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分析师观点

叶檀:PE式腐败难道是媒体炒出来的吗

      反PE式腐败,就是反中国股权投资市场的不正当竞争。PE式腐败不除,中国的风险投资市场就无法真正发展壮大。

  1月26日,中金公司直投部主管、董事总经理陈十游呼吁,媒体不要炒作“PE腐败”,否则会影响中国风险投资行业,将发展机会让渡给国外投行

  股权投资风险极大,如果投资的企业不能上市、不能退出,股权投资者的成本就会成为无法兑现的沉没成本。另一方面,如果一些特殊股权投资者能够搭上即将上市公司的股权投资东风,一些号称但并非真正PE的投资人士通过各种关系拿到上市前的投资机会,就能够收获几十倍的收益。如此的风险投资不过是通过钱权交易获得的暴利机会,绝非真正的风险投资政策不应该鼓励这样的投资者在市场上鱼目混珠。

  清科集团数据表明,2009年,我国本土创业投资及私募股权投资机构(VC/PE)退出成绩优异。清科研究中心1月18日发布的统计数据称,本土机构获得4.08倍的平均投资回报,年均收益率高达93.0%,其中,投资机构从创业板退出的41起事件中获得了7.19倍的平均投资回报,年均收益率高达182.2%。

  创业板推出之初,证监会就强调要严防PE腐败。

  PE式腐败的嫌疑到处都是。最明显的例证是,创业板部分上市公司存在过会前6个月内进行增资扩股或控股股东转让股份的情形,证监会对首批存在上述情形的特锐德、网宿科技、中元华电%、吉峰农机和金亚科技这5家公司进行重点关注并提出反馈意见。公司相关股东根据上市委的反馈意见,已经承诺自工商登记变更之日起36个月不转让所持新增股份并在上市公告书中予以披露。所谓中信证券、海通证券与国信证券成功的“直投+承销”模式,如果加以推广,是否意味着今后风险投资市场将成为关系深广的券商系、地方政府主导的风险投资基金的天下?利用垄断优势盈利的手段向来不教就会,影响深远,光大与国元等证券公司的直投业务大力推进,可以说,券商直投已经极大抑制了民间风险投资市场。从IPO公司来看,还存在着蒙面股东代持规避监管等现象,复杂的股权结构掩盖着关联交易等事实。

  反腐败不会击垮市场,唯一能够击垮市场的,是信心的缺失。比如,市场参与者相信反腐败不过是做秀,或者说机制就是产生腐败的根源,旧腐未去新腐又来,那才会绝望。

  另有一个PE式腐败的典型嫌案就是太平洋证券上市。王益落马、媒体曝光以来,太平洋证券违规上市并没有给公众一个明确的交待。相反,太平洋证券还在洗白过程中。今年1月4日,太平洋证券公告称,山东九羊集团与明天科技达成协议,斥资22.5亿元收购后者旗下泰山祥盛100%股权及世纪华嵘100%股权。此番收购完成后,九羊间接持有太平洋证券23704万股,持股比例将达到15.77%,一跃成为太平洋证券的最大股东。尽管入主太平洋证券需要付出22.5亿元的真金白银,但是九羊的这笔买卖仍颇为划算,按照4日太平洋证券股价计算,这部分股权价值42.17亿元,持有原始股的人仍能获得厚利。

  这些问题并非媒体杜撰。作为高素质的金融从业人员,有必要相信一个简单的判断,如果中国确实存在PE式行贿,一定不是媒体从中渔利;如果中国风险投资市场的发展出现波折,也不会是因为媒体曝光的结果。认为媒体毁灭了积极而和谐的市场是可笑的,这就像重病患者怪罪医生的诊断一样。难道没有医生的诊断书,病症就不存在了吗?这显然是讳疾忌医。说实话,如果有关部门能够及时公开披露、处理太平洋证券等问题,本人一定不会吝啬鼓励的掌声。

  有一点陈十游女士提醒得非常及时。无论是证券市场,还是实体领域,有关部门一直对于外资青睐有加,而对本土资金尤其是民间资金采取歧视政策,体现在审批、税收优惠等方方面面。如在风险投资领域,外国投行和基金在境外筹集了资金,不用经过中国监管部门的审核,就可以自行选择PE项目。而目前国内的证券公司开展直投业务,需要事先取得监管部门的许可。

  笔者愿意对此附言,并且强调指出,一个市场化经济体的基础是内生市场主体,而不是外来的洋和尚。中国市场化的并购重组、产业选择的重任必须通过风险投资公司与证券市场完成,此时尤其要尊重境内市场主体,给予他们宽松的环境,同时对于境内外市场主体给予一视同仁的严格监管,这才是市场发展正道。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英国经济学家看中国经济:见解势同水火
下一篇:路透社分析师:主权基金需加大对清洁技术扶持


人支持

相关文章:
叶檀:创业板的轻与重
叶檀:警惕PE式腐败愈演愈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