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律师视角

陈天桥被爆”收保护费“涉非法经营 盛大“三缄其口”

  自从陈天桥被盛大旧部爆出涉嫌非法经营后,盛大除了一开始公开澄清称“相信关联企业盛网公司会遵守国家法律经营,同时否认盛网公司偷逃税款”外,便不再接受媒体采访。对此,《证券日报》记者分别赶赴上海盛大集团总部和盛大游戏进行面对面访谈。然而不论是盛大总部还是盛大游戏都对此事三缄其口。

  其中,盛大游戏相关部门人士更是向记者表示,“只要是与有关龙之界举报信有关的问题,皆不接受采访”。而关于盛网公司的事情,该人士也不愿多谈。

  陈天桥被爆收“保护费”?

  从上海龙之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龙之界)的举报信可知,陈天桥、陈学胜和张芃被举报涉嫌构成非法经营罪、逃税罪、敲诈勒索罪三宗罪。

  此后,盛大网络集团(以下简称:盛大)随即发表了澄清公告称“举报是某些犯罪嫌疑人对盛大携私报复及恶意诬蔑”,并表示“相信关联企业盛网公司会遵守国家法律经营,同时否认盛网公司偷逃税款”。

  对于盛大的澄清公告,龙之界表示,盛大公司的“澄清公告”并未直接澄清,而是转移话题。其表示,实名举报并非儿戏,是每个公民的权利,并非挟私报复。

  龙之界法律顾问田永卫在媒体采访中表示,盛大荆州的分公司实际上和盛网公司相当于一套班子两个公司。不仅陈学胜是盛网的前法定代表人,现法定代表人张芃也是盛大的员工。而且,盛网公司公开盛大授予他们的“打私服”授权书,授权与被授权所运营的方式,都属于非法经营范畴。

  “盛网公司每天必须要给陈天桥100万元作为保护费性质,而盛大则保护盛网公司的存在。”有知情人士向《证券日报》记者爆料称。

  但就上述事件,盛大游戏方面并没有给记者明确答复,只是向记者表示“公司并不想就此事进行澄清”。

  盛网公司与“私服”有染?

  龙之界举报盛大在“打私服”过程存在系列涉嫌非法经营行为。举报材料称,荆州市盛网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盛网公司)为了在“私服”这一地下非法网游市场中控制更多的份额,对不愿意接受“授权收编”并交纳“收编费用”的私服发布网站进行威逼、恐吓。截至2013年9月18日,盛网公司在其网站上公布了6份“侵权警告声明”。

  同时,龙之界还在举报信中表示,盛网公司违反了《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第二章第六条及第八条、第三章第十四条、第四章第十七条。

  据知情人士透露,盛网公司的网页上并没有标识《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的信息。该人士称,“盛网公司没有取得《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这说明盛网公司没有经营资格,盛大授权给盛网公司是非法的”。

  按照《办法》上第二章第八条记载,网络游戏经营单位应当在企业网站、产品客户端、用户服务中心等显著位置标示《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等信息;实际经营的网站域名应当与申报信息一致。

  盛大拒绝采访

  那么,盛网公司到底有没有经营资格呢?其经营是否合法呢?

  对于这一问题,《证券日报》记者曾多次致电盛大游戏相关部门人士进行核实,但至今未得到盛大的回复。

  对于盛网公司是否有经营资格一事,上述盛大游戏相关部门人士曾向记者表示“不了解,需要向法律部进行询问”。而在记者通过邮件将采访提纲寄给盛大游戏法律部门后,至今记者都没有收到回复。在记者再次询问盛大游戏相关部门人士时则被告知“法律部正忙着打官司,没有时间回复”。

  为了取证,记者专门赶到位于上海的盛大游戏所在地,并与上述盛大游戏相关部门人士进行了面对面的采访,在记者提出要采访法律部门时,该人士向记者表示“法律部部门主管人士出差无法接受采访”。而在记者表示要进行电话采访或通过邮件采访时,该人士则再次改变态度,坚决向记者表示“有关龙之界举报的采访,公司皆不予接受”。

  盛大创始人之一背“黑锅”?

  对于龙之界的举报,盛大游戏相关部门人士向记者表示,龙之界方面的言辞不可信。其表示,盛大之所以不再进行澄清是因为不想与龙之界打口水仗。而且盛大目前也未从湖北荆州方面获得龙之界有举报盛大的消息。

  回顾盛网公司成立背景是于2012年5月份,由时任盛大游戏公司董事长兼CEO谭群钊批准在湖北荆州市设立了盛网公司,该企业作为盛大游戏的被授权方,面向所有可能的侵权者,告知其侵权事实,并依法对侵权行为提起民事及刑事的各类维权措施,获得相应的赔偿,为盛大游戏进行维权。

  对于盛网公司的背景,盛大曾在澄清公告中介绍是“董事长兼CEO谭群钊批准”,对此,龙之界则质疑道:“盛大将公司的决策内幕和过程公之于众,是否表示盛网公司的不法行为,应由谭群钊先生个人承担?”

  据上述盛大游戏相关人士介绍,谭群钊原是盛大五位创始人之一,其对游戏业务非常精通,而且很专业。但是,从2012年8月份之后,谭群钊便离开了盛大,而这也是盛大五位创始人中首次出现离开的情况。

  有盛大集团总部的人士向记者表示,“谭群钊目前仅是盛大游戏的董事”。对此,盛大游戏相关人士表示“不太清楚”。

  谭群钊虽然已经离开盛大游戏,但其批准的盛网公司却不可能随着谭群钊离开盛大游戏。近期,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盛网公司很可能已经被盛大注销,这样一来,盛大将不再承担相应责任。而对于这一消息,盛大游戏方面并未给予记者答案。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对赌失败图书公司遭PE索赔:债权人利益>对赌条款
下一篇:刘汉被曝窝藏珠峰系走私犯陈岷 曾勾结赖昌星


人支持

相关文章:
我所了解的盛大投资内幕:为什么创业者都一一远离陈天桥
17Startup创始人集体离职 冯大辉称盛大互联网一败涂地
盛大游戏18基金落户苏州 领域从网游向外延伸
盛大清空网游传媒资产 8000万抛售吉胜科技
品聚网将关闭:CEO自称被盛大“坑了” 盛大表示从未投资
豆果网王宇翔:制造进厨房的冲动 曾获盛大千万元投资
盛大在线前副总边江新创业项目“翻翻网”上线
盛大推他A轮融资或超千万美元 全员发放期权 
开发者何去何从:盛大九城网易腾讯开放平台
葛斌斌亲自为品聚网拉融资 盛大投资成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