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律师视角

股权众筹,在丧事与喜事的十字路口

      互联网金融异军突起,高歌猛进,毫无疑问是目前整个创投圈的兴奋G点。

      当虚火过旺时,泼些冷水降降温对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是必要的。福元运通董事长孙立文之前开炮,互联网金融中的网络P2P们会成为先烈,弄不好要人头落地。我国互联网金融中的股权众筹也是徘徊在丧事与喜事的十字路口。

      一、投资风险:三大博彩市场,股权众筹居首

      我国有三大公开的博彩市场,即彩票市场、A股市场与股权众筹市场。在三大市场中,股权众筹的投资风险居首。

      彩票市场的特点是:(1)筹码小,低的1元即可参与;(2)经过市场教育,“彩票”早已成为赌博的代名词,大家都是抱着碰运气的心态参与;(3)彩票市场是我国法律明确允许合法存在的市场。因此,彩票市场的投资风险可控,也不存在法律政策风险。

       吴敬琏先生曾称我国的A股市场为“赌场”。但是,我国A股市场的上市公司至少(1)合法存续经过律师背书;(2)财务报表经过专业会计师审计;(3)经过券商保荐与证监会核准;(3)我们的证券监管机构也反反复复教育股民,“股市有风险,入市须谨慎”,大家对投资A股市场有风险意识与风险预期;(4)万一发现风头不对,股民还可以通过公开的交易市场用脚投票开溜走人;(5)A股市场也是我国法律明确允许合法存在的市场。因此,A股市场虽然投资风险较大,但有些风险对冲机制,也不存在法律政策风险。

      最耐人寻味的是股权众筹。当我们扒光股权众筹“互联网金融”这身时髦华丽的马甲,我们就会发现:(1)投资者参与股权众筹的筹码都挺大。最低投资门槛通常都上万元;(2)众筹企业基本都是早期小微企业,抗市场风险和行业风险能力弱,投资风险巨大;(3)众筹企业信息披露简单粗糙,投资者与众筹企业信息极其不对称,很难判断企业的真实运营情况;(4)我国的信用体系不健全,违约成本小。有的股权众筹企业公开承诺投资回报。股权众筹平台忙于跑马圈地,有意或无意地无视这种行为;(5)众筹企业投资回报周期长,股权也不存在公开的交易市场,流动性差。投资者投资后,只能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退出渠道很少;(6)我国《证券法》明确规定,向不特定对象发行证券或向特定对象发行证券累计超过二百人的,均构成“公开发行”。更为重要的是,非公开发行证券不得采用广告、公开劝诱和变相公开方式。这些规定至今仍然有效。我们的股权众筹平台虽然形式上只对注册的会员公开,看似有个闭环系统,但众筹企业却在半遮半掩地通过众筹网站主页或微信在公开推介企业的众筹计划。如果操作不当,众筹企业有被认定为非法证券活动的嫌疑,操作不当甚至有构成非法集资刑事犯罪(“擅自发行股票罪”)的风险,众筹平台有共犯的风险。与我们国家不同的是,美国通过《促进创业企业融资法案》(简称“Jobs法案”),已经明确有条件放开了企业通过股权众筹平台公开发行,不存在法律政策风险;(7)我国的股权众筹平台并没有做足投资者投资风险教育与提示,也没有采取足够的证券发行反欺诈措施;(8)很多参与股权众筹的投资者并不是专业投资人,缺乏估值、投资与投后管理能力,风险判断与抗风险能力弱。更大的隐忧是,很多非专业投资者抱着买原始股爆富的心态参与;(9)股权众筹参与者众多。三五年后潮水投资者退出裸泳,项目投资失败极易引发政府敏感的群体事件。

      因此,我们说股权众筹的投资风险位居这三大博彩市场之首,并不为过。

      二、在迷雾中前行

      我对股权众筹吐了这么多槽,但并不是来砸场子的。我们目前正在尝试建立起多层次资本市场与证券发行注册制,但是,即便是在早已经完成这两项制度建设的美国,除了OTCBB与粉单市场(Pink Sheets),股权众筹也正成为美国初创企业种子轮或天使轮融资非常重要的一部分;美国的硅谷文化与“科技+资本”推手孵化了惠普、微软、雅虎、Google与Facebook等一批车库创业企业,武装上互联网技术与大数据等优势的股权众筹也完全可能为中国孵化出一批伟大的车库创业企业,投资者可以通过投资众筹企业取得投资回报。

      股权众筹平台一头连着资金需求端的中小企业融资,一头连着资金供应端的投资者保护。“换床治不好感冒”。股权众筹即便披着“互联网金融”这身时髦华丽的马甲,它也得解决传统金融行业就已经存在、股权众筹也无法回避的投资者保护这个核心问题。只要我们的选择不是做把头埋在沙里的鸵鸟,不是做睁眼说瞎话的江湖骗子,也不是做出事时卷款开路的范跑跑,我们就得去解决投资者保护问题。我们的创业者们已经在迷雾中启航试水,出现了以天使汇、创投圈为代表的北派股权众筹平台和以大家投、我爱创为代表的南派股权众筹平台。为了避免我们把这个朝阳产业做成夕阳产业,为了避免我们的先行者成为先烈,为了避免我们把喜事做成丧事,为了我们这个行业的健康发展,我尝试从股权众筹的4个参与方端口入手,提出以下问题供大家吐槽、拍砖或思考:

下一页
本文共 2 页,第  [1]  [2]  页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刘汉被曝窝藏珠峰系走私犯陈岷 曾勾结赖昌星
下一篇:没有了


人支持

相关文章:
SeedAsia:立足中国的股权众筹网站
股权众筹:在JOBS法案下理解SEC的试行规则
我从16个月投资55家公司的经历中学到了什么?
国内股权众筹平台低调发展尚无监管
透视火爆的股权众筹
互联网金融接近深水区:股权众筹蹒跚探路
曹海涛:中国的“股权众筹”需要更接地气
中国股权众筹平台闯入股权融资“禁地”
股权众筹:未必是创始人和小股东的上策 
索绪东:中国股权众筹有望成为草根VC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