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vc.com
校园创业

大三学生开猎头公司月入10万 期末考试有挂科

      陆总、陆工、老大、小陆……22岁的大三学生陆居权,似乎有许多称呼:在一些设计院和建设单位老总眼里,他是一家猎头公司的总经理;在年薪动辄上百万元的国家注册建筑师眼里,他是建筑行业的专家“陆工”;在大学里,他又成了同学眼里的“老大”。不过,他还是习惯别人叫自己“小陆”。“小陆”现在是上海建承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执行总监。他的另一个身份是中南民大行政管理专业大三学生。

    昨日(11月15日,下同),记者在中南民大校园采访陆居权时,他不时在陆总、陆工、老大等角色之间转换,感觉游刃有余。

  父亲病重被迫放弃大学梦

    1986年10月,陆居权出生在湖南怀化一个侗族自治乡,上有两个哥哥。尽管家在深山,但父亲很早就在江苏开了家木材加工厂,家境比较殷实,一家人颇为幸福。

    尽管父亲是地道的农民,没读过什么书,但陆居权说,父亲格外重视对他们弟兄三人的培养。所以,小学里,陆居权就换了三个学校,先是从村里的小学,转学到了乡中心学校,后又转到县城里一所小学。

    两个哥哥先后考上了大学,但陆居权觉得自己读书赶不上两个哥哥。在高中阶段,他是学生会主席,非常活跃。“不过,到了考试的时候,我就不活跃了。”2004年,陆居权首次参加高考,最终名落孙山。

    而那一年,一些平时非常要好的同学考上了清华、北大等名校。陆居权暗下决心,一定要考上大学。于是,他选择了复读。

    2005年6月,又要高考了。父亲却被查出患肝硬化晚期。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也是陆居权的精神支柱,看着父亲日渐消瘦的脸,陆居权怎么也静不下心来。

    高考一结束,他和刚刚毕业的大哥和还在读大学的二哥,将父亲送到长沙最好的医院进行救治。每天在医院里守护着病入膏肓的父亲,陆居权心急如焚。

    一天,陆居权偶尔在医院过道里听医生说起“肝移植”,他心中一动,为什么不给父亲换个肝脏呢?陆居权悄悄跑到医院附近的网吧,在网上搜索有关“肝移植”的信息,发现亚洲规模最大的器官移植中心,在天津一家医院。陆居权跟天津方面联系后,把父亲的病历传真过去,医院迅速反馈:病人如果不做肝移植手术,就活不了多久。

    一家人迅速将父亲送往天津,父亲最终通过肝移植手术,重获新生。那时,已是2005年9月份了,陆居权这才想起读大学的事情来,当年,他被湖南农业大学少数民族预科班录取。父亲做完手术,家中数十万元积蓄已全部耗尽,父亲还要住在天津的医院里,度过术后排异期。看着这一切,19岁的陆居权决定走向社会,为家庭分担忧愁。

    二哥去上大学,大哥回家帮着打理木材厂,陆居权则留在天津和妈妈一起陪伴死里逃生的父亲。

  偶遇恩人踉跄闯进“猎头”行业

    没有一技之长,又没有资金,能干什么呢?陆居权在医院附近的网吧里,四处寻找适合自己干的事情。

    网上一则招聘广告吸引了他的眼球:惠州一家工程监理公司需要国家注册结构工程师,请人帮忙招募。

    帮别人招工,一不需要自己本钱,二不需要什么技术,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呢?陆居权联系上惠州那家工程监理公司,正好是公司老板吕总接的电话。

    吕总得知陆居权是个19岁的高中毕业生,以及他家里的遭遇后,非常同情,就详细给他介绍了通常的操作手法,并寄来大量的专业书。“你要去帮我招注册结构工程师,对建筑还是多少要了解一点。”吕总并同意他以其公司总经理助理的名义,去招募需要的结构工程师。

    陆居权恶补了建筑方面的知识,除了看吕总发来的资料,还去网吧上网看一些建筑方面的信息、政策。陆居权四处发招募结构师的帖子,常常忙到凌晨两点。没过多久,还真有一名吉林的结构师跟他联系,希望面谈。

    陆居权喜出望外,将这个消息告诉了吕总。吕总决定从深圳乘飞机到天津见他。“那是2005年10月份,刚好大哥到天津来看望父亲。”陆居权说,他只将吕总来天津的事情告诉了哥哥,结果哥哥非常生气:“你看,你都把别人骗到天津来了,看你怎么办?”弟兄俩吵归吵,最后哥哥还是不放心弟弟,陪着陆居权去酒店见吕总。

    吕总很爽快,给了他3000元钱作“跑路费”,派他去吉林找这个结构师谈,并给他出具了一份书面证明,证明他是其公司总经理助理,还给他印了一盒名片。

    到吉林后,吕总又给他汇了2000元,让他住三星级以上的宾馆。不过,那时父亲还在医院里,家里急需花钱,陆居权舍不得住那么贵的酒店,偷偷住进了20元一晚的招待所。有时要到网上查资料,就在网吧对付一夜。

