从中国自己的角度来看,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经济衰退使西方失信于中国人

  《中国崛起》一书的作者方登是一位对亚洲政治、经济发展颇有研究的作家。他还著有《印度兴旺》、《伊朗》等著作。在他看来,“中国贸易顺差导致西方国家贸易赤字”的说法完全站不住脚。

  “并非中国突然陷入信贷危机导致了经济萧条,而是国际金融市场出现的巨大黑洞引发了极大的经济恐慌。如果不是次贷危机,这场经济危机也可能不至于如此来势汹汹。”方登认为,中国人已经对发达国家产生了信任危机,在这场经济衰退中,这种不信任得以强化,由此也使中国采取更加主动的方式,表现出更加坚定的态度来应对西方国家在经济上的指责。“这一点,在哥本哈根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上已经初见端倪,而这次谷歌风波也是典型的例子”。 

  方登最后说,新兴市场国家,特别是中国、印度,必须在世界经济中扮演主角,因为它们的经济增长远胜发达国家,“按我的猜测,目前还只算小试身手,中国将继续玩转地球。”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财经国家周刊》:吉利沃尔沃交易解谜
下一篇:每经评论员叶檀:PE式腐败难道是媒体炒出来的吗


人支持

相关文章:
苏培科:中国经济下半年不容过度乐观 
中国独秀表面风光背后辛酸
人民币大幅升值将损害中国经济
高铁助中国经济走上快行道
中国经济是否真在放缓? 
中国告别“世界工厂”? 
中国经济很快就要全面衰退 
世界杯和中国悲 
 中国经济会“滞胀”吗?
加薪潮长远有利中国经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