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动态

花旗集团CEO潘迪特:公司所有业务将引入中国

      花旗,正寻觅长期合作伙伴共建合资券商

  两年前就任花旗集团CEO时,潘迪特(Vikram Pandit)被认为是花旗的“救火队员”和“英雄”。在过去两年间,潘迪特主导的花旗集团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拆分、战略调整等。面对当前美国政府拟对救助金融机构征税、“沃克规则”、广受诟病的金融高管薪酬等变幻莫测的市场环境,潘迪特4日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花旗有义务承担应承担的责任,未来需要建立统一标准的符合股东利益且激励员工的薪酬体系,而控制高管薪酬方面,他认为自己选择的1美元年薪是适合的正确的决定,在市场环境需要的时候就需要有领导者站出来起到表率作用。

  对于中国市场,潘迪特强调这是花旗核心业务之一,希望把花旗所能提供的所有业务都引入中国市场。“我们目前正在中国市场寻觅合作伙伴设立合资证券公司,但如果想寻觅具长期合作关系的伙伴你必须花费时间、精力去寻觅。我们正在积极地研究和寻觅尽快推动这一事件的方案。”

  上海证券报:就任花旗集团CEO以来,你所推动的花旗集团的变革主要是哪些?

  潘迪特:在过去2年左右的时间里,花旗首先提高了资金实力,第二,面对金融危机的冲击,花旗也迅速制定了非常清晰的战略调整方案,这包括重点推进新兴市场业务、全球和资金交易业务、以及拓展相应业务的全球化金融服务网络等。

  众所周知,我们已经将花旗集团分为花旗公司和花旗控股两部分。我们计划在未来逐步出售花旗控股资产,以获取更多资金、并逐步将其重新注入我们的核心业务领域。花旗的私募股权基金业务有部分是属于花旗控股的,这也是我们未来计划出售的资产之一。当然,中国市场的业务是我们核心业务之一。

  最后一点,目前我们也设立了一个非常清晰的管理团队结构,以确保花旗能够根据客户所需,提供符合当地市场的金融服务。比如,花旗新近任命了亚太区、中国的CEO,而实际上在我成为花旗集团CEO之前,花旗并没有任命过区域性的CEO。对花旗而言,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变化,也是我们的战略之一。也就是说,随着我们客户的业务在新兴市场等地的拓展,我们必须能够为他们提供即时的、实地的金融服务,这也将是我们未来持续不懈的战略之一。

  上海证券报:你对于花旗集团2009年的业绩表现怎么评价,对于2010年又有哪些期待和措施?

  潘迪特:作为一家商业银行,我们在美国遭遇危机的2009年取得了许多重大进展。比如,我们募集到许多资金,降低了运营成本,较好地平衡了我们资产负债比率,也增加了资本金等,我们能够拥有大量流动性以偿还对美国政府的借款。我们获得盈利,在世界各地客户存款也有所增加。

  以上进展使得花旗在进入2010年后能够拥有坚实稳固的基础为未来盈利做好准备。长期而言,我坚信我们能够拥有非常清晰明确的盈利。

  与其他市场不同,花旗在中国业绩表现十分稳健且拥有非常清晰的战略,包括引入花旗所能提供的尽可能多的金融服务和产品、提供证券相关服务、拓展分支网络、深化与中国企业之间的关系等。

  去年12月,我们已向政府全额归还了借款。美国政府所持有的花旗股份未来也将在市场上出售。政府最终会从花旗股东身份中退出。

  上海证券报:白宫提议向危机中受援助的银行征税,你对此如何看?

  潘迪特:我们清楚地知道,美国银行业正在经历非同寻常的阶段。美国政府在美国银行业需要援助的时候提供了大量资金援助,当然银行业需要向政府偿还这项贷款。美国银行业在危机期间也在保障贷款购房者房产、市场稳定等方面做出了贡献。我们对于这项税收政策细节并不了解,也不知道它究竟会以怎样方式征收,我们希望这项措施对任何机构都很公平。不论其结果如何,我认为花旗都有义务承担应承担的责任。

  上海证券报:金融机构高管薪酬广受市场诟病。你认为怎样的薪酬结构才能既吸引金融精英人才又使得投资者满意?

  潘迪特:就我个人而言,在花旗盈利前我只接受每年1美元且无奖金的薪酬安排。在目前市场环境下,尤其需要有机构去显示对行业的领导精神。我们也知道,在竞争异常激烈的全球化市场,金融行业吸引人才,薪酬也需要形成一个统一标准,同时员工绩效也应当被激励,根据他们的业绩表现给予体现公平原则的薪酬。对于员工绩效的评估也不能仅着眼于当下,也需关注其对集团未来业务发展的贡献。因为,金融机构需要为员工提供具吸引力的、又能满足股东利益的薪酬结构,这些都需要未来很多工作去做。

  上海证券报:每年1美元的薪酬是否会使你面临许多压力?

  潘迪特:这是我自己的决定,我认为这是正确的、适合的事情才去做。除却之前我们讲的花旗的战略和变革之外,花旗也在经历另外一个变革:花旗文化是否是正确的?我们需要对市场体现责任感,伴随着业务开展许多责任也随之而来,在时代需要的时候就需要有领导者站出来。

  上海证券报:你刚提到希望在中国市场开展证券业务。美联储前主席提出的“沃克规则”是否会影响花旗证券业务开展?

  潘迪特:我们希望在中国开展证券业务,是因为我们希望把在世界上多数国家和地区都已开展的业务带入中国,我们期待能够为中国企业客户上市融资、为市场提供流动性等方面提供服务。沃克先生提议重点在于区分传统商业银行业务与自营、私募股权基金等业务,强调银行做回银行,银行应当在为市场提供流动性同时管理好自身风险。总体而言,这些都是正确的方向。

  上海证券报:有关在中国寻觅合作伙伴设立合资证券公司是否有具体内容可透露?

  潘迪特:我们在中国寻觅证券业务合作伙伴方面目前没有做任何实质事情。我们希望在中国开展业务,也确实需要一家中资合作伙伴。我们正在寻觅合作伙伴,但如果想寻觅具长期合作关系的伙伴你必须花费时间、精力去寻觅。我们正在积极地研究和寻觅尽快推动这一事件的方案。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大摩急寻中金股权下家 总部落户浦东调整中国版图
下一篇:李剑阁:摩根士丹利达成出售中金公司股份协议


人支持

相关文章:
厚朴投资拓展业务范围 首次提供咨询服务
英国金融时报:谷歌关闭中国业务有99.9%可能性
Olympus亚洲资本控股任命David Shen为亚洲业务主管
鲁信高新创投业务进入收获期 新北洋12日申购
柳传志证实联想参股中银国际 金融业务是新方向
盛大游戏跟盛大在线抢生意 陈天桥调业务架构
花旗私人银行部门和华润推出两支中国房地产基金
实达集团大股东地产业务整体上市 本土PE现身其中
花旗拟出售旗下100亿美元PE部门
受奥巴马改革提案冲击 花旗或出售100亿美元私募基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