    没几天,吉林的结构工程师,顺利“转会”到了吕总公司旗下。吕总又给陆居权打了2000元钱,“这是我赚到的第一桶金。”

    有了第一次的经历,陆居权似乎摸到了门道,当月就为吕总成功物色到三个工程师。加上自己节省的差旅费,他第一个月的收入,就超过了一万元。

    后来,陆居权受到启发,当起了一名专职的地下“猎头”员,“说地下‘猎头’员,是因为我没有自己的公司,只是一名中介。不过,这都得感谢吕总将我带到这片领地里来。”现在,陆居权视吕总为恩人,逢年过节都要打电话问候,有时还把自己家乡的土特产寄给吕总。

  留宿清华突然好想上大学

    2006年元月,陆居权在北京出差。当年考上清华、北大的几个老同学就约他聚一聚。

    陆居权第一次走进清华大学,几年不见,当年的高中同学,如今头上罩着名校的光环,大家在一起谈论的,都是大学里发生的新鲜事。那次,陆居权感到有点失落,对大学生活充满了憧憬和向往。

    陆居权突然好想回到大学里,当一名学生。他将这个想法告诉了已经出院回家修养的父亲。父亲自然十分高兴。从2006年春节开始,陆居权一边复习一边还在兼顾着业务,晚上常常看书到深夜。

    2006年,陆居权参加了自己的第三次高考。高考结束次日,他又出去跑业务了。等到家里通知他,才赶回家看到了自己梦寐以求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上大学后,业务依然繁忙。但陆居权格外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由于有了几年的社会经验,陆居权显得十分成熟。同学都亲切地喊他“老大”。他并没有在校外租房子住,“跟同学们在一起才是最快乐的,我觉得住在外面就跟学校脱节了,这与我千辛万苦考大学读书的初衷不符。”

    经常出差大学生当起“空中飞人”

    因为经常出差,在全国各地飞来飞去,所以陆居权的大部分课靠自学,对一些自己非常喜欢的课,他曾专门乘飞机赶回来听。

    “这学期,我基本上在学校里当总指挥,尽量不再当空中飞人了。”

    去年,陆居权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总部位于上海,终于使自己从地下“猎头”,变成了名正言顺的“猎头”。如今,他的公司在武汉、苏州、深圳等地设立了分部,业务量比自己单干时翻了几番。

    “今年8月份,是公司收入比较少的一个月,只有10来万元。平时都在二三十万的样子。”为了尽量不影响学习,陆居权让哥哥、嫂子帮助料理自己的公司,还聘请了一些大学生做兼职。

    “现在,公司逐步走上正轨,介绍一名注册工程师,最低向用人单位收取1万元技术咨询费,最高达5万元。”前不久,陆居权又注册了“中国注册英才网”。“长远看,我会在互联网上寻求新的发展机会。”

    “他不是天才,也不是怪才,而是靠自己的勤奋一步步打拼过来的。”陆居权的同学刘权说:尽管陆居权是校园创业明星,但他一点都不张扬,平时从不让人叫他陆总、陆老板,和大家在一起的时候都称兄道弟。

    在同学眼里,陆居权平时显得非常忙碌,经常出差,周末在学校的时候,往电脑面前一坐就是一整天,饭都顾不上下楼去吃,让同学把饭带回来。

    他和同学关系处理得很好,出差前后都会给同寝室的人先打个招呼,学校有什么事情叫同学第一时间通知他,对人亲切,从不在别人面前说自己是搞创业的,也不在别人面前炫耀,别人说到创业,他也会主动转移话题。

    熟悉他的同学都知道,陆居权在学校里托人召集了一些经济条件不太好的同学,在公司里面做兼职,但从不让人知道是他开的公司。

    去年底,他花20多万元,买了辆丰田凯美瑞轿车,但同学从没见他开过。“没必要那么张扬,学生还是朴实点好。所以,车子一直留在上海公司总部,专门聘请了一个司机,作为往来机场的交通工具。”陆居权说。

    专家评析

    中南民大社会学专家、高级职业指导师詹全友教授说,像陆居权这样创业成功的大学生不为多见,目前在大学生就业形势不太好的情况下,我们更应当积极地支持鼓励他们创业,以创业带动就业,必要的时候可以提供一些帮助。

    詹全友建议,陆居权在创业的过程中,由于忙创业,跑业务,耽搁了一些课程,期末考试的时候有挂科的现象,学校应给予重修补考的机会。但另一方面,大学生也应当处理好学业与创业之间的关系,不要盲目去创业而荒废了学业,平时在学校该学习的时候就得认真去学,考试时应努力考出好成绩

发表评论】【告诉好友】【打印此文】【收藏此文】【关闭窗口

上一篇:大学生创业 梦想与现实间前行
下一篇:校园超市成创业“实验室”


人支持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链接